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斯与克拉克:七日谈(16)

今天依旧感觉羞耻:

警告见(1)


蝙超


克苏鲁背景




顺着气氛又……




总之走图片:


于是早上又来了一发?






****


  布鲁斯得承认,按着小记者来上一发根本不是什么好主意,但现在克拉克正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喘息,他梳理着记者汗湿的黑发,放松与惬意的感觉让他觉得不那么应该。


  “为什么不能看?”他突然问。


  “那是不能掌握的知识。”克拉克轻声的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但依旧温和而轻柔,“我曾经误打误撞的了解到这些,布鲁斯,尽管我没看到过,但有些已经进了精神病院的可怜人曾经收藏过一些类似的东西,他们偶尔会胡言乱语,那些音节听起来就像伯罗斯曾经说过的那个句子,它们是同一个语系。”


  “……但如果我要了解真相,我就必须看它。”


  布鲁斯的声音已经变得强硬,而克拉克似乎理解自己无法阻止侦探做下这么个决定,那是不容反驳的,他显然意识到了这点,因此记者悄悄的收紧了一点儿攀着侦探的后背的手臂。


  “我来看吧,布鲁斯。”克拉克说,他温柔的声音就像最初诞生生命的无尽之海卷起的波澜,“你看,我们是一体的,至少现在是,对吗?”


  哦,这句话倒是没法反驳他。


  毕竟现在他的确还埋在小记者温暖湿润又柔软的身体里呢。


  布鲁斯面无表情的想。


  *****


  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克拉克拒绝了布鲁斯一起进浴室的提议,等他们收拾好出来已经将近十一点,他们一起走到了厨房,这让布鲁斯有了那么点时间思考自己目前与记者的关系。


  他们如今恐怕像个床伴又或是非正式的情人,布鲁斯意识到自己还未真正告诉克拉克自己真正的名字,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但他又找不到机会对克拉克坦白。


  而且他也有自己的顾虑。


  那本书他得亲自去看一看,当然不是说他不信任克拉克,又或者说他其实还未信任过克拉克,这听起来是否矛盾?但对于布鲁斯来说又像挺正常,毕竟小记者浑身上下都是谜,而克拉克自己交代的又不那么清楚。


  就像个牙膏,得问到点子上才会说出实话来,这的确不算隐瞒,但布鲁斯依旧有些生气——克拉克目前说的应该是实话,他看起来没有撒谎的迹象。


  但即便没有说谎,鉴于记者文字工作者的身份,根本无法排除对方没在玩文字游戏。


  而现在,小记者正在烤面包,他背对着布鲁斯,全无防备的转过头对布鲁斯眨眼睛,像在询问侦探在做什么。


  “餐厅里没见到奥古斯丁?”布鲁斯撇开视线,用随意的态度问道,就像只是随口闲聊。


  “要去问问吗?”克拉克转回头,他不知道从哪儿翻出的围裙,白色的攒着花瓣似的花边,看起来像那种白袜配套的女仆围裙,就是尺寸对他来说有点小,因此看着有些滑稽——但那对布鲁斯来说恐怕得划进可爱的范畴里,“奥古斯丁先生不在厨房里就足够怪啦,若还不在餐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才会忘了‘吃’这回事。”


  “我先去看看。”布鲁斯冲他点头,而后快步离开厨房——他考虑了一下这么做是否会让克拉克伤心,但说真的目前他总觉得很难在克拉克面前保持冷静——为了不让自己随便和克拉克因为哪句话吵起来——尽管更可能他单方面的在找克拉克吵架而好脾气的记者恐怕会被他伤了心——但他站在门口还是停了下来,他回头的时候正看到克拉克侧着身看着烤箱的侧脸——那侧脸依旧完美端庄,就像人类集体潜意识雕琢出的最无暇的雕塑,最美的神像。


  克拉克没戴上眼镜。


  “你忘了眼镜吗,克拉克?”


  “哦,我忘了!”记者像要跳起来般的说道,“你能帮我拿一下吗,布鲁斯?拜托。”


  布鲁斯把嘴唇抿成了直线,而后沉默着点了点头。


  “你的确需要你的眼镜,克拉克。”


  “什么?”


  “我不喜欢你被别人盯着。”


  侦探强硬的说,在他看到记者慢慢红起来的脸颊时,抿起嘴唇微笑。





评论
热度(87)
  1. Princeanly_Kova天秤上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