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世界最伟大侦探12

莫莫见见云片:

文案:侦探布鲁斯与记者克拉克愉快的破案生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什么?”


“你明天就搬出去。”


克拉克觉得自己多此一问——不是有超级听力吗?怎么可能听错?


布鲁斯是真的说了要让他搬出去。


“为什么?”


即便这个要求既突然又莫名,克拉克也告诉自己要先听听布鲁斯的理由。他熟识的侦探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他再明白不过了。


布鲁斯垂下眼帘,避开了克拉克落在他脸上的炯炯目光。


“我知道这很突兀。我原本以为,虽然包裹上署了你的名字,但凶手的目的只是透过你接近我。显然,我错了;凶手仍在关注着你的博客。


“的确,这可以解释为他想通过你的博客了解侦查动态。但他不只关注,还回复了你的文章——假如对你没有兴趣,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更糟糕的是,为了套话,我刚刚还用你的账号挑衅了他。而他立刻就回应了。”


“‘你会明白的(You will see it)’……”


“这绝不只是随口一句气话。这个凶残的家伙有某种打算,这种打算还可能把你卷进去。”


克拉克呆呆地看着他:“所以说……是为了我的安全?”


“对。他已经知道这个公寓的位置,你不能再待下去了。租金我会补偿的;或者你住到韦恩大宅去也行,阿尔弗会很高兴你过去陪他的。那儿很安全,虽然偏远了点,但你可以开我的车出门。报社的工作暂且停了吧,我会跟哥谭公报打招呼保留你的职位——”


“等等等等……”克拉克有些哭笑不得,“你不需要这么面面俱到地照顾我。再说了,我也不打算搬。”


“不搬?”布鲁斯深深皱眉,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未解之谜。


“那当然。从和你进入第一个犯罪现场开始,我就已经卷进来了。我绝不会在这种时候逃跑。同批号超标的小兵人只剩一个了,意味着我们只剩一次机会阻止凶手!让我帮你,咱们俩携手,一起干,一定能行!”


年轻人的笑容闪亮得近乎有些傻气。


侦探怔愣一会儿,猛地起身,沉下脸来:“你不明白。对方可是以杀人为乐的连环杀手。”


克拉克也站了起来:“如果说危险的话,你的处境不是更危险吗?”


“这是我的工作。”


“现在也是我的工作了——兼职也是工作。”


“那不一样。你只是个普通人。”堪萨斯青年的顽固让布鲁斯有些动气了。


“你不也是个普通人?你是能飞,还是可以刀枪不入?”克拉克把胸膛挺得更高。


下一秒,他的手臂被侦探拉了起来。忽然之间,天地旋转颠倒了大半圈;等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背后狠狠地摔在了柔软的真皮沙发上。


布鲁斯竟架着他的手臂,给他来了个过肩摔!


余力未消,沙发被他的大高个子带翻,靠背砸到了地上,发出“砰”地重响。而茶几自然也不能幸免地被掀倒,桌面上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同遭殃,杯子和花瓶被打碎,小物件飞得到处都是。


克拉克狼狈地用手肘撑着地面,惊愕地瞪着室友。


“现在明白了?”布鲁斯对自己用了过猛的力气感到有些后悔,但选择将阴冷挂在脸上,“我受过专门的格斗训练,自保能力比你强得多。没有这种条件,是做不了侦探的。”


他原本不打算透露这件事。克拉克拥有记者职业的敏锐神经,即便现在还没有起疑,但难保将来不会因为别的原因,把他的格斗术同蝙蝠侠联系在一起。但是,为了说服这个不知深浅的天真家伙,他不得不这么做。


教训完毕,他还是伸出手,准备把对方扶起来。然而,他的手却猛地被克拉克拉紧了;虽然他用力想要拉回,手却被攥得稳稳地,纹丝不动。


“你……”


克拉克气鼓鼓地说:“别忘了我之前是战地记者。没有一点底气,是去不了那种地方的。”


布鲁斯不语,默默加大了力气;然而两人交握的双手就好像生锈的机械一样,丝毫没有动弹。


侦探惊诧地盯着室友:“你的力气……相当大。”


他每日坚持进行着严酷的训练,在身体素质方面不断接近人类的极限;而克拉克竟然能与他平手——甚至超过?


“没错。”克拉克撇撇嘴,终于放开侦探的手,“从小就是这样,算是天赋。假如面对那个连环杀手,你可未必比我有优势。”


布鲁斯还是摇头:“凶手有枪。”


“我——我也会用枪。”


克拉克有些心虚。他是摸过枪,但没有几次,且枪法很差。以他异于常人的身体,确实也不太需要苦练枪法。


这点动摇怎么能逃过侦探的眼睛?


眼看他又要摇头,克拉克连忙大声表示:“是真的,我在利比亚连RPG都摸过好几次。”


布鲁斯的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线;他的室友睁大眼睛,不服输地与他对视。


“要绝对听从我的安排,否则我立刻把你的东西扔出去。还有,明天跟我去射击场,练到我满意为止。”


克拉克咧开嘴角,两只手一起握着布鲁斯的手摇啊摇。


布鲁斯的面容柔和下来,心中叹出不知是无奈还是愉快的气:“还不起来?”


克拉克嘿嘿笑着任由他把自己拉起来;两人相贴的手心分开。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把视线从对方身上离开。


周围是一地狼藉;见克拉克去捡他被磕破角、已经黑屏的笔记本电脑,布鲁斯表示:“我给你买一台新的。别拒绝,这是赔偿。”


克拉克本想摇头,但看看侦探那台遭受同样厄运却毫发无损的笔记本,还是点了头。


两个大男人扶起沙发,捞起沙发布、抱枕、小毯子,对着满地细碎杂物苦笑。


“希望阿尔弗雷德不会怪我们。”


“要怪也只能怪我。”


他们都猜错了。


第二天清早,勤劳的管家例行送来早餐时,看到乱七八糟的沙发后,只是沉默了一会儿。


“虽然我理解你们还在壮年,”他表示,“但如果下次还需要进行这种剧烈程度的活动,我建议另选一个便于施展的地方,比如卧室的床上。”


克拉克那时正举着杯子喝牛奶,闻言差点喷出来;布鲁斯用力抿住了嘴才没笑出声。


 


“又见面了,大个子!”


巴里的手臂几乎抡成了个半圆。见他这样热情,克拉克也忍不住报以灿烂的笑容。


“这次是来查哪个案子?不用说了,我猜猜,肯定是最大的那个对不对?”巴里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红袍子案?昨天刚送过来的那具尸体?”


记者笑着点头,问:“这次是你负责检验吗?”


巴里摸脑袋:“谈不上什么负责,我还只不过是犯罪实验室里的一个小杂工呢。不过我有个优点,就是动作快。不骗你。”


克拉克友善地附和。


“对了,时常跟你一起的那个——”巴里拉长了脸故作阴沉状,“那个不高兴呢?今天没来?”


“他在楼下,很快就上来了。”


“稀奇稀奇。他不是每次都抢着看法医报告吗?”


“是戈登探长找他单独谈话。”


“他和戈登在一个小黑屋里?光是想想我就有点窒息了。要不我先给你看看报告?这次我们可有大收获!”


克拉克当然不会拒绝。


 


“看报告之前,我要先给你交个底。”戈登示意他的侦探伙伴坐下,“在现场的时候,你有没有认出来?”


“如果你是说死者科瑞尔,是的,我认出来了。”


“我猜就是这样。他表面上是个普普通通的医生,私下里是‘罗马人’法尔科内的御用医生之一,也是最受信任的一个。这样的身份经不起仔细一查。不过,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同他打过交道——”戈登瞅了瞅面无表情的大侦探,“或者说准确点,是蝙蝠侠跟他打过交道。”


“我和你有过协议。”


“对,我们有过协议,我不干涉你。但总有些摊子得我替你兜着。尸检的法医告诉我,尸体上有两道形状奇怪的伤痕。我费了不少功夫,才让他相信那是微不足道、与案情无关的意外伤,让他从报告里删掉了相关记录。


“脑袋瓜聪明一点的,再对蝙蝠侠的传说清楚一点的,估计都能猜出这是什么东西留下的伤。说真的,我一直对你的品位很怀疑。蝙蝠侠就得用蝙蝠镖?这是儿童套装吗?”


布鲁斯对他的指摘无动于衷,只懒懒瞥了他一眼。


“好了,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找上‘罗马人’的医生?还对他动了手?你知道这会带来多大影响吗?法尔科内和马罗尼斗得你死我活,一点火星子都可能点燃炸弹。你看看现在,法尔科内的医生死了,整个局子都像火烤的蚱蜢,又惊又吓跳个不停。假如法尔科内把这笔账算在马罗尼的头上,明天哥谭街道上就等着一场大火并吧。”


“明天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至少上回没有火并。”


“那是你运气好!不,是哥谭运气好!”


“运气好?如果法尔科内和马罗尼是这种一言不合就干架的笨蛋,他们早就被取而代之了。两只老狐狸精明得很,都怕被人挑拨离间,盲目动手被第三方钻空子占便宜。”


戈登哼一声,坐回自己的办公椅。他知道布鲁斯是对的。


“至少你得把你之前找上科瑞尔的原因告诉我。那是什么时候?哪件案子?”


“难道你还猜不到?”


戈登犀利的目光缓下来,疲惫地问:“是小法尔科内?他果然没有真疯。”


“罗马人”法尔科内有一子一女;儿子是内定的继承人,动手杀人这种事自然不会由他亲自做。谁想到小法尔科内一次同女友吵架,激动中把人给杀了,还被捉了个正着。后来他被鉴定出了精神疾病,免了牢狱之灾,现在在疗养院“治疗”。


这个案件戈登没有经手,只有耳闻;而担纲原告的检察官,正是毁容后又复出的哈维·丹特。


“你用恐吓的方式阻止科瑞尔开鉴定书?”


“我只是去了解实情的。”布鲁斯一本正经地说,“顺便‘请求’他不要开具鉴定。不过嘛……”


虽然这位惜命的医生靠着与“罗马人”多年的交情,找借口推掉了这件事——他可不敢让对方知道自己为了保命便不忠——但法尔科内能威逼利诱的医生多得是。


小法尔科内还是逃脱了。


这对丹特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吧?


“这是他迟来的惩戒吗……”


曾经的红袍子杀手,现在的红袍子杀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


“如果是惩戒,为什么不先惩戒那位签了字的医生?科瑞尔虽然为‘罗马人’服务,但严格来说,在那个案子上,他不应该负责。一定有什么原因,使得他被选中。我相信如果能破解这道谜题,凶手也就清晰可见了。”


“好好干,”戈登拍拍布鲁斯肩膀,“红袍子的频率差不多是一个月一次。我们还有不到一个月。”


 


克拉克盯着巴里的手机屏里的一张张照片,蓝眼睛熠熠生辉。


“怎么样,很清楚吧?都是我趁法医不注意偷拍下来的。”巴里得意洋洋,“说了我动作很快。”


“等等!刚刚那一张!对,就是这一张——这是尸体上的?”


克拉克指着屏幕上一个已经愈合的伤痕的特写。


“没错!我注意到它的时候也觉得奇怪。你说这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


当然是蝙蝠镖!克拉克几乎要喊出来。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但曾捡到蝙蝠镖的老沃伦给他大致画过形状。


猛地想起什么,他又哗啦啦翻开了法医报告,一页一页地扫过去。


没有,全都没有。


形状这么特殊的伤痕,居然没有被记录在案!无意,还是有意?


只要联系上曾被警方特意隐瞒的那一起红袍子案就知道了——警局内部有人在为蝙蝠侠掩盖信息!


怪不得,怪不得想要调查蝙蝠侠的记者最后都铩羽而归。


那么,红袍子案死者再一次与蝙蝠侠扯上关系,难道也是意外、巧合?


 


——TBC——


请大家自由脑补训练场手把手身贴身教姿势什么wwwww


请大家多评论哦(比心)

评论
热度(114)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