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科技的凝视(1)

腿肉贩卖市场: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鸽了多久反正总算把第一章搞出来了


这篇其实是一个非常神经病的梗,不过第一章暂时还看不出来就是了。


人设有点参照二代。


开了一点假车,被lof屏蔽了,所以走了外链……真的是假的,跟清汤没什么区别,我也不懂这有什么好屏蔽的(躺




----------------


1


Bruce推开包间门的时候,Clark已经到了。小记者穿着身勉强能算考究的西装,似乎对这里颇具奢侈感的环境很不习惯似的,坐姿端正而拘谨,就像个被罚留堂的学生。一见到他又赶紧站了起来,露出标志性的、蜜糖一样的笑容轻快的朝他打了个招呼。


Bruce看了看手表。18:55,离他们约好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他挑起眉毛:“我以为我已经算是早到了。”


“职业习惯,Wayne先生。”Clark回答道,“让采访对象等待可是大忌。”






他们、Bruce和Clark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周前,星球日报约到的采访。时间是午后,地点是韦恩大楼总裁办公室,小记者有点儿紧张的坐在柔软的会客沙发里,注视着对面正不紧不慢吹着红茶的总裁先生。


尽管Clark对Bruce并不陌生——几乎没有人会对他陌生,毕竟这是个随口扯两句鬼话都能占领各大报纸杂志头版的主儿——但采访这位声名远扬的花花公子本来并不该是他的活计。Lois像往常一样飞往哥谭,而他像往常一样对付他的球赛报导,本该是这样。


不同的是那一天出了点其他事。某个著名的科研机构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他们在人工智能研究上的新进展。


“你知道,关心这种可能与人类文明进程有关的事,总比采访一个满嘴胡话的蠢货男人有意义多了。”Lois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抱歉Clark,我想把他推给你,实话说采访一次Bruce Wayne几乎能让我折寿几年——就这一次,拜托了Clark,算我欠你的。”


当然,他没法拒绝。




于是飞往哥谭、坐在Bruce Wayne对面的人就变成了他。而当他坐定了、刚开始试图与Bruce Wayne交谈的前几分钟也确实如Lois说的一样具有灾难性。事实上,光是“我们可以开始今天的采访了吗”这一句简单的开场白他就被打断了三次。


第一次,Bruce向他怀念起了老搭档Lois:“等一等,我那位像刀子一样锋利的迷人的小姐去了哪里?本来想顺便邀请她共享之后的晚餐,真可惜。”


不,可惜的应该是你在她心里只是一个“蠢货男人”的形象——不过Clark挺佩服这个花花公子想泡Lois的勇气的,毕竟在他看来,这件事比干翻一个连的搞事的反派都难得多。当然,这些话他必须吞回肚子里。


第二次,Bruce倒是听完了他的开场:“当然,我们随时可以开始,Mr……呃,抱歉,Mr What?我老是记不住名字。”


于是两分钟之前才自报过家门的Clark不得不又乖乖的做了一遍自我介绍。


第三次则更加不客气了:“Kent先生,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很好奇,以前就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黑框眼镜和大了一码的西装看起来真的很老土吗?”




Bruce仍然挂着他那带着点轻浮与甜蜜的、标准的哥谭宝贝式微笑,看着这位显然十分青涩的记者因为他的话发起了愣。就在他把圆场的词在心里过了不下十种,已经好整以暇的等待对方或生硬或愠怒的反应时,小记者的肩膀终于蓦地一下抽紧了——却不像生气,反而像紧张。


“抱、抱歉。”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记者先生缩了缩脑袋,反而磕磕绊绊的、艰难的组织着语言的冲他道起了歉,“我没什么经验……我的意思是,我以前都是负责体育版的。真的很抱歉,呃……或许我回头可以向Lois讨教讨教?”


有点像他挥出了一拳头,拳头却砸在了棉花上。小记者近乎看不到底线的好脾气让Bruce几乎觉得自己在欺负人(事实上他也的确在欺负人),其他伤人的话竟然都卡在了嗓子里说不出来。最终他也只好选择妥协,主动提议道:“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采访?”


Clark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然后他急急忙忙的从包里翻出了录音笔,毫无自觉的对Bruce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哦,该死。


镜片后的蓝眼睛笑得眯起来,嘴唇向两边没形象的咧开,露出一口大白牙。这个笑容、实话说,简直可以用“傻兮兮的”来形容,就跟他不合身的老土打扮一样愚蠢——然而却叫Bruce没忍住在心里骂出了一长串不带重样的粗口。仿佛有一个白痴特效师在这一刻硬往他眼前加上了一系列或者柔光或者别的什么自带甜蜜氛围的滤镜,笑容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放慢。是的,他必须承认——他也不相信会有人不承认——小记者简直可爱的令人难以置信。


上帝,他刚才怎么会没发现这个人其实长得那么好看?




接下来的采访进行的十分顺利。Clark每抛出一个问题,Bruce都能对着侃侃而谈、又绝不胡说八道。令Bruce意外的是,Clark其实完全拥有一个优秀记者该有的敏锐直觉,他的每一个问题都精准得恰到好处,也能适时的抓住对方话里的点进行追问——这个方面Bruce必须给他打个满分。唯一的问题大概在于性格。“咄咄逼人”这个词用在记者们身上或许还带点褒义,Clark身上却没有丝毫的侵略性——他拿他的采访对象总是毫无办法。


但现在这都不是问题了。


因为Clark遇见的是Bruce Wayne,新闻界的模范人物,温柔友善绝不敷衍,保证能让小记者交出一篇漂漂亮亮的报导回去漂漂亮亮的交差。


——Bruce颇有些自得的想着,十分自然地遗忘了过去几年间能装满一卡车的被他逼得几乎想要去撞墙的记者。




“……总之,十分感谢您今天的帮助!”小记者一脸心满意足的关掉了录音笔。


该死的,他又笑了。Bruce心想。


于是他交换了一下叠起的两条腿的上下顺序,然后清了清嗓子:“所有的问题都问完了吗?”


“是的。”


“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Kent先生。”


“……请说?”


“今晚有空吗?”Bruce·行动派·Wayne十分干脆的发出了邀请,“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晚餐怎么样?”




那一天Bruce最终没有如愿。倒不是说Clark残忍的拒绝了他,而是报社早就给他订好了回大都会的机票——抠门的主编可不会给他多付一晚的宾馆钱。虽说不差钱的总裁先生并不在乎这一点小钱,甚至十分乐意派架专机护送小记者第二天一早回去上班,但这未免有些过了。


情场老手Bruce表示,他得循序渐进。






……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踏进办公室的Clark差点被那一大捧能把他整个人淹没进去的玫瑰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觉得你该处理一下,Clark,这香味浓的我想打喷嚏——见鬼的你这是被什么富婆包养了吗?”Lois经过他的时候这么说道 。


Clark仍然一脸呆愣愣的没缓过劲来:“不,没有,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也许是送错了。”


Lois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昨天的采访怎么样?”


“挺好的。”


“挺好的?”Lois少见的愣了愣,有点惊讶的反问道,“你在开玩笑吗?那可是Bruce Wayne,各大媒体记者的头号黑名单,能让任何一个记者在五分钟内生出想一拳砸扁他英俊的鼻子的冲动,而你居然说挺好的?——好吧,除非他想泡你。”


这冷笑话真够冷的,Clark心想。


“我不太明白你对他有什么误解,Lois?昨天他对待采访的态度非常认真,并且显然,他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与他交谈令人十分愉快。除了偶尔开玩笑有点过,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Lois盯着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难以言喻了:“……他是不是还请你吃饭了?”


Clark眨了眨眼睛,没明白这个问题和之前有什么关联。不过他还是乖乖点了头:“他有这个打算,但我赶着回来,就拒绝了。”


年轻的普利策奖得主几乎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她的目光在Clark的脸上与桌上地上的一大堆玫瑰花之间逡巡了好几个来回,最后她拍了拍Clark的肩膀。


“Good luck,小镇男孩。”


“什……”Clark还莫名其妙着,Lois却拿着自己的稿子,头也不回的往主编室去了。




就在Clark没想明白Lois最后那句“Good luck”是什么意思、又对着那些玫瑰头疼怎么收拾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Clark掏出手机,是一条短信,来自Bruce Wayne。


是的,虽然没有成功约到昨晚的晚餐,但总裁先生好歹拿到了小记者的电话号码。


“希望你喜欢玫瑰花。或者你喜欢什么别的?——B.W”


“…………”


Clark低头看了看手机,又抬头看了看花,觉得自己的确可以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第一天是玫瑰,第二天还是,除了换了个颜色。第三天在Clark委婉的表示了拒绝之后,一大捧变成了两三枝,装在精致的瓶子里摆在了办公桌的角落。


与之相伴的还有每天不定时的几条短信和一两通电话。Bruce将分寸把握的相当好,口吻总是带着属于花花公子的一份甜蜜与亲昵,可又称不上非常过界。他还十分善意的懂得避开Clark忙得要死的工作时间,最后还不忘记监督小记者在赶ddl的时候也要记得吃饭和不许熬夜。Clark不止一次的觉得对方管得太宽,但又不止一次的忍不住觉得这一切似乎理所当然——拉奥在上,这简直太可怕了。


第六天,Perry满脸喜气的一把扯掉了他正在写的球赛报道,宣布道:“Bruce Wayne答应了我们的专访,明天,点名要求你去采访——所以别再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了,爱丢给谁去丢给谁吧幸运儿,赶紧想想明天要问什么——比如之前那个酒会上的女伴是谁?或者最近有没有什么恋爱计划?”


好极了。


其实最后一个问题不用采访,现在我大概就能回答您,主编。Clark这么想着,几乎想要把脸埋进桌子里。






于是一周后,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的坐在哥谭最好的餐厅里。装盘精致的餐点一道一道按顺序被呈上来,Clark一边摆弄着刀叉,一边尽力的忽略对面的人带着笑意的视线,在心里迅速的又把自己的采访稿过了几遍。


“就不能专心享用晚餐吗,Clark?”Bruce看着他,露出了一丝不赞同,“我猜你把这顿饭当成了工作。”


Clark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录音笔:“可是这的确是一次工作,关于您的专访,Wayne先生。”


“专访可以挑很多别的时间,事实上,我希望这仅仅是一顿晚餐。”Bruce说道,“就像我也希望你能叫我Bruce一样。”


Clark又往嘴里塞了两块沙拉,没敢继续说话了。


接着他们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聊天。Clark问了很多问题,有和采访有关的也有单纯是他自己好奇的,比如“你为什么要资助正义联盟”——Bruce的回答则是很无所谓的说道“如果我说单纯是因为我有钱呢?”,而小记者并不置可否。他必须得承认Bruce Wayne是个极有魅力的男人,他完全能想象得出这个人在灯红酒绿的酒宴上谈笑风生游刃有余的模样,天生就该是别人眼中的焦点。


“我的主编和娱乐版的同事都非得让我问问您的感情生活,他们都说这样的新闻尤其好卖——当然,好像也没什么问的必要了。”Clark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磕磕绊绊的问了出来,“……不过、抱歉,能否问一句……为什么是我?”


这句话他其实想问很久了,终于说出口的时候甚至还带了点儿他自己都不大能理解的紧张。Bruce却仿佛早有预料似的,回答的十分平静:“你知道,我和记者们一向相看两厌。”


“有所耳闻。”


“但你是一个例外。我承认最开始我对你有些偏见,但你用事实证明了自己是个好记者——好奇心、直觉、责任感。”Bruce继续说道,“并且不同于你的一部分同行固有的、令我厌烦的自大、偏执、过度寻根究底,甚至曲解事实。你的个性,Clark,尽管有时候或许退让的有些过分,但与你相处始终让人感到愉快——没有人对你说过这些吗?”


“没有。”Clark被夸得有点窘迫,“我只是个不太起眼的人,没有您说的这样——”


“自信点,Clark,你的确非常优秀。”Bruce打断了他,“当然,优秀的人有很多,我也很难解释为什么你是特别的那个……“


他微微顿了顿,然后冲小记者露出一个微笑:“我想,也许是丘比特那一天恰好拿错了他的箭吧?”


Clark眨了眨眼睛,几秒种后再次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后,他忽然噗嗤一声,耸动着肩膀也笑了起来。


Bruce挑了挑眉:“看你的反应,我应该算是合格了?”


“我只是想问一问,本来就不是什么考验。”Clark说道,“不过,对于您总是能讨到佳人欢心这一点,我算是深有体会了。”


“这两者的性质可不一样。”


“嗯哼。”


Bruce笑着换了个话题:“今天的西装还不错,起码比上次好得多。”


“是吗?上次回去后我有记得向Lois讨教,毕竟您在穿着方面似乎非常高标准。”


“勉强给你打个60分吧。”


“我是不是该欣慰一下至少及格了?”


“穿着60分,但再加上一个你,那必然是满分了。”


“…………”


“还有,穿着之类的事情下次不如直接来请教我?我可是很有心得的。”


Bruce注视着Clark的眼睛,接着十分自然的——就好像他早八百年就该这么做了似的——用自己的一只手轻轻握住了Clark摆在桌上的另一只手。


“值得考虑。”


——而Clark默许了这一切。






真的不是车被屏蔽了我也很绝望






TBC


关于这章讲个花絮。


我刚开始写的时候,跟另外那位抱怨:哇恋爱剧情好难写,他们俩到底要怎么互相喜欢上啊,好麻烦头都痛了。


她非常淡定的回了我一句:一见钟情得了。


我:……你不觉得这有点不科学吗。


她:乖,去把SR再看两遍,尤其是电梯里布兰登一边挥手一边傻笑的那段,看完了再来跟我说科学。




然后我就真的去看了两遍SR(舔了几个小时的布兰登(啥


再然后我跟她说:一见钟情,就一见钟情了,超科学的,真的。




(二代那两位的颜值还要什么其他的,一见钟情算了嘛)


(所以请大家把这章里让老爷一见钟情的笑容自动脑补成布兰登的,我是真的写不出来那究竟有多可爱了,谢谢大家)


(反正这篇文的重点也不是这些,我就想让他们快点滚上床)

评论
热度(144)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