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BS】婚姻重建指南11(非典型哨向AU)

lastalien:

*过渡好长,居然没能发车,下章一定有!


忘了前情的看这里 目录




--------------------------------------------------------


 


克拉克对着镜子整理着衬衣和外套,仔细地用发胶把翻翘的卷发梳向脑后。Night跑到他的脚边,睁着明亮的黄色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它的主人——不久前超人把公园里的这只小流浪猫捡回了家,还给它取了个名字。


 


小记者蹲下身摸摸了猫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引得小家伙在他的掌心“咪咪”地撒着娇。克拉克转身从厨房里拿来了猫粮和水,在它的食盆里满满地堆成了小山。


 


他得出趟远门,在长达一周的冷战后,布鲁斯终于回复了他的消息。“周六下午,回韦恩庄园,我想和你谈谈。”虽然短短的一句话里无法透露出发信人的情绪,但无疑给了陷入爱情烦恼中的克拉克莫大的希望。


 


临出门前,他再次检查了背包里的船票和零钱,确定没有落下任何东西后才关上了公寓的大门。回韦恩庄园对于超人来说不过是一次短暂的飞行,但克拉克不想引起丈夫的不快,布鲁斯看上对超能力并不是那么适应良好,于是他选择了最寻常的交通方式。


 


重新伪装成向导的青年骑着自己老旧的自行车赶到了大都会的码头,一上船就坐到了不显眼的角落里。和韦恩家的继承人不一样,克拉克从来不是什么爱出风头的人,在哥谭向爱人坦白超人的身份,也许只有头脑发热可以解释——


 


一对情侣亲热地在克拉克的面前坐下,显然双双沉浸在共度周末的甜蜜规划之中。两人十指紧扣,向导女孩还仰起头,单手替自家哨兵整理衣领,然后不设防地被男友噙住嘴唇,假装不满地拍打着恋人的胸口。


 


克拉克像被什么刺痛了一般低下了头。好吧,也许告诉布鲁斯秘密身份并不是完全的心血来潮,内心某个角落隐藏着他不为人知的侥幸,他盼望着丈夫不太介怀地接受自己的氪星血统,然后告诉自己,哥谭王子依然爱着他的向导。


 


然而上天并不会那么轻易地原谅一个像他一样爱说谎的坏孩子。


 


向导没能沉浸在自怨自艾里多久,船很快就在哥谭港口靠岸。克拉克搭上了一辆公共巴士,在韦恩庄园附近下了车。这是他最近的记忆里第一次独自走在这条回庄园的路上,布鲁斯总会让韦恩家的司机去接他回家,哥谭糟糕的治安让哨兵时时担忧着他的安全。


 


但现在不会了。


 


克拉克叩响了庄园的大门,守门人几乎立刻就认出了这里的另一位主人,殷勤地替他开门并且通知了大宅里的管家先生。


 


“克拉克少爷,您终于回来了。”阿福在客厅外迎接年轻向导回家。


 


不胡乱打听消息是管家的美德。老人并不清楚对方许久不回家的原因,但他能微妙地感觉到这对夫夫间紧张的气氛,从某一天开始,布鲁斯少爷就再也没在他面前提过克拉克的名字。


 


“阿福,你知道布鲁斯在哪里吗?”一想到自己也向老管家隐瞒自己的秘密身份如此之久,克拉克有些心虚,但眼前和蔼的长辈似乎还不了解超人与哥谭宝贝的纷争。


 


“少爷从早上起床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阿尔弗雷德摇着头有些无奈。被超人搭救后的少爷似乎变成了氪星人观察家,天天翻看这个大都会英雄的各种资料,劲头甚至超过之前研究氪石武器那会儿。


 


“谢谢你,”年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恼,“我之前似乎惹恼了布鲁斯,希望他现在已经消气了。”


 


“布鲁斯少爷总是格外珍视他的家人,”管家适时地宽慰不安的青年,“他很在意你。”


 


克拉克咬着下唇,点了点头,转身走上了二楼。空闲的手揪着衬衫下摆,力气大得几乎要把他这件难得的昂贵衣服撕碎,似乎这样做能给自己一点和丈夫当面对质的勇气。


 


书房的门关得严严实实,克拉克连敲了两次都无人应答,只能自作主张地推开了那道厚实的黑胡桃木门。布鲁斯就坐在房间正中的那张书桌后,面无表情,让人猜不出他此时的情绪,听到开门声才微微抬起眼皮。


 


克拉克恍惚间有了初见面时做“难搞的韦恩先生”的专访既视感,小心地开口,“布鲁斯,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你的伤好了嘛?被大都会街头的小混混抢劫的那次。”哨兵突然发问。


 


“好,好了。”克拉克下意识地回答,片刻才咂摸到问题的不对劲,抬头不意外地与丈夫略带讥讽的眼神交汇——超人根本不会因为被抢钱包而昏迷不醒。


 


钢铁之躯突然有些语塞,他该老实坦白自己是被蝙蝠侠手中的不明绿色石头袭击而昏迷了几天吗?见鬼的,布鲁斯现在哪里会在意这个,没准会觉得只是他扯出的又一个掩盖真相的谎言。


 


“也许你愿意和我在庄园里走走?超、人。”布鲁斯看上去没打算要一个诚实的回答,转而发出了一个没来由的邀请。克拉克一向很愿意在韦恩宅里逛逛,如果不是对方用如此恶狠狠的语调念着他的秘密身份的话。


 


“现在?”


 


“就是现在。”布鲁斯一直握着支钢笔的手不知道碰了桌面上的什么东西,书房里开始发出奇怪的响动。等到房间重新归于安静,墙上出现了一道几乎与周围融为一色的门。哨兵从他的转椅上起身,在一旁的某个装置上轻按指纹,这道沉重的门开始缓缓打开。


 


“请,我的大英雄。”布鲁斯微微欠身,行了一个无比标准的绅士礼。


 


克拉克这才发现这是一部电梯,他让自己尽量无视了丈夫嘲弄的语气与挑衅,走进了这部神秘的升降梯里,毕竟欺瞒在先的人是他。


 


布鲁斯也走了进来,熟练地操纵着一旁的按钮,输入了一串密码。电梯门慢慢阖上,开始向下运行。


 


这样封闭的空间对于冷战的两个人来说有些过于近了,超人无奈地想着,低头却看见爱人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属于他们的婚戒。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酒窖?”克拉克试图找点话题来掩盖内心突如其来的波动。


 


“你显然很快就会后悔和我一起戴上过它。”莫名其妙的回答。


 


电梯还在继续向下,显然已经超过了韦恩地下酒窖的深度。哪怕是氪星人也感到了一些不安,用超级视力透视起了周围的环境。


 


什么都没有。


 


“叮。”与此同时,电梯停了下来。克拉克率先走出了这个狭小的铁盒子,然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包围了他的是数不清的电子屏,密不透风的铅涂层,和某辆极为眼熟的黑色跑车。


 


“嘶——”超人扯烂了自己的衬衫下摆。




Tbc.



评论
热度 ( 147 )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