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向日葵与扑克牌(下)

归锦:

 ◎发糖发糖发糖


(上篇戳这)


——————————



黑羽快斗选的地方有些出乎工藤新一的预料,还以为这位总喜欢装模作样的怪盗先生会挑什么华丽堂皇的地方呢。


下了飞机又乘了好几个小时的巴士,最后抵达一处绿树茵茵的山头。


阳光很盛,如他所说,是个暖和一点儿的地方。


“新一小心一点啦~”黑羽快斗站在覆着浓浓绿草的厚实草丛地上冲对方张开了双臂。


踩着岩石居高临下的工藤新一微微叹了口气。


“喂......我们是要去野营吗?”要被卖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啊。


“不是哦~再走一会儿就到目的地啦。”黑羽快斗眯起眼睛笑着说。午后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顺着干脆利落的侧脸线条映着微微的亮光。


两个人拖着行李在凹凸不平的山间小路中挣扎了许久。说挣扎的大概只有工藤新一,黑羽快斗看起来一脸的兴致颇高。身上原本套着的黑白色针织衫已经脱下来塞进了行李箱,单剩了贴身穿的一件白衬衣,弯下身往低洼处蹦的时候会露出一小截精瘦的细腰,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晃眼。


爬上不算太高的山坡,那所黑羽快斗口中的山间旅馆才算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纯原木搭建的屋子,门口的绘柏生得郁郁苍苍。


从正门进去,黑羽快斗冲对方扬了扬手里的房卡,道:“已经预定过啦,我们直接上楼就可以了~”


工藤新一略微点了点头,没说话。这家伙,真的什么都准备好了吗!?


耍着小心机的怪盗先生一路把人骗上了楼,刷开房门时工藤新一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的松动。


“喂......这是双人间?”


“是啊~”黑羽快斗重重地点了下脑袋,语气颇为轻快,“总不能两个人一起挤单人间啊。”


“不是......为什么不开两间单人房?”


黑羽快斗将行李箱往墙边一靠,回头的样子理直气壮:“因为客满了嘛,没有那么多房间。”


“......”工藤新一觉得这场旅行活脱脱是自己在卖自己。


旅馆柔软宽大的双人床陷下去一角,黑羽快斗坐在床脚按了按手机,复又抬头看向工藤新一:“呐,新一,先去吃午饭吧?”


已经是下午两点的光景,虽然两个人在飞机上应付着吃了点东西,但只能算作敷衍性地垫垫胃。被黑羽快斗一说,工藤新一也隐隐地感觉到腹部的空荡感。


“嗯......”没计较房间的事是他大度,才不是不介意。爽快地答应去吃饭是他迁就,才不是自己也饿的要死。


 


 


 


旅馆供应的都是农家小菜式的餐点,很普通的食物味道却很独特,每样都装了满满一大碟子。奇怪的是,当女店主热情地表示虽然是山间旅馆但离海并没有很远,所以也有新鲜鱼肉供应时,黑羽快斗立刻礼貌性地拒绝了这个听起来还不错的建议。


工藤新一往嘴里送了一大口甘栗糯米饭,并不是很介意的样子,桌上的食物本来就够多了。不过黑羽是不喜欢鱼吗?


 


 


 


 


吃完饭两个人出发往山林里走,午后的阳光烤得人浑身暖洋洋的,温和不燥。经过的风也软软腻腻的,缠绵又清爽,带着股山林特有的清新味儿。就着走了段路,一条明带般的小溪在前方拉开了弯折的线条段。


“水好清呢。”工藤新一在溪边蹲下身来,伸手探了探清冷的溪水,“诶?还有鱼诶。”


“哈?”嘴里叼着根草叶子没个正形乱晃的黑羽快斗僵硬了一刹。


“嗯。”工藤新一直起身,甩了甩指尖的水珠,指了指小溪道,“这有搭石,可以从这里过去。”


原本正好好享受和名侦探独处时光的黑羽快斗有些欲哭无泪,为什么到处都有鱼啊?!


晃神间对方已跳上了溪水间放置的石块,几步就跨到了对面去。


“快点过来啊。”不明真相的工藤新一眨了眨眼睛,冲他招手道。


反正是踩着石头过去,又不是直接淌水,没什么好怕的。黑羽快斗自我安慰着,颤巍巍地迈出了长腿。


前两步还好说,跨到溪水中心的黑羽快斗往下瞅了一眼,冷不丁看见一串青白色的小鱼从石块的间隙间游过去。脑子瞬间发懵的下场就是脚下一个打滑然后顺顺利利地一屁股坐进了溪水里。


别说是黑羽快斗,岸边的工藤新一都吃了一惊。看着对方自暴自弃地坐在水里拿双臂死死挡着眼睛,名侦探叹了口气,这是什么毛病?这家伙真的是那个胆大包天恣意妄为的小偷先生??


“......好了,起来了。”工藤新一好言相劝道。


对方没动。


工藤新一拧起眉毛,只得踏进水里去拽像是耍小孩子脾气就是不站起来的某人。溪水很浅,只没过工藤新一的小腿,也仅仅盖到了黑羽快斗的腰际。


“怎么了啊,别闹了......”工藤新一脸上写满了无奈。


黑羽快斗放下手臂抬眼看他的时候一双墨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眼眶也红了一圈儿,瘪着嘴像遭了天大的委屈。


“好了,起来到岸上去,我可没把握抱得动你。”


把自己一世英名毁的干净的黑羽快斗委屈巴巴地跟着对方上了岸,站在草地上拧着浸湿的衬衣下摆。


“反正太阳还没下山,在这休息会晾凉干吧。”工藤新一无奈地掀眸看了眼身旁的某人。


 


 


 


两个人折腾到太阳快落山时才回了旅馆。一层浓淡不均的金黄色涂抹在远处的山头,旅馆厨房响起的爆炒嗞啦声氤氲着热气,蒸腾着饭菜的香味飘出窗口和门板的缝隙。


黑羽快斗咬着筷子就着捧饭碗的姿势盯对面的人,坐在桌子那边的人只是安静地往嘴里送着饭菜,偶尔握着汤勺喝一口汤,有条不紊地吃饭。


哎哎,也该着手表白的事了,下午算是去踩了个点,一定得挑个好地方用最浪漫的方式最温柔的语气跟名侦探表白,告诉他自己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盯着我看就能看饱吗?”对面冷不丁地开口道,好看的眉毛一扬,蓝浅色的眼眸盛着头顶昏黄的灯光和面前人的倒影。


黑羽快斗略显心虚地扒拉了两口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可以嘛......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坐在床边按手机的黑羽快斗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且不说他现在正和名侦探共处一室,对方还正在浴室洗澡,想想怪盗先生的耳根就抑制不住地发烫。真的是,好没有出息。


人之常情。黑羽快斗自我安慰着拿过一旁的枕头盖在了脸上。


“喂,轮到你去洗了。”用毛巾按着湿哒哒的头发,工藤新一推了推躺在床上装死的黑羽快斗。


刚从浴室出来的某人身上还萦绕着温热水汽,旅馆供应的沐浴露是浅味道的桃花香,闻得让人心间发颤。


“......知道啦。”黑羽快斗从枕头底下露出一只眼睛瞅工藤新一,长而微卷的睫毛在暖色的灯光下扑闪个不停。


心不在焉地在浴室磨蹭了许久,随意一裹浴衣的黑羽快斗推开门蹭到卧室。卧室只点着一盏床头的台灯,床上的人还没睡,手指压在书页的一角看得聚精会神。


黑羽快斗从床的另一边爬过去,纤长的手指伸到背面压住书脊将整本书抽了出来。


“早点睡。”他说着把书的书签夹好放到床头柜上去,微垂着眼眸低下头。


温热的呼吸扫过脸颊时工藤新一几乎以为他要送一个晚安吻上来,下意识闭起眼睛僵了一晌,黑羽快斗却只是关了床头的台灯,然后安分地翻身到床的另一边去躺下了。


什么啊......工藤新一在一片黑暗中颤了颤眼睫。


 


 


 


半夜给一阵强烈的咳意弄醒的黑羽快斗有点委屈,睁眼是工藤新一背对着他的脊背,瘦削的蝴蝶骨随着均匀绵长的呼吸起伏,如振翅欲飞的蝴蝶一样美丽。


用手背抵着嘴唇避免咳出声来,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撑着身体坐起来,再三确认身旁躺着的人已经陷入了熟睡,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门边衣架上挂着工藤新一的浅蓝色外套,到这后几乎没什么用途了,毕竟是很暖和的地方。外套口袋露出某种证件的一角,黑羽快斗很熟悉。那是当时他在天台上连同宝石一起塞给工藤新一的,坦白自己真实身份的学生证。


怎么随身带着呢?


跨出旅馆走到后院的黑羽快斗几乎再撑不住,扶着木栅栏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大量的花瓣堵塞在喉咙造成窒息般的憋闷和痛苦感,他皱着眉用食指和中指压下舌根,吐出花瓣的同时伴着喉咙火辣辣的疼意。这次吐出的向日葵花瓣几乎是郁结在了一起,染着刺眼的鲜红色。


都带血了啊......黑羽快斗抹了把嘴唇,明天的告白还真是孤注一掷的赌注。


但是,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第二天的阳光依旧温和而不耀眼,天空碧蓝澄净,持续的好天气也不知算不算是个好预兆。


“黑羽,听店主说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很多游客在海边烧烤野营,离这并不是很远,我们也去看看吧?”


“哈?”黑羽快斗差点把刚喝下去的一口味增汤喷出来,“咳咳咳......为什么啊新一?”


“不行么?”工藤新一无辜地眨了眨眼,可怜兮兮地又补了一句,“可以吗?快斗?”


黑羽快斗:“......”


行,他认输他投降他显而易见一点胜算都没有。


黑羽快斗上楼换衣服准备东西的时候工藤新一坐在楼下百无聊赖。


“小伙子,看得出来你们感情很好啊。”在柜台后打毛衣的女店主说道。


“......有吗?”明明本应该是最不想相见的宿敌才是。


“嗯,是啊,感情很不一般呢。”


工藤新一给说的不知道该怎么答话,含糊地说了句“或许吧”便转移了话题:“这个时段大家是都出门了么?店里好像没什么人的样子。”


“哎,何止这个时间啊,我们这种偏僻的小店一直都没什么客人啦。”


“诶?不是都客满了吗?”黑羽那个家伙明明理直气壮地说过只订一间双人是因为没有空房间了。


“没有啦小伙子,三楼一半多的房间都空着呢。”


......哦,黑羽快斗那个骗子。


 


 


 


海边的空气带着股海浪的潮气和清腥味儿,扑面而来。金黄色的沙滩好像一整只色泽上乘的摊鸡蛋,还在源源不断地冒着热气。


“快斗~”


坐在沙滩上晒太阳的黑羽快斗听这声就知道不对劲,一抬头就看见工藤新一拿着好几串烤鱼向自己逼近,金灿灿冒油光的鱼皮,空洞无神的眼眶和张大了被塞进木棍的鱼嘴。


黑羽快斗相当响亮地惨嚎了一声。


拿着烤鱼串的工藤新一显然怔了一晌,本来只是想稍微欺负一下对方,结果直接把对方弄到惨嚎飙泪。


善心大发的名侦探当即扔了手里刚买来的烤串,把坐在地上死死捂着眼睛的某人按到胸口,伸手摸着凌乱的碎发给人顺毛。


“好了好了,我扔了,不哭不哭。”


黑羽快斗一股脑地把吓出来的眼泪鼻涕毫不客气地蹭到了工藤新一胸口的衣服上,浓浓的鼻音听起来委屈极了:“新一你干嘛啊......”


摸着对方手感好到爆炸的头发,工藤新一生出一丝歉意。他是推断出黑羽快斗怕鱼,只是没想到怕成这个样子。


“好啦好啦,是我不好。”


黑羽快斗蹭了蹭他的胸口,不满地嘟囔着:“你得补偿我。”


“......好。”工藤新一微微叹了口气,衍生出一种哄小孩子的错觉。


沙滩上零零散散地布满了游客,生着火的灶炉,花花绿绿的各色帐篷。除了举家旅行的家庭,多数是情侣依偎在一起互相腻歪。


工藤新一收了收怀抱,指尖抚着对方的后脑勺。


其实他们,也能称为最不想相见的恋人吧?


 


 


 


黑羽快斗要求的补偿很简单,但有些令人好奇。被要求吃完晚饭后前往后山的工藤新一不清楚对方在盘算着些什么,只是在抵达指定地点时被突然冒出来的黑羽快斗吓了一跳。


天色已经暗了,黑羽快斗的脸在暮色中有些模糊不清,他打了个响指,轻声道了句“It's show time”,然后绅士地欠了欠腰,拉起工藤新一的手。


不等工藤新一开口说话,黑羽快斗身后的原野上突然升起了一行排成曲线的火光,直冲天际,然后炸成五颜六色的烟花。


映的一脸阑珊的工藤新一挑了挑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黑羽快斗抬起了脸,唇角是微微泛起的弧度,他的眼神很亮,眼底是一片烟花色。


工藤新一并不否认,黑羽快斗长得很好看,是和他风格不同的一种好看,他意味不明的笑意总是让人呼吸停滞心脏狂跳。


“名侦探,我......”深情着眉眼刚开口的黑羽快斗却戛然而止。


“嗯?”工藤新一不解地看着他,然后下一秒,黑羽快斗就踉跄了一下身形差点给他跪下。


哦不,他就是跪了。还跪在地上开始狂咳不止。


操......居然在这个时候......黑羽快斗已经没有什么心态可言了。


“生病了还折腾那么多?”工藤新一伸手搭上对方后背时语气里暗藏的咬牙切齿也透露了出来,“你真以为你昨晚偷偷摸摸一个人跑出去咳我不知道?”


啊咧......居然被发现了吗?拼命捂着嘴也还是无济于事,黑羽快斗很快咳出了一大片鲜血和花瓣的混合物。


“这是......”工藤新一皱起了眉毛,“花吐症?”


“咳,咳咳......名侦探怎么知道?”


“之前处理过一件有关花吐的情杀案。”工藤新一简短地回答道,蹲下身和黑羽快斗平视。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声音带着自己都未察觉的颤抖和紧张。


“笨蛋名侦探......咳咳,我刚刚就是要告白的架势啊!都准备了那么久,我玫瑰还没送情话都还没讲......唔?!”


怪盗先生剩下的话全部被名侦探以吻封缄。


工藤新一闭起眼,温柔地吻上黑羽快斗的唇,眉目一片安静虔诚。


悄然覆上他后脑的是黑羽快斗的手掌,黑羽快斗阖上眼,这一刻,只沉浸于唇齿间的交合,一心一意。


不知隔了多久,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分离。


“名侦探,我还是要把我的告白说完。我喜欢你,是想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想天天待在一起的喜欢。”


“嗯。我也是。”


黑羽快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嗯?”


“早知道是双向箭头,我谋划了这么久紧张了这么久都白瞎了。”


“......”


“哎,名侦探,所以说,我的魅力还是无人能挡啊~”


“......少自恋。”


 


 


ʚENDɞ


——————————


爆肝式码字终于完结啦(*/∇\*)


小天使们不要捧着小蓝手小红心不给嘛

评论
热度(249)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