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還在工作是一種怎樣的體驗(身份梗)(短篇完結)

芷蘭杜蘅:

1.


克拉克看著窗外的雲層,假裝沒有聽到旁邊的男女肉麻的情話。他甚至不需要動用超級視力,只要朝著機艙里看一眼,就能看到一對對情侶耳鬢廝磨。拉奧啊,為什麼要有這樣一個節日!作為一隻來自氪星的單身狗,忽然被彷彿約好了一起從地底冒出來秀恩愛的地球情侶淹沒而不知所措——萬惡的二月十四日!——以及更加邪惡的布魯斯·韋恩!




克拉克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什麼時候狠狠地得罪過這位新老闆,所以布魯西寶貝寧可在情人節這天不過香車美人的風流日子也要來折磨自己。除了那次用超人的身份,在布魯斯從劫匪的飛機上失足跌落下來時及時接住了他之外,他們似乎並沒有更多的交集。




「難以置信,現在大都會的守護神正在抱著我飛。」布魯西衝著克拉克眨了眨眼,一隻手十分自然地按在了他的胸口上,而另一隻手正在朝著他的臀圌bu緩慢移動。克拉克及時抓圌住了韋恩在他後背不安分地逡巡地那隻手,而對方只是毫無愧色地沖他露出了一個花圌花圌公圌子的迷人笑容。




「我們安全落地了,韋恩先生。」超人的小紅靴穩穩地踩在了地上,委婉地提醒依舊掛在他身上的布魯西寶貝該下來了。然後,克拉克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被布魯斯吻了。清晰的「啵」聲讓超級大腦當機了幾秒,來自同行此起彼伏的閃光燈和快門聲讓克拉克清醒過來,然後紅著臉飛走了。




接著,「哥譚王子傾心大都會超人」的頭條在各種社交媒體上屠版,超人在開完了聯盟會議之後被神奇女俠按回了座椅上。




「聽我說,卡爾!」神奇女俠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用粗糲的隕石打磨著她的利劍,火星濺了一地,「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教訓他。」女神用長劍把《哥譚公報》釘在聯盟的長桌上,剛好在布魯斯微笑地看向超人的臉上戳了個洞。克拉克試圖告訴女俠布魯斯或許只是想開個玩笑,而在被拯救之後試圖親吻他的並不止哥譚寶貝一個,只是剛好布魯斯是媒體的爆點而已。




「找一個韋恩會出席的慈善晚宴,引誘他,然後在他動心之後再甩掉他,讓他的心碎成玻璃渣嗎?」綠燈俠在超人開口前接了女俠的話,他啃著蘋果給出了一條十分中肯的建議。閃電俠扭過頭用「我怎麽會認識這種人」的眼神看著綠燈,而蝙蝠俠則望著桌上的裂痕不說話。




「那樣不夠光明磊落!」神奇女俠把劍拔圌出來,繼續摩擦,「應該用真言套索把他綁起來,吊在韋恩塔的頂樓上。警告他如果沒有嫁給凱爾從一而終的準備的話,就不要再靠近我們聯盟的主圌席。」




「那第二天的頭條大概會變成『神奇女俠暗戀超人,與布魯西寶貝三角修羅場』,或者『被超人公主抱,與神奇女俠韋恩塔玩捆綁Play,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或者『驚!布魯西寶貝竟有這樣的癖好,而神奇女俠滿足了他!』這種類型的。」綠燈俠慢條斯理地說。




「我要和你決鬥,綠燈!」神奇女俠拔劍,帶著要戳穿綠燈俠所有腦洞的氣勢,「為了我和凱爾的名譽!」




「不是我說的!我只是模仿了一下八卦版的標題而已!」綠燈俠表示抗議。




最終,閃電俠迅速地拖走了綠燈,而超人穩住了神奇女俠。蝙蝠俠一言不發地離開了瞭望塔。這件事最後不了了之,因為超人儘量避免再和韋恩接觸,並且拒絕回答一切與此有關的問題。而幾周之後,布魯西寶貝迴歸了頻繁換女伴的花圌花圌公圌子生活,這件事看起來更像是哥譚寶貝一時興起的惡作劇。






「認真點,克拉克!」路易斯捏了捏小鎮男孩的酒窩,「不要忘了他之前偷親了超人,現在卻跟沒事的人一樣。」他偷親的是我,路易斯。克拉克腹誹。




「總之你要記住,不要相信布魯斯·韋恩的甜言蜜語!或許他只是膩味了好萊塢的明星和維密的超模想要換一換口味……」




「謝謝你,路易斯。但我想不會有什麼事的。」克拉克很快收拾好了東西,拿上外套準備下班。他還趕著去瞭望塔值班,然後他順便想問問B明晚有沒有時間,剛好他也在哥譚。完成韋恩的專訪之後,克拉克私心希望這個情人節他能和B一起度過。




路易斯對著八卦版的艾米深深地嘆了口氣:「要是到時候哥譚寶貝把我們的小記者甩了,記得別太刻薄。」彷彿篤定了克拉克去了就得栽一樣,路易斯決定最近一個月都不要看任何八卦版。




克拉克高興和期待的心情大約維持了三個鐘頭左右,在他飄到蝙蝠俠身後問對方明晚是否有空之後徹底終結。




「就一會兒,不行嗎?」克拉克覺得他已經快把自己的馬克杯捏出裂紋來了,「或許,我可以陪你一起夜巡。你知道的,我幾乎不用睡眠。」




「抱歉,超人。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蝙蝠俠甚至沒有將視線從聯盟戰損的明細移開。超人落到了地上,甚至額前的小卷毛都耷圌拉了下來。




超人摩挲著馬克杯上蝙蝠的標誌,偶爾偷眼望一下蝙蝠俠,對方似乎很忙碌的樣子,手指一刻不停地在鍵盤上敲擊,偶爾皺一皺眉頭。




「需要幫忙嗎,B?」克拉克小聲問。在蝙蝠俠拒絕了他的邀約之後,他們之間異常安靜的氛圍變得有些尷尬。




「不用,」蝙蝠俠淡淡地說,「因為明天約了人,所以有些事情需要今晚完成。」




這句話讓克拉克差點把馬克杯咬下一塊來。B明天約人了?!也就是說B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這個認知讓克拉克沮喪起來。雖然總是帶著面具,態度也總是冷冰冰的,甚至連說話的聲音都經過電子變音器的處理而毫無波瀾,但是總有那麽一些瞬間,B會流露出一種與生俱來的優雅。這樣的人,即使是普通人的身份,也應該會有很多的傾慕者。他怎麼會覺得B在情人節這天會沒有約會呢?




克拉克悶悶地喝著冷掉的咖啡,然後在距離值班結束還有三十分鍾的時間裏,一隻幽怨的超人在瞭望塔裏失魂落魄地飄來飄去。




鑑於昨晚發生的事情,克拉克開始覺得今天去哥譚的工作變成了一種折磨。想到B也在那一座城市的某一處,準備好了浪漫的燭光晚餐,還有鮮艷的玫瑰,俯下圌身親吻一位美麗的淑女的手背,克拉克就覺得他的心像是被氪石長矛戳了一記,還順便攪了攪。而韋恩總裁貼心贈送的機票,把他卡在了一堆情侶中間,慢騰騰地飛去哥譚的安排加劇了這種對比產生的傷害。超人討厭被強迫出來工作的情人節!




3.




下午三點的時候,克拉克準時到了韋恩大廈。




「韋恩先生說,您可以在他的辦公室等他。今天的董事會需要延長一點時間。」秘書引著克拉克進了布魯斯韋恩的私人辦公室。




克拉克在舒服的真皮沙發上拘謹地坐下,他打開自己的揹包,把錄音筆、速記本、筆和電腦取出來,整齊地放在了眼前的茶几上。




十分鐘過去了,布魯斯·韋恩還是沒有進來。或許是因為昨晚一夜沒睡以及等待的無聊,克拉克靠在在沙發上有些睏倦地閉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醒過來的時候,克拉克嚇了一跳,因為布魯西寶貝就蹲在他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韋恩先生!」克拉克幾乎從沙發里彈了起來。拉奧啊!但願他剛纔睡著的時候沒有飄起來。一件西裝外套從克拉克身上滑了下來,他手急眼快地一把抓圌住了。




「睡得還好嗎,肯特先生?」布魯斯站起來,微笑著接過克拉克手上的西裝轉身掛在了衣帽架上。克拉克看到布魯斯穿著西褲、襯衫和一件剪裁貼身的馬甲,剛纔蓋在他身上的那件顯然是布魯斯的外套。克拉克猜想那件高級定制的手工西裝大概需要自己三四個月的工資。拉奧啊!但願剛纔睡覺的時候沒有流口水。




「你喜歡我的外套嗎?」布魯斯看著克拉克的目光停在了他的外套上,有些戲謔地問他。




「不,不是……」小記者連忙擺手。




「那就是,不喜歡?」布魯斯貼近了克拉克一點,小記者嚇得後退了一步,使勁地搖頭。




「你真可愛,克拉克。」布魯斯伸手將克拉克肩上布料的褶皺捋平整,然後退開了一個安全的距離。




拉奧啊!克拉克開始感受到布魯西寶貝的殺傷力了。




「抱歉,韋恩先生。」克拉克一把抓起了桌上速記的小本子,「我們可以開始採訪了嗎?」




「當然。」布魯斯眨了眨眼,坐到了他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還有,叫我布魯斯。」




克拉克點了點頭,翻開他寫好的採訪提綱。




「韋恩先生,請問……」




這個稱呼讓韋恩總裁不甚滿意地微笑著挑了一下眉,端他飯碗的小記者咬住了嘴唇,糾結了好大一陣之後,才不情願地說:「布魯斯……」




韋恩公子滿意地頷首,大概做總裁的人都有著變態的控制慾,布魯西寶貝也不例外。




「請問你對哥譚的義警蝙蝠俠有什麽看法?」




What The Fuсk?




克拉克發誓他用超級視力在布魯西寶貝一直微笑的臉上看到了一瞬間爆發出來又迅速遮掩過去的精彩表情。


4,




克拉克起身和布魯斯握手,並且感謝他接受自己的採訪。小記者打開自己的挎包,順著把拿出來的採訪工具一一放回包裏。




「我想邀請你和我一起吃晚餐,克拉克。作為我今天採訪遲到的道歉。」布魯斯用手托著自己的下巴微笑著看著正在努力和斜挎包的搭扣做鬥爭的小記者,克拉克到底在他那個口袋里塞了多少東西啊?




「感謝您,韋恩先生!」小記者的稱呼讓布魯斯再次皺起眉來,「但我想不應該佔用您在這個浪漫節日裏寶貴的約會時間。再見!」克拉克幾乎是落荒而逃地朝著辦公室的門走去。




「嘿!你忘了東西,克拉克。」布魯斯叫住小記者,克拉克轉頭,看到花圌花圌公圌子靠著辦公桌,手裏晃盪著他的錄音筆。




哦,該死!克拉克開始嫌棄自己的粗心大意了。但是,等等,他剛纔明明已經把錄音筆放進包裏了啊?他低頭偷偷用超級視線透視了一眼挎包,錄音筆果然沒在裏面。




「我會義務幫你保管到晚餐結束,肯特先生。」布魯斯臉上帶著十分欠揍的笑容,「不用謝我。」




拉奧啊!布魯西寶貝作為哥譚的吉祥物,和這個城市一樣,天真浪漫中都帶著一種邪惡。在考慮到如果不用超級速度,要搶回錄音筆大概需要和布魯西寶貝扭打在一起之後克拉克決定妥協。天知道不滿足他的要求,布魯斯還有多少見鬼的花招。




「開心一點,小記者。」布魯斯拉過安全帶給克拉克繫上,過近的距離讓克拉克的呼吸變得急促,後背都快戳穿阿斯頓馬丁副駕的皮椅了,「好多人一擲千金就巴不得能和我一起吃個飯呢。」




布魯斯踩下了油門,一頭扎進了哥譚下班高峰的擁堵狂潮中。




5.




布魯斯抱怨完了這座高架是我花錢修的,為什麼我的車也被堵在了上面。要是超人在就好了,可以舉著車讓我們逃離人生中最令人絕望的堵車。超人就在你車上,布魯西寶貝。克拉克內心默默地吐槽,而且他已經被你一腳油門一腳剎車的開車方式搞得要吐了。




下了高架之後,布魯斯迅速地把車拐進了一個僻靜的小巷。




「相信我,沒人比我更熟悉怎麼從哥譚的小路去想要去的地方,」布魯斯輕車熟路地拐過了好幾個岔道,直到一個路口被一輛皮卡橫過來堵死。而他打算倒車的時候被另一輛看起來十分破爛的轎車堵住了去路。




「下車!」




AK47的槍口頂在了布魯斯的腦袋上。




哥譚寶貝又双叒叕被綁架了!還買一贈一附贈了一隻從大都會遠道而來的無辜小記者。







拉奧啊!布魯西寶貝是怎麼在「民風淳樸」的哥譚活到今天的?




7.




玻璃窗爆裂的聲音在耳畔炸響。一個紅色的身影破窗而入,把匪首頭目踹翻踩在腳下之後,順手把房間里剩下的三個匪徒射倒在地上。




「早就跟你們說了,這是我地盤!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准私自販賣軍火和毒圌品。」帶著紅頭罩的青年扭過頭來,在看到布魯斯的那一瞬間似乎呆住了。




「你怎麽在這裏?」紅頭罩衝著布魯斯吼,在他扭過去仔細看了看克拉克之後,又吼了一句,「他怎麼也在這裏?」




「綁架。」布魯斯無奈地聳了聳肩。




紅頭罩暴躁地一腳把剛纔被他的體重壓成了重傷的劫匪頭子踹到了桌子底,而對方徹底四仰八叉地暈了過去。




8.




「你的新男朋友?」紅頭罩指了指克拉克,然後拉了把椅子過來坐下。




「是。」「不是。」




兩個人一起脫口而出的完全相反的回答讓紅頭罩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




「今天是情人節。」紅頭罩站起來,「我送你一份禮物,布魯斯。」




紅頭罩忽然扼住克拉克的咽喉,把一瓶液體往他嘴裏灌。氪石!就藏在紅頭罩的手心里。以及,少許混在了灌給他喝的液體里。它們讓他的氣管和胃有一些灼痛的感受。克拉克開始劇烈地掙扎起來。




「傑森,住手!」布魯斯大叫,克拉克的反應讓他明瞭,這並不是他離家出走的叛逆小紅鳥一個小小的玩笑。布魯斯幾乎是在一瞬間崩斷了綁縛著自己的而繩索。而克拉克則用了最後的力氣把紅頭罩甩出了窗外。




「你給他喝了什麼?!」布魯斯追到窗口問紅頭罩。




「我從黑面具那裏搞到的好東西。」傑森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取下頭罩,擦了擦嘴角的血衝著布魯斯挑釁地笑了笑,「一些適合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的顏色的外星石頭的粉末。」




粉氪!




布魯斯忽然感到一陣陣地頭疼。




「你是B,對嗎,布魯斯?而你也知道我是誰。」不知道什麼時候,克拉克已經扶著椅子站了起來,悠悠地望著布魯斯。他在布魯斯崩斷了繩子之後開始起疑。這絕不是一個花圌花圌公圌子能有的力氣。再想到他莫名跑到布魯斯手上的錄音筆,克拉克透視了布魯斯的後背——第三四節脊柱輕微錯位,和蝙蝠俠一模一樣的傷痕,貝恩的傑作。




「什麼都不要問,我們先離開這兒。」布魯斯扶著克拉克往外走。等他們下了樓,走出大門之後,已經有一輛賓利停在了街口。




「上車吧,布魯斯少爺,克拉克少爺。」阿爾弗雷德禮貌地為他們拉開了車門。




9.


蝙蝠洞裏的醫療器械掃描了超人的全身,而布魯斯盯著屏幕皺眉。




「我並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除了感覺有點胃疼。」克拉克還穿著小記者的格子襯衫,只是因為要掃描而取下了眼鏡。超人的制圌服在襯衫的下面。




「那是因為還有極少許的綠色氪石粉末殘留,但到了明天,應該會隨著尿圌液一起排出。」布魯斯淡淡地說。




「那麽,你在擔心什麼,布魯斯?或者說,我應該叫你,B?」克拉克坐在檢查的床上,他沒有戴眼鏡,世上最漂亮的藍眼睛望向布魯斯時帶著複雜的情緒。




「你覺得這樣的遊戲很有趣嗎,B?」克拉克小聲地說,「超人其實只是一個來自堪薩斯農場的小鎮男孩,一個在你買下的報紙裏工作而且總是擔心被主編炒魷魚的小記者。」克拉克的語調裏沒有太多的憤怒,相反地有著一種難言的委屈。或許是布魯斯剛纔說的那些所謂的「粉氪」讓克拉克覺得自己變得多愁善感。




「對不起!」布魯斯抱住了克拉克,這個突然的舉動讓克拉克有些手足無措。




「我不是有意想要戲弄你,克拉克。」布魯斯在嘆氣,「蝙蝠俠不可以愛上超人,因為他必須成為卡爾·艾爾失控時的最後一道屏障。但是,布魯西寶貝或許可以,雖然他知道,你永遠也不會看上那一副輕薄浮浪的皮囊。」




「蝙蝠俠也擋不住失控的超人,因為他只是凡人之軀,」克拉克試探著抱住了布魯斯,用手溫柔地撫摸過他寬厚的脊背。




「但是愛可以。愛能夠讓一切迷失的人找回初心。所以,你願意用這種最偉大又最危險的魔法來綁住你最懼怕的力量嗎,布魯斯?」他們放開了彼此,克拉克看著布魯斯的眼睛,等待著他的答案。




「我想我或許弄錯了粉氪的影響,」布魯斯眨了眨眼,似乎又是哥譚寶貝的模樣,「或許它的作用只是會讓平時純良又靦腆的氪星人說起甜言蜜語來更加流暢。」




10.




「所以,粉色氪石的影響到底是什麼?」紅太陽燈光傾瀉下來,克拉克感到有些乏力和睏倦。他剛洗過澡,身上穿著布魯斯的睡衣,坐在客房的床上。




「據說會讓氪星人動情,或許和中了毒藤女的性愛花粉反應差不多。」布魯斯一面吹乾頭髮一面漫不經心地說。「所以,我們今晚必須在一起,也必須開著紅太陽燈,如果你有什麼異常反應的話,我能及時地制止你。」布魯斯吹乾了頭髮,然後他發現克拉克可疑的臉紅了起來。




「這些東西或許我今晚會用得上。」布魯斯露出了哥譚寶貝的笑容,然後把克拉克揹包里被路易斯塞進去給他「防身」的東西一件一件地掏出來,放在了床上。




「B,你真小氣!」克拉克躺了下去,拉過被子來蓋住了自己。




「或許還應該跟神奇女俠借真言套索把你綁起來,那樣似乎才更加保險。」布魯斯十分壞心地說。




拉奧啊!蝙蝠俠果然超級記仇,而且很顯然,他把神奇女俠和綠燈那筆賬都算在了自己的頭上。




布魯斯關了照明的燈也躺了下來。克拉克背對著他,他能看到男孩頭頂可愛的發旋。




「布魯斯,我可以抱著你嗎?」克拉克小聲說,沒有回頭,「我想,這是粉氪的影響。」小記者十分心虛地補充了一句。




「我今晚可以容許你做一些更過分的事,克拉克。」布魯斯懶洋洋地說,「考慮到是因為粉氪的影響。」




11.




又是一個哥譚的雨夜,蝙蝠俠在紅頭罩搗毀了罪犯窩點后從天而降。傑森看見布魯斯扭頭就跑,卻被蝙蝠俠用套索拴在了腰間拉了回來。




「你不打算就那天的事情解釋一下嗎,傑森?」布魯斯關掉了變聲器,如慈父般溫柔的聲音讓傑森頭皮發麻。




「解釋什麼,老頭子?要是你不滿意我送你的禮物,可以拒簽或者退貨!」傑森咬牙切齒地說。




「那些液體裏,根本就沒有什麼粉色的氪石。」布魯斯說,「我在透析他的身體時,只發現了少許綠色氪石的粉末。」




「你知道了還來問我?」傑森沒好氣地說。「好了,現在放開我。我要回家洗澡換衣服。」他沒忍住,不小心打了個噴嚏。




有時候,人總是需要一些其他的理由,來讓自己袒露真心。沒人比布魯斯更瞭解這一點,而為此,他應該感謝傑森。




「週五下午回家來畫全家福。」布魯斯衝著跑向機車的傑森喊。紅頭罩發動引擎之後,看到了一抹紅藍的身影抱著一個黑色的身影極速掠過。




哦,真是太辣眼睛了!布魯斯顯然沒有拒簽或者退貨!傑森開始後悔自己在情人節搞的事情了。




-END-




二桶:反派都已經死圌光了嗎?要老圌子來神助攻!


          


           又黑我的體重,作者你出來,保證打死你!!明明布魯斯沒我高還比我重,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本來是情人節的文,結果拖到了大年初一23333


祝大家新春快樂!




本篇隨緣居鏈接:——SY——



评论
热度(482)
©Princeanly_Ko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