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蝙超】有机可乘3

豆蔻梢头:

【二代蝙超】有机可乘3


*请代入贝尔老爷和布兰登超人形象


*接《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结尾,二代老爷放弃蝙蝠侠;接《超人归来》开头,二代酥皮打算寻找氪星


*OOC,慎入


*假如二代老爷跟二代酥皮一起去了氪星会怎么样


*有肉,含生子,雷者慎入








3.


布鲁斯亲过来的时候,克拉克在他身下喘着粗气有点发懵。


虽然跟布鲁斯亲热在他梦里出现过很多次,但梦醒之后,他从未奢望过。


布鲁斯的嘴唇很软,很不符合哥谭王子的风格仅仅只贴在他的唇上。


克拉克只用了一秒的时间来怀疑这是否又是一个春梦,接着就汹涌地吻了回去,布鲁斯一扫之前的纯情,使出了哥谭宝贝的高超吻技把他的舌头逼回了他自己的口腔之后。


一吻之后俩人的嘴唇都被亲得水润红肿,额头抵着额头,只有一双与自身相似的蓝眼睛能映入眼中。没有一个人说话,这么僵持一会儿后,布鲁斯先有了举动。


他直起身,手掌贴在克拉克的胸口。


没有言语,但是克拉克懂他的意思。


克拉克拉起覆在他胸口的手至唇边,湿滑的舌头舔过布鲁斯的手心。


又咸又湿又热。


克拉克含住了布鲁斯的两根手指,望着他的眼睛,坚定地给了一个许可:“你可以对我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布鲁斯。”


 


他们在宇宙中已经独处了一年又三个月零五天。


克拉克利用氪星技术,尽可能地把宇宙船造得舒适些。得到乔的再三保证差点就要被AI怒斥竟然不相信母星技术之后,克拉克去找了阿尔弗雷德。


对于自家少爷的宇宙之旅,老管家看上去很放心并用微妙又慎重的眼神看着克拉克,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阿尔弗雷德一手操办了宇宙船中布鲁斯的房间,就差没把布鲁斯的房间整个装进去。完工后克拉克看过,差点就想在他的大床上打个滚。


至于克拉克自己的房间,完全放手交给乔了,他不怎么关心,然而等到快要出发的时候,他才发现其实乔也差点把孤独堡垒内的房间给搬进去了……


克拉克怕布鲁斯无聊,专门吩咐乔多开辟了几个房间,专门作为布鲁斯的书房娱乐室以及训练室。


事实上这点做得很对,前几个月,他们在浩瀚的宇宙中穿梭,透过窗看向肉眼可见的星球。一开始他们还能说出这是什么星球,等出了太阳系,他们就只能依靠乔来解答了。然而再浩瀚的宇宙,再美丽的星球,看了几个月后都是会腻的,好在对于布鲁斯来说,船上的氪星科技足够他钻研的。


除了每天固定的锻炼之外,布鲁斯就泡在了书房,跟乔学习氪星科技,简直比小学生还认真,认真到没有克拉克,他就不晓得吃饭睡觉了。


克拉克到那时才明白阿尔弗雷德在出发前为什么会把如何照顾布鲁斯的秘诀一一传授给他,感情这家伙没人看着就没有休息进食的自觉。


任劳任怨的克拉克只能每天给布鲁斯准备饭菜,对于伙食布鲁斯没什么太大要求,但是要他睡觉却是困难重重,让他起床更是难上加难。


真是厉害了阿尔弗雷德,竟然能把布鲁斯照顾得这么好。


第一次就因为叫醒布鲁斯就被他饱含起床气的眼神瞪得差点跑路的克拉克由衷地佩服起老管家的厉害。


等到离开地球一年左右,克拉克的能力就开始消退了,一个月前,他就完全像个普通人。布鲁斯和乔仔细认真地扫描分析过他的身体数据,确定地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克拉克对此有点高兴。


自从他的细胞长年累月因黄太阳的辐射异变之后,他固然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但相应的,也让他时刻感到恐惧。他觉得自己活在一个纸板糊的世界里,需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绝不能时刻,以免自己的能力伤害到别人。


现在他能暂时放下这个包袱了。


克拉克的好心情没有逃过布鲁斯的眼睛,他抿了抿唇,无声地将自己的担忧吞入腹中。


而后,布鲁斯开始训练克拉克。


“氪星到底是个什么样谁都无法保证,你已经没有了超能力,不应该稍微训练一下以防万一吗童子军?”布鲁斯面带嘲讽地这样说道,好脾气并深知布鲁斯嘴硬心软性格的克拉克没有生气,反而因对方挂心自己且愿意亲自教导他体术感到高兴。


布鲁斯是个严格又厉害的教练,克拉克以前仗着自己的超级能力横冲直撞一往直前,现在还习惯性地直接冲向了布鲁斯,结果当然是被他狠狠地踹到了一边。


克拉克只觉得眼前一花,布鲁斯英俊的脸就消失了,一股不小的力道直击他的小腿,让他感觉到疼痛的同时乱了步伐,被摔得眼冒金星。下巴磕到地面痛得他倒抽一口凉气。有那么一秒他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早就被剥离的那个世界。他揉着疼痛的下巴站了起来,一边揉一边冲布鲁斯笑:“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疼痛了。”


当他拥有超能力,而后系着红披风拯救世界,除了卢瑟偶尔拿着氪石怼他之外,他极少能感觉到疼痛。


现在竟然会觉得怀念。


他做回了一个普通人。


布鲁斯意外地挑起了眉:“你看上去在因为疼痛而感到高兴。”


“这让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人。”克拉克微笑着这样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克拉克揉着一身青紫脚步浮虚因为疼痛而紧皱眉头的时候,他不可抑制地怀念起他的钢铁之躯,并对布鲁斯的崇拜更上一层楼。


他这一身淤青比起布鲁斯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黑暗骑士的躯体上遍布伤疤,纵横交错,绘出一幅只有极少数人能看得见的美景。


当然,如果可以,不管是他还是阿尔弗雷德,都不希望伤疤再以布鲁斯的身体为纸,画上或轻或重的痕迹。


 


在布鲁斯的训练下,克拉克的体术进步神速,虽然还是常常被布鲁斯撂倒换来一身淤青,但他已经不是一味挨打,偶尔还能反击了。而某一次之后,让克拉克受宠若惊——或许也仅仅是因为他苦着脸太明显——布鲁斯竟然拿了瓶所谓中国的药酒,涂在手上帮他活血化瘀。


那可比挨打还要疼上几分。


克拉克第一次毫无经验直接趴那等着意想不到的福利,然而当布鲁斯的手贴在他泛紫的皮肤上,毫无预警地狠狠一揉,巨大的疼痛直冲脑门,一声惨叫就脱口而出。


克拉克每每想起都觉得丢人,他不但没享受到预想中的福利,还以为难以忍受的疼痛冲走了任何绮念。


 


宇宙里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布鲁斯已经训练了克拉克一个月,而在这天,布鲁斯撂倒克拉克后,自己压在他身上,制住他所有的反抗。


当克拉克喘着粗气表示投降,布鲁斯才发现他们的眼下的情况。


他们贴得很近,双腿交缠,气息相融,汗涔涔的黑发贴着脸颊。


反应过来之前,布鲁斯就依着内心最大的渴望,亲吻了克拉克。


他无声地询问他,而他给出了许可:“你可以对我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布鲁斯。”


===


下章开车


嘛,这本来就是为了写肉啊


===


好吧,我拿这个凑个数


愚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136)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