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mander】假日·黄昏·少年与你

无所事事的游荡:

题目一如既往的瞎起,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感谢线总 @孤傲无碘盐 给了我这篇授权,很努力去写好,希望没让她失望_(:з」∠)_
我把车隐藏了,请点击空白处横线





假日,旅行,避开城市的喧嚣,来到一个陌生的小镇,踏在石头铺就的小径上,倾听广场上悦耳的歌谣,再邂逅一场情缘,简直不能再完美。
帕西瓦尔叼着烟,悠闲地走在湖边,傍晚的风吹走了夏日的暑气,带来丝丝凉意。湖边聚集着来此野餐的家庭,他们的欢声笑语组成了一幕幕温馨的画面。
“Strumming my pain with his fingers,
Singing my life with his words,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
前方不远处传来的歌声吸引了帕西瓦尔的注意,卖艺的青年正好背对着他,看不清样貌,但不妨碍去倾听他的歌声,虽然声音中带着点青涩,但却如此的恰到好处,将歌中的情感完美的宣泄出来。帕西瓦尔不自觉的往这个青年的方向走去,他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在吉他上弹奏,阳光的余韵洒在这个青年的身上,柔和又细腻,他仿佛就像是降入凡间的天使,他自身散发着圣洁、美丽的光芒,照耀世间万物。帕西瓦尔看出了神,他相信任何一个人站在这里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为之倾倒。
一曲毕,弹唱的青年好像早就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炙热目光,他扭头向后看去,看到了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帕西瓦尔,这一刻,他们四目相对,“噗通”的一声,顽童将一颗石子投向被夕阳的余晖照耀得波光粼粼的灰绿色湖面,泛起一片涟漪。
目光的交织并不长,青年很快回过头来开始唱下一首歌,但帕西瓦尔感到一股电流在体内流窜,汇聚到心脏,疯狂地跳动几乎要超出自身的负荷,他伸手按在心脏的位置上想要安抚这个躁动的家伙,可惜无济于事,青年的声音不断地撩拨他的心弦,就像弹奏他手中的吉他那样,操纵着他的心跳。
帕西瓦尔就这样傻傻的站在那里听这个青年不断唱着一首一首的歌曲,直到演出结束。他踌躇了一下,走上前想这个青年打招呼:“嗨。”
“嗨。”
青年没有抬头,随便附和了一声,继续低头清点今天的收入。
“你唱的真棒。”
“谢谢。”
“我叫帕西瓦尔,你呢?”
青年这才抬起头,帕西瓦尔能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点点的雀斑,他就好像太阳之子,被太阳母亲炙热的亲吻在脸上留下一个个的痕迹——多么美好的痕迹。
“这是在搭讪吗?”
青年直接的话语让帕西瓦尔一阵尴尬,他抬手蹭了蹭鼻尖:“就当是吧。”
青年笑了,他的笑容就像太阳,温暖人心。
“我叫纽特,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是的,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没有身上没有这个城市的味道,我鼻子可灵了,一闻就知道。”
“哈!”帕西瓦尔被纽特的话逗笑了,“你真的很有趣,我正好在找一个向导,你可以吗?”
“我收费可贵。”纽特已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跨上吉他,准备离开。
“如果你能带我玩好了,钱不是问题。”
“那说定了,明天上午十一点半,中央广场集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万分期待。”
第二日,帕西瓦尔醒得很早,他仔细地剃了胡茬,努力的从带过来的,为数不多的衣服里挑了一身还不错的,他想给纽特留下一个好印象。等全收拾妥当了,一看时间,八点还不到,他轻笑一声,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小子。他好笑的摇了摇头,脱掉穿好的衣服,换回睡衣,给自己做了顿早餐,展开报纸,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这一上午帕西瓦尔过得心神不宁,他一遍遍的向时钟瞟去,连最感兴趣的杂志都看不下去,这一次他必须承认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热切期盼第一次约会的心智不成熟的小子。纽特就是有这么大的魔力,让他丧失神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漫长的煎熬中,帕西瓦尔终于盼到了11点,半个小时足够他走到那里了,如果纽特来得没那么早,他还可以装腔作势的等上一等。
帕西瓦尔到的时候,纽特还没有到,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对许愿池中的硬币望出了神,连身后靠近了人都没有察觉。右侧的肩膀被敲击了几下,帕西瓦尔向那边回头,没有人。再来是左边,还是没有人。帕西瓦尔直接转过身,看到恶作剧的罪魁祸首正对他笑。
“早啊。”纽特笑着对他打招呼,这个笑容让帕西瓦尔百看不厌。
“现在是中午了。”帕西瓦尔提醒道。
“还没到十二点呢。”纽特笑了笑,“还没吃午饭呢吧?来吧,跟我走。”
纽特只是招了招手,帕西瓦尔就迈着愉悦的步伐跟了过去。
“我首推山姆大叔开的露天酒馆,他人可热情了,他家自酿的啤酒最棒了,全城独一份儿,其次推荐的就是他家的烤香肠,鲜嫩多汁,让人欲罢不能。酒吧旁边的那家披萨店的披萨也可以买来在那儿吃,料可足了,还可以自选配料,我这段时间总去光顾那里,都吃胖了。”
纽特在前面一刻不停的说着,即便是早饭吃的很饱帕西瓦尔也不免勾出了馋虫。
“让你做向导真是选对人了。”
“如果你跟我一样在这里住了两个月,你也会对这里了若指掌的。”
“你不是本地人?”帕西瓦尔露出惊讶的表情。
“不是,我是个背包客,一个地方呆得差不多了就走了。”纽特对自己的事倒是很坦然。
“我看你说能闻得出味道,还以为你是本地人。”
“就因为是外来人,才能分清啊,你明显就是游客。”
帕西瓦尔被纽特的话说的哑口无言。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便到了纽特说的地方。
“午安,纽特。”长着络腮胡子的胖胖的男人向纽特打着招呼,其洪亮的嗓音吓了帕西瓦尔一跳。
“午安,山姆大叔。”
“还是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给这位先生也来一份。”
“今天带朋友来了啊,欢迎欢迎,这么难得就给你们打个折。”
“喔,多谢。”纽特笑着转过身对帕西瓦尔悄声说道,“跟我说的一样很热情吧。”
“热情得过分了。”帕西瓦尔不自觉地露出与纽特一样的笑容。
啤酒与香肠很快端上了桌,在纽特期盼的目光中,帕西瓦尔喝了一口他推荐的啤酒,只是一口,啤酒的麦香味充斥着他的口腔,他的鼻腔发出满足的哼声,他又轻咬一口烤得恰到好处的香肠,油花从断口处涌出,鲜美的汁水顺着嘴角流淌,帕西瓦尔发誓,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香肠,再配上啤酒,简直不能再完美。
这一天他们没干别的,光在山姆大叔的露天酒馆里就耗了一天,帕西瓦尔几乎没有挪地儿,一直都是纽特在跑来跑去的把周围的小吃买回来。他们谈天说地到了深夜都没尽兴,最后都喝多了,帕西瓦尔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只在第二天清晨头痛欲裂的醒来时看到躺在他身边衣冠不整的纽特,他的宿醉几乎吓走了一半,但再一看自己什么都穿着,才松了一口气,头痛再次找上了他,他晃晃悠悠的给自己接杯水喝了起来。
没多一会儿,他的床上响起宿醉的呻吟——纽特醒了。
他扶着脑袋走出房间,看到跟他一样的帕西瓦尔,开始哈哈大笑,但没笑几声头痛又让他呻吟起来。帕西瓦尔顺手从身边的桌子上抄了个杯子递给他,他晃晃悠悠的走到厨房接了杯水,喝了几大口才舒服一些。
“嗯……咱们什么都没有吧?”纽特的声音显得心里有些没底。
“喝成这样直接倒床睡了,还能做什么。”帕西瓦尔撒了个谎,他也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什么都穿着,应该是什么都没发生。
这个白天他们几乎窝在床上一动不动,聊一些有的没的,到了晚上,灯火通明的时候,满血复活的纽特又拉着帕西瓦尔四处撒欢儿。
短短的几日,纽特就带帕西瓦尔转遍了这个不大的小镇的大街小巷,吃喝玩乐无一落下,这大概是他玩的最痛快的几天。
转瞬间,帕西瓦尔的假期就要结束了,他开始不舍,不舍这个美丽的城镇,不舍这里的人,不舍这里的美食,也不舍纽特。
纽特察觉到了帕西瓦尔的忧郁,这一天快结束的时候,他没有与对方分别,而是提议去他租住的地方,帕西瓦尔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帕西瓦尔站在租来的短期公寓里望着他与纽特相遇的那个湖畔,好几个抱着吉他的青年零散的分布在各个位置,互不干扰,但他觉得没有一人拥有纽特那样的曼妙嗓音。
“你在看什么?”纽特从他身后走来,“啊,我都没注意,这里能看到那个湖,真美啊。”
“谁说不是呢,看到这片景色的时候就决定租下了。”
“明智的决定。”
他们站在窗前一起欣赏夕阳的余晖下,闪烁着不同色彩的湖面。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这几天谢谢你。”帕西瓦尔对纽特笑了笑。
“真可惜,这么快就要分别了。”纽特没有看向帕西瓦尔,只是眨了眨眼。
不知是帕西瓦尔的错觉还是什么,照射在纽特脸上暖橘色的阳光,竟让他翘起的嘴角带着点伤感。
“是啊,可能的话,真不想回去呢。”
“想要留下点不一样的回忆吗?”
这个提议让帕西瓦尔一时没转过弯,纽特就已经拿开他嘴中叼着的烟,亲吻了上去,柔软的嘴唇如同棉花糖。
帕西瓦尔很不舍的轻轻推开纽特,离开那对美好的唇瓣:“你今天可没喝酒。”
“我当然没醉。”纽特再次贴近,亲吻上去。
帕西瓦尔这一次没有再抗拒,他回应着这个吻,细细品味,从嘴唇到舌头,吃下属于纽特的淡淡的薄荷清香。


    

评论
热度(6)
  1. Princeanly_Kova无所事事 转载了此文字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