家長組腦洞

ItsAndie:

gramander 腦洞


一如往常只有腦洞


今天跟學妹聊天聊到覺得警察跟護士在一起很萌,警察受傷護士療傷,馬上家長組濾鏡ON












Graves是刑事組便服警探,在局裡備受人愛戴,跟自己組員相處也很好,Tina是其中之一,大家都以為Graves跟Tina在一起但並沒有,只有Tina知道Graves的情人是誰^^


Newt是護士,最常駐的時間點是大夜班,也是最多奇怪人士進醫院的時間,常常遇到流氓、黑道幫派份子之類的人進醫院,但Newt並不害怕他們,抱持著不要惹他們就沒事的心態,Queenie是護士長也是Tina的妹妹,經常跟Newt一起值大夜班。


Graves是在一次任務意外下進醫院後進而認識Newt的,當時Graves被推到急診區是由Newt接手,Graves還沒昏的時候唯一的印象就是看見Newt異常冷靜的臉孔,彷彿已經對這種事情看爛了(的確)


在Graves由醫生將子彈全部取出後住院了五天,其實Graves一天就想出院了但Picquery警長特別要求他至少得躺五天:
「Seraphina,我已經好了。」Graves試著起身卻被Picquery再度壓回去。
「這次任務失敗算你的,你現在回去會被罵到臭頭,把自己搞可憐一點看上級會不會可憐你。」
「bullshit,明明就是Alexis負責的線路出了問題!」
「然後你就幫他挨了三槍,你真是命大。」
「那個孬種⋯⋯」
「不好意思,換藥的時間到了⋯⋯」Newt躡手躡腳的推開病房門,Graves與Picquery同時轉頭看向他。


Newt從門口走到Graves病床旁,將他的床緩慢抬起,伸手拿向推車上的藥罐開始準備幫病人換藥。
Picquery上下打量Newt一會兒,用眼神暗示Graves『Nice ass』,Graves翻了一個白眼表示回應,Picquery則是向對方拋了媚眼。
「那我先回去了,給我好好躺著,會跟你說那時可以出院的。」Picquery邊說邊已經移動到病房門口了,在講完最後一個字時正好關上門。
「Sera——fuck!」Graves不滿的捶了床鋪。
「我要幫你拆繃帶。」Newt盯著Graves,對方以悶哼以示同意。
「你恢復的速度很慢。」
「什麼?」
「你再亂動下去會更慢,請你好好休息。」
「Seraphina塞給你多少錢?」
「並沒有,先生,我說的是實話。」


Graves住的病房是單人房,Tina陸陸續續幾天都有來看他,也順便帶一些資料給他以免怕他住院無聊。
「所以你還要住幾天?」Tina倒了一杯水給自己。
「還要三天,他媽的三天。」
「你自從住院後脾氣就變壞了呢。」
「我是不想躺在這該死的地方好嗎?」
「可是Ms.Picquery說你有豔遇啊。」
「聽她在胡說八道。」
「我妹妹在這家醫院上班,不然我請她給妳開特效藥好了。」
「真的?」
「當然是假的。」
「Goldstein⋯⋯」 「你真的要好好休息,上班到現在沒看過你休息過,趁這個機會可以無所事事多好。」 「我可以移到別的地方休息而不是這裡。」 「只有這裡才關得著你,Mr.Graves」


Newt是負責Graves的唯一護士,因為其他護士都覺得Graves很帥,Queenie怕她們失控所以安排Newt過去,但講實話Newt也覺得Graves很帥,偶爾幫他換藥時手會有點抖還會偷偷臉紅,可是他看Graves這麼不耐煩待在醫院其實有點心碎,就故意把他的病情講的很嚴重來嚇嚇他。
「第三天了,先生,請你好好躺著。」
「我不能出去外面走走嗎?」
「你會逃院。」
「不會!」
「等明天我來看你狀況如何再決定。」
「你上夜班不會累嗎?白天沒事做?」
Newt被Graves突如其來一問嚇到,原本以為他是個自顧自的人都沒在乎旁邊發生什麼事,沒想到他居然有發現Newt只上夜班。


「白天睡覺。」
「你這樣會日夜顛倒。」
「習慣了反正又沒人在乎。」
「我會在乎啊,萬一你倒了誰要來幫我換藥?」(Graves講這句話時完全是出自於想要趕快出院的心態講的,調情成分0,但在Newt心中則不是這樣)
「這個藥起床的時候吃,其他的照三餐吃,溫水,請好好休息。」
Newt講完一溜煙就離開了病房。


出了門後剛好遇到Queenie,「Newt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什、什麼?沒有,沒事。」
「真的嗎?」Queenie摸摸對方臉頰,「還很燙?發燒了?」
「101房的病人是誰?」
「你說Mr.Graves?他是警署的警探呦,我姊姊也在那邊工作。」
「Tina?」
「嗯,他是個很好的人,都很照顧下屬,Tina常跟我說他的事兒呢。」
「哦⋯⋯」
「難道他對你怎麼了嗎?」
「沒、沒有,他滿腦子只想著回去工作而已,有病,那我先回去上班了!」


Newt跟Graves相處的五天還算順利,不過兩人並沒有多做什麼交談,大半的時間都是Graves滑手機,Newt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換藥時偷看幾眼,然後Graves就出院了,Newt頓時生活沒重心,還偷偷許願希望Graves再受傷一次。
「你居然在發呆,」Queenie拿板子敲了Newt的腦袋一下「在想什麼?Mr.Graves?」
「什麼東西啦誰想他了。」Newt惱羞的微臉紅。
「聽說他單身呦。」
「我沒有想他!我在想今天怎麼這麼平靜都沒人掛急診!」
「這樣是好事吧,代表沒人受傷呀。」
Newt理理自己的瀏海,眼看著時鐘將近數字8,收拾完桌上的資料準備下班。


Newt決定回家路上買個早餐吃,就去了附近的星巴克點了一杯咖啡跟牛肉可頌,等待的過程中碰巧遇見Graves。
「嘿,真巧。」Graves排在Newt的後面,拍了他的肩膀打招呼。
「Mr.Graves?」
「你剛下班?」
「嗯。」(Newt的臉大概紅到雀斑都要掉了吧)
「哇那你跟我完全大時差呢,我現在要去上班,你臉怎麼這麼紅?」
「店裡二氧化碳濃度太高。」
「回去好好休息吧,大夜班辛苦了。」
「你、你也是,上班加油。」
語畢後Newt拿到咖啡跟紙袋一溜煙跑走,到家連早餐都沒吃就直接躺死在床上想著自己剛剛多愚蠢,明明內心很激動卻還要表現的很淡定,對方一定覺得自己是怪人。
「啊————————煩欸——」


Newt發現Graves每天早上都會去星巴克買咖啡再去上班,有時候早點到就會在那邊坐一下滑個手機看新聞再去上班,Newt抓準時機每天下班時都出現在星巴克只為了見Graves一面,偶爾也會跟Queenie說醫院沒事先走了,這樣就可以坐在那邊跟Graves聊一會,久而久之Graves也養成了每天都要見到Newt再去上班的習慣。(Newt心機怎麼這麼重)


「Newt我發現你越到下班時間越不專心了。」Queenie拉張椅子坐到Newt旁邊,Newt正在電腦面前key資料,但是一直打錯字,還不時地抬頭看現在幾點了。
「以前你從來沒有那麼準時離開過,現在不是準時走就是提早走,為了誰呀?」
「妳又知道是為了"誰"了。」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每次下班都去星巴克。」
「妳跟蹤我?」
「我家也是那個方向呀,Mr.Graves不錯吧。」
「不要吵啦。」
「Newt你很難得墜入情網耶,之前好幾個醫生跟你告白你都不要,這次怎麼啦?」
「我⋯⋯不知道啦,不知道,讓我專心key完這份資料好嗎⋯⋯」


直到某天早上Newt提早下班走到咖啡店時看見Graves跟Tina坐在店裡,兩人有說有笑的,Graves還幫Tina擦掉嘴巴旁的咖啡奶泡,被Newt撞見,一個醋勁大發轉身就走,Graves正好在思考今天Newt怎麼沒有出現。


隔天Newt難得值了小夜班,12點下班的他有點精神恍惚,平常這個時間點才是他剛開始上班的時間,在深夜時間一個人慢慢的走回家還邊走邊打瞌睡,碰巧遇到了幾個流氓小混混,看Newt一個人瘦弱想搶劫,Newt一人打不過三人因為實在沒什麼體力也大叫不起來,此時正好在附近辦完事(?)的Graves經過巷口看見小混混在搶劫,直接拔槍威嚇小混混們,小混混們落荒而逃後Graves上前一看才發現那是Newt。


「我送你回去。」Graves邊走邊收槍,試著想把Newt扶起來卻被對方揮開。
「我可以自己走。」Newt用袖子擦擦自己的嘴角。
「我開車,送你,回去。」Graves拉著Newt離開巷子,Newt想掙脫但他的力氣沒有Graves大,只好任由對方將他拉到車上,Graves確認Newt坐好後還幫他繫上安全帶。
「是這邊嗎?」Graves撇頭問道,Newt點點頭,停好車後Graves走到車子的另一邊幫對方開門,扶著他走出來後一起上樓。
Newt家很小,不修邊幅的亂,一隻小黑狗啪嗒啪嗒的跑出來,Newt早知道Graves要來就整理一下了,「你養的?」Graves順順黑狗的頭,「他自己養自己。」Newt先去洗了手,隨即翻找著藥箱。


「我幫你。」Graves拉著Newt坐到床上。
「我是護士。」
「我是警察。」Graves強硬的態度讓Newt無話可說,就任他幫他擦藥。
「這個時間不是你的上班時間,你在外面做什麼?」
「不關你的事。」
「你都被混混襲擊了還不關我的事!」
「你管太多了吧,你又不是我的誰。」
「我們是朋友吧。」
「(小聲)誰跟你朋友⋯⋯你都有女朋友了還來管我這麼多不怕她生氣嗎?」Graves處理完Newt臉上的傷口後接著要處理身體,「好了好了好了!剩下的我自己來!我自己來!」「一,後面你用不到,二,我單身。」
Newt錯愕了一下,單身?怎麼可能?那個女生是誰?為什麼這麼親密?瞬間成千上萬的問題飛過Newt腦袋。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有女朋友了?」Graves擦完藥,把Newt的衣服放下,將藥盒收拾好放在旁邊,直直盯著Newt的眼,Newt被人這麼一盯著感到渾身不自在,撇過頭避開Graves的問題。
「還有,你昨天早上怎麼沒有出現?」
「我⋯⋯我去別家店了。」
「你說謊。」
「我看到你跟一個女生在一起就不去打擾了!」


Graves扶額,沒想到他跟Tina看起來這麼速配。
「那是我的下屬,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什麼?」
「Porpentina Goldstein,你應該認識她妹妹Queenie Goldstein。」
「那是Tina?」其實Newt沒有看過Tina本人,都是從Queenie口中得知事情的。
「你真的是⋯⋯」Graves起身理理衣服,作勢準備離開。
「抱歉⋯⋯」Newt垂下頭。
「幹嘛道歉?」Graves低頭看著Newt那顆薑黃色的卷毛,克制住內心的衝動去揉他。
「我誤會你了,而且是我的錯,態度還這麼差,我應該先問清楚的。」Newt揉揉自己的眼睛,楚楚可憐的樣子誰看了都不忍心怪他吧(Graves內心核爆)


「我、你⋯⋯沒事啦,沒事,無聊,我走了,你記得別碰到傷口,還有,你太瘦了,多吃一點。」Graves最後還是揉了那團薑黃色卷毛,哦天啊手感超好。(Newt意外享受被這樣對待)(我好像變態)


「等一下。」Newt起身,一把拉過Graves的手將他整個人都拉到面前用力親下去,Graves原本還很克制自己別對這個小護士亂來的但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他就不客氣了。
Graves抱著Newt的腰,兩人往後一倒直接躺進床鋪裡,Graves立刻得到主權,不斷的啃咬著Newt的唇、臉頰、脖子開始延伸到肩膀,細吻著身下男人臉上的雀斑,Newt緊緊抱住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微微地發出喘息聲,雖然很開心但是身體不斷的顫抖,似乎是有點害怕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Graves趁自己理智線斷掉之前停住,最後溫柔的吻了Newt的唇,把自己的頭埋進對方的肩窩裡緊緊抱著他。


「太奸詐了⋯⋯我這麼努力克制自己是在幹嘛⋯⋯」
「什麼?」
「不然我幹嘛花那麼多時間每天早上跟你在一起。」
「所以不是只有我?」
「你知道我的殉職率很高嗎?」
「有我在就會降低了。」
Graves對於Newt這種異常冷靜式的幽默感到無解但也喜歡,拉著Newt躺好,Newt鑽到對方的臂彎上躺著,「睡一下吧,你累了。」
「不繼續嗎?」
「等你傷口癒合後再說。」
「不會波及到傷口。」
「你不要分析給我聽,我說等你好了再說就是等你好了再說。」 Newt講不過對方,只能扁扁嘴認了,而且自己也累壞了。


隔天Newt又回到往常的大夜班,果然還是大夜班的時間比較習慣。
「Newt你脖子撞到?」
「什麼?」Newt驚慌的拿起手機照自己。
「有瘀青呀,我拿熱敷袋給你好嗎?」

啊好了沒了  








腦子設定的是powder blue!Newt跟true detective!Percival啦,年紀有差有加分  


可是講到最後好像他們是不是警察跟護士都無所悟了,反正只要是Newt跟Percival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31 )
  1. princeanlyItsAndie 转载了此文字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