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缠烂打(一)

GT-马耳东风-守望秃头:

之前说的贝蝙和布兰登超的报社梗,如果按大纲看会在10章内完结,按正常我的手速的话应该蛮快的,但我今天接到了新的合作项目……


//


梗概:布鲁斯拒绝对克拉克表示好感,但他对克拉克周围的人表现的像个刺头。


(一)


“下一次你应该敲门。”


他头也不回地说,手指快速调出一份扫描版报纸,选择其中一块进行放大。感觉到背后传来布料与地面的摩擦声,就像被夏风吹动的窗帘与木质地板,接着那阵微暖的,带着太阳气味的风刮到了他没被皮革包裹的脖子上。“抱歉,我注意到阿尔弗雷德正与迪克在一起。非常丰盛的晚餐,你要招待什么客人吗?”熟悉的温厚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总是这样说话吗?也许这也是这异星来客将人类的注意力从自己脸上移开的手段之一,如果你只痴痴地听着宛如吟史般美妙的嗓音,那就一辈子注意不到面前这无视自然界所有物理法则的家伙长了张怎么样的脸孔——布鲁斯转过身,对着那张完美脸蛋皱眉:“没有客人,他们只是在谋杀墨西哥鸡而已。”


该死的他这么说是对吗?迪克也许会因此沮丧个一天,然后让一个不配合的罗宾来折腾自己。


“这可上不了任何一洲的法庭。”超人,克拉克,仍然微笑着将目光投向他的电脑屏幕,“所以你呼叫我是为了什么?”他快速阅读着报纸上的文字,兴许用上了超级大脑什么的,因为他几乎是一接触到文字就念了出来,“地球所属绿灯侠深陷宇宙丑闻,被证实与赛博坦星王子私奔只为觊觎皇家宝石???这是什么?”一个显而易见不赞同的皱眉。布鲁斯哼了一声。


“某篇发表在星球日报匿名专栏上的文章。”


“这毫无根据!”克拉克大声叫了起来,“我当时在场,哈尔只是去赛博坦帮忙,他没和人结婚也没带回什么宝石之类的,而且他喜欢女生!”


“他是双性恋,不要对我瞪眼睛,哈尔·乔丹的性取向不在我的关心范围内——再看看这个。”布鲁斯又调出了另一份。“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被目击出入虐待性主题酒吧?!戴安娜会杀了写这篇报导的人!”“还有这个,记得别——”“蝙蝠侠与超人深巷激吻——”“读出来。”


克拉克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拉奥啊。”他难以置信地瞪着剩下的几十篇,逐渐由羞恼变得只剩下恼,“拉奥啊这些都是什么!一个被雇佣的记者怎么能写出这种毫无根据的报导?”


“我很高兴你是从记者而不是超人的角度去分析这些。”布鲁斯平静地关掉了界面,他实在不能忍受自己和克拉克被用激吻联系在一起。但为什么要在深巷?就因为蝙蝠侠总在小巷子里出没?他们怎么不试着写写屋顶和天空什么的?也许他愿意配合超人的喜好,“这些报导都来自于星球日报的同一个匿名专栏,你有什么想法。”


“我有什么想法?我……”克拉克看上去仍然沉浸在震惊之中,因为他不自觉开始上下浮动,这是他的注意力没集中在别因为太不像人类而惹蝙蝠侠讨厌时会干的事。


“你知道这个专栏吗?”


“不!当然不,如果我知道就会在佩里地方大闹一通了。“他皱着眉,”但这是个匿名专栏,而且只发表在第五版的一个小角落。或许它只是个恶心的炒作?我是说,没多少人会相信这个。”


“事实截然相反。哈尔不在地球而戴安娜不关心这个,但奥利弗·奎恩已经因为他和毒藤女的绯闻与黑金丝雀吵翻天了。”


“为什么?就因为颜色吗?”克拉克咋舌。


“而我也在刚才接到了詹姆斯·戈登的电话,他想知道我们结婚后是你搬到哥谭还是我搬到大都会。”布鲁斯面无表情地说完,然后观察着克拉克的脸色:他看上去有些尴尬,但不恼怒。好吧这说明得了什么?他从来不恼怒。


“拉奥啊,这太无理取闹了。”克拉克不自然地飘向了另一边,结结巴巴地说,“我是说,要是连哥谭警察局长都相信我真的和你有些什么——”他轻声说,“这真是无中生有。你说呢?”


无中生有?


“无论如何,我会继续关注这事。得把它提上明天的瞭望塔会议。”


克拉克点点头:“我会尝试问问佩里和路易斯。还有。”他朝某个方向看了看,笑道,“我想你的墨西哥鸡好了。”


“够慢的。”布鲁斯干巴巴地说,他的双手从键盘上移到了自己的膝盖,并且紧紧地握住了它们。


“我想我该走了?”


“……”


“那么,再见?”克拉克向上漂浮了一些,他的红靴子停留在蝙蝠侠胸口的位置。他在那里停留了一些时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布鲁斯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一声叹息。但他只是低着头,听着空气中传来的那一贯轻柔的声音:“明天见,晚上做个好梦,布鲁斯。”


他也许只来得及在克拉克离开前说了声“下次记得敲门。”然后才松开自己被汗沾着粘糊糊的手掌,他听到脚步声踢踢踏踏冲下阶梯的声音:


“嘿,克拉克!很高兴看到你,祝你生日——”


迪克的快乐两个字卡在他发现蝙蝠洞里只剩下布鲁斯的时候,他失望地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你没邀请他留下来吃晚饭?!天哪天哪!今天是克拉克的生日而你才让阿福买了那么大一只鸡!”他夸张地几乎跪在地面上的动作让布鲁斯怀疑他到底以前在马戏团表演的是什么,“难以置信,布鲁斯,难以置信。起码告诉我你祝他生日快乐了好吗?“


“我看不出这么做的必要性。“布鲁斯强硬地冷着脸,他背着手离开了座位。


并肩作战?或许。守护后背?或许。但超人唯独不需要的就是蝙蝠侠的祝福,他收到的已经够多的了。


 


 


“好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嗯,和朋友们在一起。对,布鲁斯。你也玩的开心,妈。“


克拉克把手机塞回披风的隐藏口袋里。今天是克拉克·肯特的生日,但不是超人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生日这东西——据他所知氪星已经放弃有性生殖很久了,他或许是在哪个培养仓里长大的,那就很难说哪个是他的生日了,是按下启动按钮的那天还是爬出那个机器的那天?这是个没意义的问题,克拉克绝对不会去问乔艾尔的那种。玛莎去参加邻居家的读书夜了,在这之前她问过自己的儿子是否会回家过生日,但克拉克说了不,鬼使神差的。


“你会和报社的朋友们一起过吗?“


”是的,妈。“就应该说到这儿结束的,但他偏偏管不住自己的嘴和大脑,”也许会和布鲁斯一起。“克拉克加了这一句,不知怎么的,也许是种了某种臆想症魔法。


“布鲁斯?哦,是你那个彬彬有礼的朋友吗?他可是个绅士,虽然有些手忙脚乱的。“


在她说到彬彬有礼和手忙脚乱时克拉克不由微笑了起来。这让他想起布鲁斯第一次见到玛莎的场景:他被魔法击中了,蝙蝠侠决定超人该放个长假。但克拉克从布鲁斯的车上下来时,玛莎坚持他应该留下来吃个晚餐。布鲁斯尝试着委婉地拒绝,但她可是个不接受妥协的顽固派,比蝙蝠侠更厉害,后来……后来布鲁斯也许在餐桌上讲了几个非常得体的笑话,他还主动帮忙盛土豆泥,非常绅士,看上去像是每周都会被邀请去某个农场做客那样,如果他不是那么僵硬而背脊异常挺直地使用着刀叉的话。布鲁斯甚至给自己揽下了洗碗的工作,直到他打碎了三个盘子才怏怏地重新坐回沙发上。


布鲁斯那时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温柔啊,克拉克几乎都相信——


拉奥啊他一直这么相信的,太过于乐观了,克拉克自嘲地想。他永远都不能懂布鲁斯对吗?就在收下了吉米的生日蛋糕和路易斯的未婚好女孩坏男孩名单时他还在期待着,当从联盟的耳机里传来蝙蝠侠的呼叫时他是飘飘然的,如果形容的话就像晒了整整一年的黄太阳。但结果呢?克拉克苦笑着,他停留在空中安静地看着这座城市,就像停留在蝙蝠洞中。从每一个角落传来的声音,等待着它呼唤自己,但所幸这次他等得到——大都会的守护者向一个方向飞去。


总有人需要超人,但有谁需要他呢?


 


 


“卡尔。“


“嗨,戴安娜。“


超人总会提早些来到瞭望塔,当你有超级速度时迟到会变得异常不被原谅(无意冒犯,闪电侠)。他向以往一样来到茶水间,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在巨大的玻璃前花一点时间对着地球发呆,等着会议开始。亚马逊的女神站到了他边上,戴安娜抱着个只和她格格不入的大花猫。


“生日快乐,卡尔。“她把那只猫移交到了克拉克手上,”老虎也许更好,但狄安娜说它能带来幸运,而且你现在看上去很可爱。“她停下来满意地欣赏着那根大花尾巴很快缠上了蓝色制服。


“谢谢,戴安娜。呃,我很喜欢,太谢谢了,我正好想有个伴儿一起睡觉呢。“克拉克真诚地把它移到胸前,它开始用爪子挠那个金色的S,”我最近有点儿寂寞,真的。“


“男孩,我可一直在烦恼送你什么。拥有一切之人,你让选礼物变得很棘手。“


克拉克的心对这个称呼大声的抗议起来,就像听到了那样,猫咪打了个呼噜。


“让我猜猜,布鲁斯送了你什么?银行卡和钱吗?“


这是布鲁斯去年送的。那张黑漆漆的卡还躺在柜子底下呢。


“不……“克拉克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我想他今年太忙了。“


他的脸一定是不受控制地有些垮了下来,所以戴安娜一下子皱起了眉,“他没送你?“神奇女侠挑高了眉,她看起来就像克拉克回答了”是“就要跑去质问布鲁斯那样,于是克拉克急急忙忙回答:”不,他……“该怎么说?克拉克可不想再撒谎了,他昨天已经欺骗了自己的妈妈,这太不应该了,诚实一直是他最敬重的品格。于是克拉克闭上嘴,他沉默地看着那只猫。他绝对不在戴安娜面前撒谎。


神奇女侠叹了口气,将手放在那宽阔而优美的肩膀上。“答应我,你得快点告诉布鲁斯你的想法好吗?他不是那种会让等待变得幸福的类型。“然后她热情的拥抱了这个年轻的氪星人,他在她眼里就像个值得被疼爱的弟弟,他太好心了,又太温柔,对于他所拥有的力量而言真是不可思议。克拉克感激地接受了这个友好的抱抱,那只猫爬到了他的肩膀上,戴安娜总是非常勇敢,好像没什么能让亚马逊女神迷茫,而且无论怎么用力她都不会碎掉——


他被一阵低沉的咳嗽打断了。


蝙蝠侠正站在他们背后,手上还捏着一叠资料,他的嘴角一如既往是条紧绷的直线。


 


 


“……综上所述,针对最一系列明显诋毁正义联盟形象的报导,我将会采取一些措施。”蝙蝠侠总结道。他很不开心,克拉克想,也许我就是又搞糟了什么事。猫咪在他大腿上仰面躺着。


“什么措施?我可以宰了这连名字也没有的家伙吗?”哈尔敲着会议桌,他刚刚结束又一轮的宇宙巡逻,就被那篇绘声绘色的文章雷了个半死。


“哈尔,你得冷静点儿……”


“哦,别说风凉话,巴里。你问问大蓝那王子长得有多丑,相比之下你只是被写成能自己操自己而已,这听上去干净多了。”


“我不觉得这有多干净!”


“我问了佩里,他说对方只是定期将文章发到他的邮箱,而且确实有读者愿意买单,所以他没有关闭专栏的理由。”在这场口角发展成大战前克拉克打断了他们,“我认为该不动声色地追查发件人。你的意见呢,蝙蝠侠?”


那堵黑墙一动不动,克拉克皱着眉看着他。


“同意。”他最终吐出了几个字,但只是埋头在自己面前的文件上,“同时我也希望你们管束好自己的行为,别给人机会。起码控制自己别在公众面前搂搂抱抱。”


 


 


克拉克在过道里拉住了他,在看到超人愤怒的眼神时所有人都消失地无影无踪。


“你怎么能那样说话,布鲁斯!”


蝙蝠侠看着他,那双一贯温和的蓝色眼睛盛满了愤怒,失望,还有很多他看不懂的情绪。很好,布鲁斯在内心自嘲,我终于要把你逼走了?


“我今天说了很多话。”他冰冷地回答。


“你知道我指的什么。”


“如果你是说我对于你和戴安娜今天行为的评估,我不认为搂搂抱抱这词用错了。”


那只拉住他的手松开了,克拉克惊愕地后退了一步。


布鲁斯重新拢了下披风,装作毫不在意地说:“如果你们非要这样,瞭望塔还有很多房间,我不介意关掉一两个监控。”


关掉监控?房间?我说了什么?克拉克的脸色怎么变得那么苍白?


“她只是在祝我生日快乐,布鲁斯。”他颤抖着说,“毕竟我还是能有所期待的,对吗?只要别期待错了。”


他飞快地消失了。


哦上帝啊。布鲁斯攥紧了拳头。上帝啊。他孤独地站在那里,没人和他打招呼,这很正常,除了克拉克又有谁愿意理一个不可理喻的怪物呢?他就待在那儿,直到有什么开始拽他,然后布鲁斯回过头,发现一只大花猫正用牙齿挂在他的披风上。


 


 


‘我搞糟了。我跟布鲁斯说了什么?我竟然对他说只要别期待错了,这听起来就像我在无理取闹。’克拉克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天花板,‘事实上我根本毫无道理,谁规定布鲁斯就该记住个没什么意义的日子?他是那么忙,实际上他每天都睡不了多久,蝙蝠侠,布鲁斯,蝙蝠侠,布鲁斯,如果我是他早就奔溃了,而我居然还对着他生气!’


他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厌恶自己,所以他从瞭望塔落荒而逃了,甚至没回那间狭小的公寓而是溜回了堪萨斯。联盟的联络器还开着,克拉克绝望地盯着它,我该给布鲁斯道歉的。他下定决心,但无论如何克拉克现在不想听到那个声音,他不想听到布鲁斯有多生气,有多失望,或者更糟,他可能不想和自己说话,他可能以后都不想理自己了。想到布鲁斯退回以前的冷漠就让他心碎,于是克拉克迅速地抓过那个耳机关掉了通讯功能,然后飞快地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万分抱歉   希望这不会影响我们的友谊:D


他按下发送键,接着同样迅速地关闭了手机,把它塞到枕头底下。


 


你这怪胎最好死在随便哪个垃圾堆里!他们冲他吐口水,扔石头,但这些都伤害不了他。他看到他们的肌理,血脉,骨骼,知道他们比起愤怒更加恐惧。但我没什么好怕的啊。我只是和你们有点不一样,我也是人,我也是人类。我能看到宇宙星辰,听到世间万物,它们是那么美丽,只要你们愿意,我们可以一起……


错误,都是错误!


即使你是被人类养大的,却永远不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只要他们想,他们一样可以成为伟大的人,可是他们却缺少和你一样的天赋。正是这个原因,我才把你赐给他们,我惟一的儿子,总有一日,他们可以与你共沐阳光……


总有一日,我等到了,但不是他们,只是他。


你将会与众不同,有时候你也许会觉得自己是个异类,但你永远不会孤独。


孤独,我很孤独,但他和我一样,我能看到他的眼睛,我们都渴望着……


 


 


他呻吟了声,从睡梦中醒过来。太好了,先是惹布鲁斯讨厌,又睡了个午觉,再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梦,这可真是百年难遇。克拉克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他朦朦胧胧走出小房间。一定是因为农场的香气,小麦和牛奶的味道——走下楼梯,那只大花猫趴在台阶上,对他爱理不理——走进厨房,克拉克拿了瓶牛奶咕噜咕噜喝着。“妈。”他亲了亲玛莎,留下圈奶痕。


“亲爱的,你可睡得够久了。”玛莎吻了吻他的额头,“让自己的朋友等那么久太不礼貌了,幸好布鲁斯有个好脾气。”


“哦,是的,布鲁斯有够好的了……布鲁斯?布鲁斯?!”


克拉克震惊的转过头,发现他正坐在餐厅里吃着一个派。


不是说布鲁斯不能吃派,他很喜欢吃甜食,也对玛莎的派赞不绝口,不是客套,克拉克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装模作样。但是他怎么会在现在跑到农场来?他什么时候来的?


克拉克僵硬地坐到他面前。布鲁斯穿着衬衫,他昂贵的西装外套被随意扔在一边的沙发上,正拿着个铁皮勺子挖着派里柔软的部分。玛莎给他拿来一瓶牛奶,“懒惰鬼起床了。”她故意看着克拉克大声说,接着慈爱地把牛奶倒在碗里递给布鲁斯,后者露出了就像个从不缺勤的好学生那样笑容:“我想克拉克只是偶尔睡得那么熟,玛莎。”


“是的,就像他没有睡到飞出两里地之外那样,我还得去罗斯太太家像气球那样把他牵回来——”


“妈!”克拉克忍不住小声叫了起来,“那是小学时的事情了。”


“无论你长得多大在母亲眼里也是个小孩。”


哦是的,布鲁斯,你真有一套,我妈就喜欢这句话。克拉克瞪了眼布鲁斯,发现玛莎毫无疑问已经对他打了高分。“我得给你们两个好朋友留点私人时间。”她微笑着,又给他添了点而牛奶,“但是你得留下来吃晚饭,布鲁斯。”


 


克拉克目送她离开。然后把视线移回布鲁斯身上,发现对方已经放下了勺子正盯着自己。好吧,别像个懦夫一样,克拉克梗了梗脖子。


“如果你收到了我的短信的话——”


“我查出了寄件人的IP。”


“什么?”克拉克愣了下,“你什么?”


布鲁斯毫不犹豫地从包里抽出叠纸,“我做了IP比对,几乎都是网吧,只有一次例外。”他指了指一条记录,“一个礼拜前,他用了固定IP给佩里·怀特发了条回复,虽然很快更换了服务器。”


“你是来,你是来说这个的?”克拉克目瞪口呆,他已经不想考虑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有多蠢了。


“有问题?”布鲁斯皱起眉。


“啊,不。”克拉克闭上嘴,“你接着说。”


他当然是来说这个的,超人和蝙蝠侠,同事关系,还记得吗?


“我让电脑分析了这个地址,它就在星球日报。路易斯·莱恩的电脑。”


“路易斯?这不可能……等等,你是说——”克拉克迅速被他的结论吸引了,“这个匿名专栏的作者很可能和路易斯有过接触。”


“或者他就在星球日报。”布鲁斯把资料翻到下一页,“这是在他发表第一篇文章前后星球日报新加入的员工名单,我假设一个老员工不可能突然破坏自己的名誉。”


克拉克点了点头,他用最快的速度记住了上面的人名:“你需要我做什么?”


“了解他们,我们一起。”


克拉克的心脏在他说出我们的时候重重地跳跃了下,然后又为这句话里隐藏的意思深深皱起了眉头:“你说我们?”


“为了调查便利,我已经买下了星球日报。”布鲁斯平静地说,“明天起你会在报社看到我。”

评论
热度 ( 208 )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