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发情期的错误打开方式 6

叫大湿不要叫阿秃:

然而并没有那么快就制服噗累【揍








前文:1  2  3  4 5






6、


 


正联顾问睡了正联主席。


黑暗骑士睡了光明之子。


韦恩总裁睡了肯特记者。


哥谭蝙蝠睡了氪星超人。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事态已经很明朗了;事实已经很惊人了,事主已经很崩溃了。


但主席先生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挽救挽救自己的爱情和友情。


“不。”顾问先生在他试图开口前斩钉截铁地否认道,“不是吉米。”


克拉克·只有我妈和我的AI爸知道我是超人·肯特保持着目光呆滞、全身僵直的样子,超级大脑里开始不合时宜地闪现许许多多限制级画面,放电影一样精彩。


总裁先生邪魅一笑。


总裁先生一丝不挂。


总裁先生在说下流话。


总裁先生揍了记者先生的屁股。


总裁先生分开了记者先生的大腿。


总裁先生和记者先生亲来啃去,胡天胡地。


总裁先生喘息着问:你该喊我什么?


记者先生哽咽着回答:Daddy。


现在倒放,角色替换。摘眼镜,穿制服,戴面罩。


蝙蝠侠邪魅一笑。


蝙蝠侠一丝不挂。


蝙蝠侠在说下流话。


蝙蝠侠揍了超人的屁股。


蝙蝠侠分开了超人的大腿。


蝙蝠侠和超人亲来啃去,胡天胡地。


蝙蝠侠喘息着问:你该喊我什么?


超人哽咽着回答:Daddy。


 


哥谭骑士迅速侧身闪开,躲开了直面而来的热视线。超人应该没想把他怎么着,这大概是某种下意识的举动,也从另一个侧面再次证明——是的,他的确是在超人的屁股上打了个标签。


会议室的墙壁被烧出了两个大洞,墙皮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落。第一轮泄愤完毕后的联盟主席迅速转身,避免了一切视线接触,又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半边屁股。


蝙蝠侠冷冷地盯着被遮盖起来的部分。这有什么意义,我看的次数还少吗?你全身上下还有哪里是我没看过的?


“克拉克。”


话音刚落,对面的墙又被烧出两个洞。好极了,为了给这间会议室留个全尸,他现在既不能问话,也不能出现在超人的视野范围内,任何细微的举动都会刺激到心潮澎湃的主席先生。


于是蝙蝠侠转过身,背对着超人在桌旁无声地坐了下来。讲道理,他已经酝酿了半天情绪,同理也该给超人一点时间接受现实。


瞭望塔的会议室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两面墙冒黑烟的冰窟窿。


……………………


十分钟后,这个冰窟窿又演变成了一个黑洞,洞底坐着两个谁也不肯先说话的家伙。


“我有一个问题。”


蝙蝠侠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把自己裹在一个无形袋子里的超人总算肯吱声了,就像用刀子把袋子划了个口子,从里面伸出手来提问。


“我在听。”


蝙蝠侠认为这很合理,他心中是该有很多疑问,该如何回答也想的差不多了,无外乎“是的我认出了你屁股上的字”“没错我是装的Beta”或“不我还没告诉阿尔弗雷德你是超人”。


超人侧过半个脸来看他,又立刻把头扭回原位。


“你是人格分裂吗?”


“………………”


“………………”


真特么是个好问题。超级大脑筛选出来的问题也不比“你会流血吗”高明多少。


“算了,当我没问过。”


“……随便你。”


“那么——”超人深吸了一口气,“你之前在专访里跟我的都是假话。”


“什么?”


“关于你为什么要资助正义联盟。”


“至少有钱那一部分是真的。”


“每一次你说晚上没时间的时候都是去夜巡了。”


“是。”


“你说的那个脾气很差的合伙人其实是我。”


“………………”


“………………”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惨遭热视线荼毒的墙壁又被开了两个洞。


这场对话越来越有点秋后算账的意思了,这并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帮助。问题要早发现,早解决,而不是在这里怨天尤人地对着一面无辜的墙壁墙壁肆意发泄。


蝙蝠侠看了看几步开外的超人,试图说点儿什么来转换话题。


漆黑的后脑勺下面是一小截白皙的脖子。这个部分的触感非常完美,光滑温热,令人爱不释手,同时又有着相当不错的敏感度。上次他只是舔了舔这里,含着他的部分就立刻——


“我告诉过你这笔很难……!”超人忽然没头没脑地发起了脾气,声音都拔高了,“很难擦掉!”


“我是前天写上去的,今天它居然还在,别告诉我星球日报把你压榨的连买酒精的时间都没有。”蝙蝠侠毫不客气地反驳回去,“你想留着它我并不介意,但在战场上你甚至没发现自己走光了。”


超人用了最大的努力把自己固定在椅子上。


他被倒打了一耙,对方还顺带拆穿了他幼稚的小心思。他们只在这间会议室里待了十几分钟,但他积攒起来的羞愤值大概已经可以摧毁十支外星人战队,拆掉二十幢韦恩集团的大厦。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在身份暴露之前,他就像个傻瓜一样对蝙蝠侠倾诉着他对这个Alpha的爱慕和重视,这种心态在床上自然也表现的淋漓尽致。现在,他有一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被人看了个精光通透的羞耻感,心肝脾肺都被拿出来暴晒了。


氪星之子不顾一切地压下自己想飞到月亮上静一静的念头。


蝙蝠侠竭尽所能维系住脸上波澜不惊的神色。


气势上他的确暂时压过一筹,但他可忘不掉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他就像个傻瓜一样对超人的Alpha妄加揣测,到头来,这些被他一一列举出来的劣根性都反弹回了自己身上。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在身份暴露之前,记者先生的某个同事在他嘴里是个脑子不好、性格有缺陷的怪胎,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账。他这辈子挨过的最狠的耳光居然是自己扇的,还是左右开弓的那种。


哥谭骑士拼命克制住自己掏出钩爪枪,打破玻璃直接荡到外太空去的冲动。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主席先生和顾问先生同时坐直身体,抱起胳膊,齐齐摆出“我很镇定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尴尬真的一点儿也没有”这种姿态。


于是气氛就更加尴尬了。


抛开这种奇妙的、令人懊恼的氛围,蝙蝠侠开始思考第二个问题。他答应过超人会替他保守秘密,现在从字面和深层含义上来说,名叫超人的肉都烂在了蝙蝠侠的锅里,他没有食言。


“必须暂时保密。”


“别告诉其他人。”


像心有灵犀一样,他们同时开口说道。措辞不同,但总算表达了一致意愿。


“当然。我说过你的秘密在我这里很安全,克……卡尔。”


“那还真是多谢了。”


超人闷闷地回复了一句,口吻不是很友善,同时别扭地把脸扭到一旁。如果让蝙蝠侠来形容,他会说主席先生的表现略显矫情,跟个闹脾气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他想提醒对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超人没等他开口就站了起来,飞离了他的视线。


蝙蝠侠的心简直快沉到胃部了。


 


 =================================




“肯特先生今晚还过来吃饭吗?”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把布鲁斯魂游天外的思绪扯了回来。头发花白的管家边检查制服上破损的地方边说:“已经五点多了。”


布鲁斯靠在椅背上,把额前耷拉下来的侧分刘海用力往后梳理。克拉克两个星期前造访过韦恩大宅,给阿尔弗雷德带来了几株盆栽。老管家很悉心地照料了一段日子,呵护孩子一样爱护从土里钻出的嫩芽。当时,布鲁斯和克拉克约好今晚共进晚餐,但这个计划恐怕要取消了。


“他最近很忙。”


布鲁斯含糊地回答道,阿尔弗雷德放下了手中的制服。布鲁斯对上他的目光,故作遗憾地耸了耸肩。


“……天。”管家先生十分轻易地看穿了他脸上敷衍的假笑,眼神都凌厉了几分,“我还以为这次——天呐,你做了什么?”


“等等。”布鲁斯身体前倾,“你误会了,我——”


“你伤害了那孩子吗?”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他,“我还有机会再给他做红酒焗牛排吗?”


“你不明白。”布鲁斯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跳疼,“情况有一点复杂。”


“我想听听有多复杂。”


阿尔弗雷德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双腿交叠,双臂抱怀。布鲁斯看了看他因为愤怒而不断在手臂上点动的手指,叹了口气。


“克拉克他……”他说道,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后者挑了挑眉。


“怀孕了?”


“……那是你的想法。”


“好吧,继续。”


他的管家摊摊手掌,面无表情地示意他往下说。布鲁斯曲起手指,闭上眼睛,苦恼地捏住自己的鼻梁。


“克拉克·肯特……是超人。”


阿尔弗雷德动个不停的手指停滞了。布鲁斯半睁着眼斜眼瞟他:“而且他也知道了我的身份。”


主仆二人在这巨大的信息量里无语地对视了一小会儿。接着,阿尔弗雷德的手指又开始动来动去地敲打手臂。


“那超人先生今晚过来吃饭吗?”


布鲁斯见了鬼似的看着他。


“你听懂我的话了吗?”


“当然。”老管家的语气变得轻快起来,“我还以为你们分手了,但现在看来不过是变成了办公室恋情。”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有些钦佩对方异于常人的接受能力,“你好像过分乐观了。”


“为什么不呢,至少我知道为什么肯特先生这么善良可爱了,因为他是超人。”


布鲁斯决定继续埋头研究电脑上的数据。阿尔弗雷德并不在意他不怎么高明的回避态度,又重新拿起制服进行修补,甚至开始小声哼曲子。脸色阴沉的布鲁斯不断点动鼠标,试图用机械的咔哒声盖过这种噪音,接着又调整屏幕,把心情愉快的老管家阻隔在视线外。


阿尔弗雷德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下巴从屏幕上方看着他。


“肯特先生提起过的那个讨厌的同事,说的是你吗?”


啪、啪、啪。


可怜的鼠标在韦恩先生手中四分五裂。


 


阿尔弗雷德还是做了两人份的红酒焗牛排,并且在没有征询布鲁斯意见的情况下,全部端到了他面前。布鲁斯恹恹地切着牛排往嘴里送,尽管他没什么胃口。


阿尔弗雷德端着烛台走了进来,布鲁斯含着半口牛肉看着他把精致的器具放在餐桌上。


“这是您上个星期吩咐的。”阿尔弗雷德郑重其事地说道,“您说:‘我想给克拉克一个浪漫隆重的烛光晚餐’。”


布鲁斯觉得他的管家在故意拆他的台,还把一切做的那么理直气壮。这就像是种不着痕迹的声讨,他真的从阿尔弗雷德的举动里解读出了谴责的意思。


“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但不是现在。”


“我觉得您想说的应该是‘挽回’?”


“别挑剔我的字眼,我只是需要点时间。”


老管家抬了抬眉毛,布鲁斯避开了他的注视。这不是逃避或是推卸,他的确需要些缓冲的时间,更何况他确实非常、非常、非常不满。他已经在克拉克身上打了隶属于自己的标签,也不否认这是自己骨子里Alpha天性中充满独占欲的那一面。布鲁斯没有表现的很过分,他乐于给克拉克充分的自由和选择,但这并不代表他大度到可以容忍私人财产品堂皇之地被全世界观赏。他已经让阿尔弗雷德想办法把网络上的照片全部撤除,尽管这也挽回不了什么损失。


“我很理解,毕竟您是当事人之一。”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但是往好的方面想,您之前的所有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担心?”


“您说过的,关于超人被心术不正的Alpha标记之后的‘副作用’。”老管家选择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字眼,“现在这些顾虑都不存在了,因为您就是那个Alpha,而我们都相信您为人正直,绝对不会在标记了超人之后利用他去征服宇宙的。”


“………………”


“………………”


“是的,我不会。”


“可喜可贺。”


布鲁斯发现在他的管家心里,这次灾难性的意外是一件大好事,比如它会给蝙蝠侠和超人之间恶劣的同事关系带来全新的转机,再比如,蝙蝠侠标记超人有助于世界和平,又比如——


“好像也没有必要再研究抑制剂了。”


……就是这个。听起来很有道理。


阿尔弗雷德用“你该开瓶香槟庆祝下”的眼神欣慰地看了看他,转身走出餐厅。


布鲁斯紧绷着一张脸,开始解决第二份红酒焗牛排。


 


======================




克拉克看了看表。


他已经在超市里逗留了超过一个小时,手推车里满满当当的商品足以证明他早就完成了购物计划。这会儿他应该在家做晚饭了,而不是跟迷路似的在超级市场兜来转去。


不远处的旋转货架上挂着睡衣,克拉克忍不住又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事实上,他已经在这附近来来回回了好几次,却始终没能下得了决心挑一件放进手推车里。


钢铁之躯,超级大脑,却连买睡衣这么小的事都得思前想后。


那天在瞭望塔,超人的表现实在不怎么样,更别提他还是主动结束谈话的那一方。他和布鲁斯……还有蝙蝠侠,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了,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手推车的把手被攥的发烫,克拉克垂下脑袋,闷头朝衣架方向走去。


最后,他还是拎着包装好的睡衣和几大袋生活用品回了家。睡衣是藏蓝色的,和布鲁斯最常穿的三件套是一样的颜色。


毕竟,他还留着那个抽屉呢。就让它这么空着未免太浪费了。


 


 ===============================




今晚的夜巡略显平淡,夜空中也没亮起蝙蝠灯投射出的标识。


站在高楼顶端俯瞰哥谭夜景的蝙蝠侠扫去手腕上的尘土,望着视野里越来越近的猩红色。他没想到超人在此时出现,他们的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一周之前了。


超人停在他面前,一言不发地走过来,把手中的东西直接递到他眼前。蝙蝠侠认出这是上回他带给自己的东西——一盒代收的礼物。


“你必须把这些带回去了,我帮你存了太多了。”


连开场白都跟上回一模一样。


“……最上面的几件是昨天替你代收的。”


蝙蝠侠默不作声地接过盒子,但超人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往后稍稍退了两步就站定不动,看样子没有起飞冲天的打算。


“还有别的事?”


超人抬下巴的幅度有点头的趋势,但下一刻又立即作出调整,摇了摇头。


“有,还是没有?”


超人在他简短到过分直接的问话中垂下了眼帘,脚尖逐渐离地。蝙蝠侠在他转身飞离前迅速靠近,拽住了他的手腕。


“你没想好来的理由。”他说道,“你只是想见我,对吗?这箱东西可不是什么好借口。”


超人在半米多高的地方俯视他,眼角滑过一丝窘迫,不怎么走心地挣了挣胳膊。僵持了几秒后,超人认命地缓缓下落,把自己降到能和对方平视的高度。


“阿尔弗雷德——”


“他已经知道了。我告诉过你我什么事都不会瞒着他。”


“……我不是想说这个。”超人抿了抿嘴,“我是想跟他说声抱歉,我没有去吃晚餐。”


“你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吗?”


蝙蝠侠抓着他不放,顺势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超人纹丝不动。


好吧,毕竟是不动如山的钢铁之躯,他得记住站在面前的不是那个戴着黑框眼镜、会傻乎乎冲着他笑的小记者。


就在他打算松开手的时候,超人终于回过神来,往前凑了小半步。这堪称史上最令人无语的亲近画面,非常刻意,配合的一点儿也不自然。


忽然间,蝙蝠侠就体会到那么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五味杂陈。


“你想见的不是我。”看着眼前始终没直视他的蓝色眼睛,他缓缓说道,“是布鲁斯·韦恩。”


这句话蠢到家了,他当然知道,此时此刻超人绝对就是这么想的。更可笑的是他还为此动了点儿肝火,颇有种被另一半背叛了的感觉。是啊,布鲁斯·韦恩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公寓钥匙,有随意进出的权力,甚至还拥有了一个私人抽屉;而蝙蝠侠就没那么好运气了,他仅仅得到了一个迟疑的小半步,还是慢了半拍的。


蝙蝠侠对自己荒唐至极的想法嗤之以鼻,就剩没往这口莫名其妙的醋坛子里啐两口了。


“我听不下去了。”耳麦那端的阿尔弗雷德以一种无奈的微妙口吻低声说道,“肯特先生,如果你在听的话,我不接受道歉,因为你没做错什么。顺便,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


通讯被毫不留情地切断了。






TBC




老爷:关键时刻连个能交心的人都没有。


阿福:有能交配的人就行了要什么自行车。



评论
热度 ( 504 )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