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发情期的错误打开方式 番外

叫大湿不要叫阿秃:

六一节提前快乐啊!


虽然并没有假可以放,但是可以炖一锅自我放飞的肉来吃吃【x






番外  主席的报恩




韦恩总裁最近有一点烦恼。


他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星球日报的体育记者克拉克·肯特,似乎更喜欢蝙蝠侠,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比如,布鲁斯已经在床上拗了数十个火热性感的造型,可克拉克还是头也不抬,奋笔疾书地写着关于蝙蝠侠的报道;


又比如,克拉克会在晚上偷偷跟踪夜巡的蝙蝠侠,带着他的录音笔和相机;


再比如,克拉克在蝙蝠洞里偷亲蝙蝠侠的面具——隔着玻璃柜子的门板。


最可恶的,是他居然敢在床上喊错名字。


布鲁斯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克拉克对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这年头,找个家财万贯、死心塌地、器大活好的伴侣可没那么容易了。




肯特记者今晚有一点困惑。


蝙蝠侠从天而降,落到了他公寓的阳台上。克拉克穿着格子睡衣,一嘴白沫,叼着牙刷,觉得这一幕颇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蝙蝠侠给了他如下几句警告。


“别再偷偷跟着我。”


克拉克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的男朋友是超人。”


克拉克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自己没有男朋友吗?!”


克拉克只能再次点头,表示自己有。


“那就在他身上多花点心思,少在我这儿浪费时间。”


克拉克向甩出钩爪枪潇洒荡走的哥谭黑骑士挥手告别,叼着牙刷回到房间里。


躺进被窝里时他已经慎重思考了好几遍蝙蝠侠的话,并且酝酿出了一个给总裁先生送温暖的计划。




※※※




布鲁斯的目光已经在电脑屏幕上停留了五分多钟。


猩红色的披风在不算清晰的画面里飘动。人群聚集在倾斜的甲板上,向逆光下降落的神子伸出求助的手臂。从天而降的氪星人没有忘记先来到甲板上方安抚慌乱的游客,一个孩子的玩具熊不慎从船舷边滑落,也被他眼疾手快地接住。


“抓紧栏杆。”


他把玩具熊递还给孩子,转身扎入水面。海水翻卷起浪花,不断下沉的船身很快上升,直至被抬高到海平面以上。


布鲁斯动了动手指,把进度条往回拖了少许。他边重温上传到网络的手机录影视频,边拿起手边的黑咖啡。


窗外传来几下轻轻的叩击声,布鲁斯抬了抬眼皮,从打开的窗口伸进来的红靴就这么钻进视线中。超人姿态优雅地探身进来,布鲁斯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听着窗帘被拉上时轻微的布料摩擦声。


“韦恩先生。”含着笑意的问候声传了过来,“晚上好。还在工作吗?”


布鲁斯抬头看了他一眼。超人以缓慢的速度靠近他的长条桌,绕到一侧歪了歪脑袋,看样子是想来一次偷窥。布鲁斯立刻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大驾光临,不胜荣幸。”他用着礼貌又冷淡的腔调说道,“有事吗?”


红披风无声地扫过桌角,盖住了一部分灰色涂层。超人侧身在桌上坐了下来,单手撑着桌面,上身微微倾向他的方向。


“好奇而已。”他看着布鲁斯手腕上的表盘,依然面带微笑,“我们还没有单独见过面。”


“这对你很重要吗?”布鲁斯的手指叩了一下桌面,“超人?”


“当然。”超人调整身姿,S形的氪星文字随着他肩膀转动的角度完全展露在布鲁斯的视野里,“正义联盟已经成立很久了,但我们从未正面回应过你的慷慨。”


“做好你们分内的事就足够了。”布鲁斯靠住椅背,“‘我们’?我的窗外还站了其他人吗?”


超人的眉眼愉悦地舒展开,嘴角的笑意也跟着加深了:“我并不想让别人惊扰到我们。”


“惊扰?”布鲁斯眯着眼睛,重复着这个颇有暗示意味的字眼,“我以为这次会面是公事化的。”


“那我完全可以挑在白天。”


超人站了起来,脚尖离地,胸口由优美线条和繁密的氪星文字组成的红色图标在布鲁斯的视野里逐渐放大,最终停留在很近的地方。


“我不是说了吗?对于你长久以来的慷慨,我还没有机会报答。”


温暖的手指触到了中年男人手背的皮肤上,顺着微微凸出的筋络向手腕滑去,布鲁斯在它们到达腕部前抽回了手,


“我也说过,做好你分内的事就足够了,我指的分内的事可不包括这个。再说——”他眯了眯眼睛,“你的男朋友脾气很怪,我可不想招惹他。”


“我向你保证,他绝对不会知道。”超人又向他靠近了些许,小腿有意无意地擦着他的裤管,“什么痕迹在我身上都留不住,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再过一会儿蝙蝠侠就要开始夜巡了。”布鲁斯盯着他的眼睛,“没准儿他就会在这附近。”


“是啊……”超人喃喃自语,脚尖越过他的鞋面,磨蹭着他的脚踝,摆弄、翻卷着裤边,“这倒是提醒我了,听起来更刺激了不是吗?”


超人冲布鲁斯得意地笑了一下,露出的虎牙显得天真又无辜。他的表情就像个为了讨要糖果认真许诺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却满不是那么回事。在布鲁斯说出再次拒绝的话之前,他双手背后,翻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哇哦。”超人侧头打量着亮起的屏幕,嘴里发出的感叹声多少带了点虚伪的味道,“我很意外,韦恩先生,但是怎么说呢……”


那只骚扰过布鲁斯手背的手贴住他的胸口,爬上了他的肩膀。氪星之子缓缓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手臂自然而然地绕住他的脖子。


“关于你对我的一些想法,我多少是能猜的到的。”


他收了收胳膊,把布鲁斯的脸庞带到更近的位置。Alpha身上冰冷的信息素似乎让他十分惬意,深夜造访、举止轻佻的联盟主席像只偷腥的猫科动物一样,用鼻尖蹭着对方的下巴,轻轻嗅闻附着在皮肤的味道。


“你在他的底盘、他的眼皮子底下……勾引别的男人?”布鲁斯压低声音,语气里尖刻的成分却加重了,“我以为正义联盟的主席是品行完美的人,像某种道德标杆。”


“可以为你破一次例。”


“到什么程度?”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一辆飞翔的ofo共享单车




布鲁斯是闻着培根的香味醒来的。卷饼的麦香也跟着一起钻进鼻孔。他懒散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望着对面的墙壁,等待混沌的脑子稍微清醒一些。


这三天算是过的荒淫无度,最好的证据就是他的腰开始有点不对劲了。


早餐放在桌上,咖啡还冒着热气,被窝却是空的。


盥洗室传来一些很轻的动静,片刻后,克拉克打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已经穿戴整齐,戴好了眼镜,打好了领带,看见布鲁斯已经醒来,年轻人露出一个甜美的笑。


“早安,布鲁斯。”


他走上去给了他一个印在脸颊上的早安吻。布鲁斯对这个纯洁到不能再纯洁的吻颇有点不满,于是拽住了对方的领带。克拉克心领神会,在他的嘴唇上又亲了一下。


“很累?”


布鲁斯瓮声瓮气地哼了一声,克拉克无辜地抿了抿嘴:“怎么了?”


“你说呢?”


布鲁斯摘下克拉克蠢笨的黑框眼镜,目光仔仔细细地在他脸上逡巡。瞧瞧,亏他还能摆出一脸关切的样子,总裁先生觉得自己应该立刻要求一次长达半小时的腰部按摩。


“抱歉。”年轻人在他的注视下塌了塌眉毛,“临时有外出采访,赶了好几天稿子,昨晚赶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


“我保证会补偿你的,好吗?”


“得用我的方式来。”


“你说了算。”


克拉克羞赧地笑,凑到他发丝灰白的鬓角上亲了亲。布鲁斯的视线在那双蓝色的眼睛上审视了几秒,重新把眼镜架回到他的鼻梁上。克拉克低头看表,嘀咕着“迟到”之类的字眼,直起身去拿椅背上的外套。趁着他转身的功夫,布鲁斯看准机会地在对方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关门声响起的同时,布鲁斯打了个哈欠躺回到床上,准备在进餐前好好思考一下讨要补偿的计划。




※※※




两天后的夜晚,蝙蝠侠又一次降落到了记者先生的阳台上。穿着格子睡衣的克拉克十分镇定地看着对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我已经没再偷偷跟着你了。”


“我知道。”


“那你来是……”


“你的男朋友。”经过设备降音的声线比平时更沙哑,“睡了我的男朋友。”


“………………”


“………………”


在克拉克略带惊慌的注视下,蝙蝠侠迈步走进卧室,拉上阳台门,还顺手放下了窗帘。屋子里的空调开的很暖,而克拉克又是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没完全擦干的额发打着卷儿地匍匐在脑门上。可怜的小记者已经抄起了桌上的棒球棒,努力在脸上憋出一点凶神恶煞的表情。


蝙蝠侠轻轻松松地接下了迎头敲来的一棒,接着把记者先生的武器抽过来扔到一旁。克拉克很快被他逼到了墙角。蝙蝠侠单手撑住墙壁,克拉克斜瞟了一眼距离脸侧只有几公分的黑手套。


“我可是会喊的。”克拉克咽了咽口水,看着侵略者薄而犀利的嘴唇警告道,“这里的墙壁很薄。”


“哦。”蝙蝠侠用另一只手揽住了他的腰,“那待会儿你可别叫的太大声,省得以后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


年轻人沉默着,紧抿的嘴角出现崩塌的趋势,看起来有随时笑场的危险。在他破坏气氛之前,哥谭黑骑士迅速吻住了他。


原本,他有一个完整的报复计划,全写在了自己设定好的剧本里,但现在他可不能,也不敢对这个小记者为所欲为,最好在亲个够本、摸个过瘾后就老老实实地去夜巡。




他们都心知肚明,顾问先生即将迎来长达数月的性生活空白期,而主席先生的产假……怕是也指日可待了。



评论
热度 ( 558 )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