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发情期的错误打开方式 8【完结】

叫大湿不要叫阿秃:

这一更好长啊,没赶上520,但是我终于写完啦!





前文:1  2  3  4 5 6 7




8、


 




他本来是要回公寓的。他还有一堆稿子要整理,还必须给佩里打个电话。


克拉克在出租车上就发现了自己的异状。他的发情期提前的莫名其妙,而且来势汹汹,令他坐立难安。信息素在皮肤下躁动,尖锐地刺激颈侧的腺体。


克拉克在半路就下了车,跑进一个小巷里。他的脚步有点踉跄,以至于肩膀直接撞凹了小面积墙体。克拉克在巷子尽头喘息了片刻,意识到这次发情期给他带来的不止是控制不了的生理本能。他不太想承认自己有通过砸东西发泄的冲动,但此时此刻,他真的非常想把身后的铁丝门连根拔起,扔到十个街区以外。


超人回瞭望塔的着陆仪态有些欠妥,不,应该说是非常糟糕。正义联盟的主席一头栽进了瞭望塔的某个房间里。接下来的发生的事就更糟了,完全有理由列入瞭望塔遭受的灾难性事件中。他的盟友对眼前发生的局面有些惊慌失措,超人在完全失控前把自己扔进了红太阳房。






蝙蝠侠按下墙壁上的按钮,电子门应声开启。


房间里隐藏了许久的浓郁香甜气息扑面而来。超人背靠在角落,双膝曲起,披风裹住大半个身体。他看上去累坏了,已经昏睡过去。


蝙蝠侠放轻脚步走进了房间。超人还维持着半蜷的身姿待在远处,没有半点房间里多了个人的觉悟。蝙蝠侠在他面前单膝跪下,伸手将他埋在手臂里的脸抬了起来。被惊动的人瞬间给出了最直接的反应——他向黑暗骑士挥出了一记重拳。


但很遗憾,在红太阳房内他的攻击不具备什么威胁力,蝙蝠侠早就预料到一样单手接下了朝自己袭来的拳头。超人没有完全丧失意识,他的眼睛还是半睁着的,但目光涣散、难以聚焦。有那么一秒钟时间,被漆黑面罩掩了一半面容的脸激的他瞳孔紧缩,却很快就又恢复了原状。


“……卡尔。”


黑骑士低声喊他的名字,用手指把他额前掉落的卷发拨开,接着缓缓地,将嘴唇凑到他滚烫的耳廓边。


“你拆瞭望塔的帐,我一会儿再跟你算。”


超人瑟缩了一下,下巴不由自主地抵在他肩头。


“抱、抱歉……”被发情热折腾的一团糟的人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似的对他的责难做出反应,声音低微,含糊不清,“我很抱歉……”


很好,还知道道歉呢,值得嘉奖。顺带一提,这是主席服软速度最快、认错态度最好的一次,理应载入史册。只可惜除了顾问本尊,没其他人看得到。


蝙蝠侠又好气又好笑,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这个凡人眼中最强大的神祇一般的英雄就这样乖巧地窝在他臂弯里,浑身上下透出令人头昏目眩的甜美气息。


黑骑士将嘴唇凑到了散发着高温的颈侧。他像只确认领地的野兽般嗅闻着腺体附近的皮肤,然后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


超人本能地挣动起来。即使体力透支,他的劲还是不小,蝙蝠侠不得不使上点儿力气才能把他固定住,但氪星人只安静了一秒就开始用手推拒他的肩膀。好极了,这场面可不怎么好看,这让他想起巴里看了大概有一万遍的一段视频——一个男人在亲他的猫,而那只猫在用爪子拼命推他的脸。


犬齿刺破皮肉,腺体里喷涌而出的信息素混合着一点血的味道冲进他的鼻腔。蝙蝠侠下意识地咬的更重了,同时耳畔传来一连串断断续续的闷哼。


“布、布鲁斯……”超人倒抽着气,手指揪紧了他的披风,“布鲁斯……B——”


他忽然喊出了惯常称呼的代号。这个字母带来的刺激迅速让蝙蝠侠的心跳鼓噪起来,圈紧双臂,仿佛想把臂弯中强劲的躯体碾碎。被他死死箍在怀里的人发出窒息的小声喘息,终于完全安静下来。


 


 


离开瞭望塔后,顾问先生把迷迷糊糊的主席先生搬到了蝙蝠战机上。他已经临时标记了超人,暂时抑制了发情热,接下来有大把时间陪着耗。


但这显然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比如,超人虽然很安静,但一直盯着他瞧,目光里有那么点儿沉迷到无法自拔的意思。蝙蝠侠边迅速操作边强装淡定地思考着,这或许是临时标记引发出的某些本能——Omega,尤其是被标记的Omega对Alpha的臣服和迷恋,就算是超人也无法幸免。


接下来的行程十分不顺利。不是说超人在他起飞后就爬到他身上了,相反的,他们没有任何肉体接触,超人一动都没动过,但他开了多久飞机超人就看了他多久,眼神几乎要长在他身上了,有点儿被蝙蝠侠强势的Alpha信息素灌醉了的架势,和普通人类喝高了是一个感觉。


这可有点不好办了。


但蝙蝠侠是何等人也。一般的Alpha可能会切换自由驾驶,把人拉到自己身上颠鸾倒凤;然而顾问先生是那种定力一流、懂得审时度势的高明侦探,他明白眼下是最适合进行调查和盘问的时刻。


“卡尔。”


“嗯?”


超人稍稍回神,眼神还是没从他身上挪开,但嘴角却弯了起来,像是很高兴终于能跟对方搭上话了。


“你再这么看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比如?”


主席先生往他那边挪了挪,一只手很不老实地放在他的大腿上,口吻都变得夹杂了点儿期待。蝙蝠侠不着痕迹地把那只暗中作祟的手放回到原处。


“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回答我。”


“好。”


“那件睡衣你是给谁买的?”


“你,当然是你。藏蓝色的,你最喜欢的颜色,我选了好久。”


“那张字条是什么意思?”


“………………”


“你是故意气我吗?居然用这种雕虫小技。”


“我就知道你去过了……我错了,B。”


超人放低了声音,听起来有点委屈。蝙蝠侠不得不把他自动靠到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抬回原来的位置。


“知道错就好。”


“以后不会了。”


“很好。在巴西有没有想我?”


“每时每刻。”


“哦?”


“赛场上想你,赶稿的时候也在想你。我晚上失眠了,所以我就想着你自己——”


蝙蝠侠用力清了清嗓子打断他,以免口无遮拦的超人在此时说出什么惊人的词语,并一再确认和阿尔弗雷德的通讯确实是关闭着的。


“这事儿我们以后再谈。”他目不斜视地说道,“我要问你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好。”


“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你更喜欢谁?”


主席先生陷入了沉思。


他居然陷入了沉思!顾问先生咬着后槽牙,快把操纵杆拧断了,并拒绝反省自己的问题过于愚蠢。


“算了。”他吸了口气改变话题,“现在由你来挑地方:一、你家,二、我家,三、孤独堡垒,四、蝙蝠洞。”


“蝙蝠洞。”


这次倒是回答的很快。蝙蝠侠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蓝色的眼睛里满是认真和诚恳。


“蝙蝠洞。”超人又重复了一遍,加重了强调的语气,“我想证明,我也是爱你的,B。”


大脑短暂当机的顾问先生非常想跟一般Alpha一样,立刻把人拉到自己身上颠鸾倒凤。


 


 


……如果他当时这么做就好了,真是见鬼了。


蝙蝠洞里的蝙蝠侠盯着几米开外的超人。超人正抱着胳膊靠在他的工作台上,满脸乌云密布,努力想隔空把身边的一块屏幕瞪碎。


临时标记的副作用没能维持多久,在他抱着超人进入蝙蝠洞时就差不多消失了。下战机的时候他充分考虑到了主席先生的自尊心问题,所以没有采取富有骑士精神的公主抱,而是把人对折扛在肩上,带着凯旋高歌的气势,昂首阔步。


超人在他身上动来动去,很不安分,蝙蝠侠狠狠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作为警告。超人爆出一句不太文雅的粗口而不是享受的呻吟,这令他忽然意识到对方已经清醒了。


“放我下来,B!”


这声中气十足的命令充分证实了他的猜测,于是他们一路扭打回了蝙蝠洞——不,这么形容有点过分了,他只是用尽全力把肩膀上奋力挣扎的超人扛回蝙蝠洞,顺带被狠锤了几下背部而已。


其实他更愿意在超人的意识足够清醒时和他上床,但这不代表上床前还有不理智、不必要的争吵。比如现在——


“我不是你调查的对象,B。”超人又抛出以前指责过他的话,“你不该套我的话。”


“你一直盯着我看。”蝙蝠侠冷冰冰地回答道,“我得分散你的注意力以防你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超人脸上的红晕十分可疑地又上升了一个浓度,大概是在脑补他所说的“疯狂的举动”。


“地方可是你自己挑的。”蝙蝠侠趁势往前迈了一步,“现在这种情形,你确定你还要继续站在这里指责我吗?”


“我现在不能和你——”超人把难以启齿的字眼吞了回去,咬了咬牙,“我没法自控,你也看到我把瞭望塔搞成什么样子了。”


“这里有红太阳房,而且我相信临时标记的作用还在起效果。”对上超人惊愕的眼神,他适时解释道,“不是为了提防你准备的,是在我们彼此知道对方的身份后。蝙蝠侠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这句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可超人还是无动于衷,仿佛还在抗拒已经发生和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蝙蝠侠从心底涌起一股无名火,穿过肺部直冲嗓子眼儿。


“我可不会让你在这几天到处乱跑,卡尔。”他语气严肃地补充道,“刚才在战机上你的表现可不像你之前保证过的那样,我一直以来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你没法抗拒你对Alpha的臣服本能,这一点在临时标记后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超人像只被揪了尾巴的猫一样弹了起来,一巴掌砸裂了他的工作台。


“那是因为标记我的人是你,B!”他愤怒地拉高了声线,“是你我才会那样!换成其他人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哦。”


超人愤懑的反驳瞬间浇灭了他的怒火,顺便还带来了铺天盖地的满足和愉悦。他慢慢向义愤填膺的主席先生靠近,而后者则点指着他喋喋不休。


“我的意志没有那么容易被动摇,B!”此时此刻的主席先生像是快要被他气炸了,“如果是其他人我绝对会抵抗的!”


“因为是我,所以你才会放任自己放松警惕?”


“当然!”


“我明白了。”


“你不明白!”蝙蝠侠已经走到离他只有半米的位置上,足够暧昧的距离,但超人对此视而不见,只想证明自己拥有钢铁般坚毅的精神状态:“万一是敌人你猜会怎么样?!他休想从我嘴里套出任何联盟的机密,也别想利用我占到任何便宜,我一定会——”


蝙蝠侠忍无可忍地用一个热吻阻断了他的慷慨发言。短短一段时间内,主席先生已经数次展现出他特殊的表白技巧,他真的很擅长撩拨冷静自持的顾问先生。


超人还在持续不断地发出嗯嗯呜呜的愤怒音节,顶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也要坚持把话说完似的。蝙蝠侠只得暂时放开他,听听他还要发表什么高见。


“混账!”


这评价可不怎么样,但在眼前这种情形下听起来却意外顺耳。


“骂的好,我不该怀疑超人的坚定意志。”他双手撑住工作台,把超人禁锢在双臂间,“毕竟他只为蝙蝠侠一个人神魂颠倒。”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么是我理解错误,你的意思应该是超人只允许蝙蝠侠来标记他。那么——”他拉长了声音,“现在就下令吧,主席。”


超人顺着他俯身压住自己的力道后倾了少许。他余怒未消,却没再否认对方的话。


“你可真是个混账,B……”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蝙蝠侠想。哦,想起来了,他以前说过,在床上。


超人扑上来,圈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狂野的吻。


命令生效,立即执行。




ofo共享单车




克拉克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很是精彩,不用想就知道他在回忆昨天晚上的事。


“饿吗,想不想吃早餐?”布鲁斯眯着眼睛凑近他,“哦,顺便一说,昨晚你带劲极了宝贝儿,棒透了,真的。睡着了还含着我不放,害我多花了一个小时才——”


克拉克直接挡开了他凑上来的脸,手掌把他的鼻子和嘴盖了个严严实实。他们对视了一小会儿,克拉克忍不住笑了出来,松开手,拽着Alpha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


“抱歉。”


“关于什么?”


“我睡了一晚上。”


“哦是的,罕见的历史新低,要知道我们之前至少都要来三次。”布鲁斯亲了亲他的嘴角,大言不惭地回答道,“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你指的手工是什么?”


布鲁斯回到桌旁,拿起刚才手里摆弄的东西走回他身边。


那是一张被木质画框镶嵌起来的蜡笔画,克拉克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代蝙蝠侠收下的一份礼物。蜡笔简单勾勒出站在楼顶之上的哥谭黑骑士,灰蓝色的夜空被蝙蝠灯打亮,一个红色的身影漂浮在灯影中,“最佳搭档”的题字横亘在画面最上方,字体圆润,稚气未脱。


是的。他们是最佳搭档。


“我想把这张画放在工作间里。”


“嗯。”


“这就像是联盟主席在时刻提醒我不要偷懒一样。”


“这样会让你提高工作效率吗?”


“会让我分神也说不定。”


克拉克望着那幅画沉默了片刻。


“你很喜欢这张画?”


“是的。”布鲁斯看着他轮廓精致的侧脸,“谢谢你帮我一直保存着它,还把它亲自交到我手上。”


“我还以为……我把它弄丢了。”


“差一点儿。我可是花了大力气,飞越了三幢楼才把它抢救回来的。”


布鲁斯搂住他的肩膀,温柔地亲吻他渐渐开始泛红的眼角。年轻人忽然转身抱住他,脸庞死死抵着他的肩窝。


“对了。”布鲁斯轻柔地抚摸他光裸的背部,“我在那个抽屉上写了点字,看见了别太惊讶。”


“无所谓。”克拉克闷在他肩膀处的声音微微发抖,“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


“万分荣幸。”布鲁斯抱着他摇摇晃晃,像哄孩子一样折腾了一会儿才问道,“需要我抱着你去洗漱吗?”


肯特记者飞快地松开手臂,背身下床,揪过床角的睡衣围挡在腰间,仓皇地逃向盥洗室方向。总裁先生趴在床上,撑着下巴欣赏在睡衣下走光的部分,和若隐若现的黑色笔迹。


这可不能怪他,谁让超人昨夜一睡不起,晾了他大半个晚上。百无聊赖下蝙蝠侠当然只有一件事可以做了。


那就是在他的专属屁股上打个新标签。


BATMAN。






END




写完啦写完啦,虽然没赶上520【揍


愚蠢的谈恋爱故事,大家看的开心就好哇!MUA~



评论
热度 ( 597 )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