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mander】The Hitman's Bodyguard (1)

孤傲无碘盐:

The Hitman's Bodyguard


[保镖!格雷夫斯/杀手!纽特][王牌保镖 设定,涉及一点剧透]






1.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


纽特·斯卡曼德嘴里叼着铅笔,手指重重戳在照片中浓眉男人的眉心处。


第27次试图干掉他,以失败告终。


在被当做安全屋的简陋小木屋里,有一整面墙是纽特拿来做功课用的,他把应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恶人的所有资料都钉在那面墙上,完成一个就撤下换上下一个人。


入行十多年,被撤下的资料数以百计,唯独那个男人还屹立不倒。他的生平被纽特背的滚瓜烂熟,只怕纽特连自己的身世都无法记得那么清晰。


还有那张帅气的脸,纽特特意挑选了一张最好看的照片钉在墙上,保证自己闭眼前的最后一眼是帕西瓦尔,睁眼后的第一眼也是帕西瓦尔。


真够浪漫的。纽特自嘲。




这次的任务是个银发男人,盖勒特·格林德沃,臭名昭著的恶棍——饭卖儿同、肿族灭决、走si军伙……只要和“好”字不沾边的他都要擦一手,无论黑龔道还是白道,想灭掉他的人得排着队来。


若是实话实说,纽特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干掉他。格林德沃自己就已经相当厉害,再加上他的几个心腹,想要靠近他实在难上加难。


不过大约是上天眷顾,格林德沃的生意出了一点小差错,他的心腹全部回了德囯,留下他一个人在英囯。


不对,他身边还有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等级为3A的安保服务人员——格林德沃的新保镖。


黑猫嗅嗅在纽特怀里打呼,他能安静下来的时候不多,纽特此刻却没心思享受和宠物的qīn龔昵,他把帕西瓦尔的照片从右下角挪到了正中间,与格林德沃并排。


明天,第一次暗刹格林德沃与第二十八次暗刹帕西瓦尔。




为了能解决掉格林德沃,纽特做了很久的准备,他很早就知道并且想要干掉这个人了。以前接的所有活可以说都是在为了这一天做练xí,他必须要在最佳的状态下扣下扳机,一击致命。


纽特提前三个小时到达他之前花费很大精力找到的楼顶,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温度也相当适宜。三百米外的私人机场此刻风平浪静,丝毫看不出来即将会有飞机停靠的迹象。


不过纽特有足够的耐心,他可以在这里守上一整天,背包里还有他特意准备的培根三明治。


况且格林德沃不是那种热爱变卦的人,德囯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他,只怕他的内心已经焦灼不已。


两个小时后,一架小型私人飞机降落;半小时后,捷豹打头的车队驶入纽特的视线。


先下车的是帕西瓦尔,那男人喜欢西装外面套一件风衣,纽特猜想那风衣是定制的,他在市面上没见过同款。


帕西瓦尔粗略观察四周后给格林德沃开了车门,他转身的时候纽特观察到他衣领上的小蝎子领夹。


低调、闷sāo、有品位。符合纽特对他的分析。


纽特有些紧张,他舔了舔嘴唇,一阵风吹来让他的头发像一堆杂草。


格林德沃走向飞机,纽特的手指微微用力,他得等格林德沃的行动慢下来,此刻的他不能冒一丝风险。


帕西瓦尔目送格林德沃离开。对于这次的这个大客户,帕西瓦尔不是不知道他都做过些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但他的工作就是保镖,况且若是这次拒绝,那么他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过保护这样的恶棍对帕西瓦尔来说已经是常事,tān污的zhèng客、狡诈的商人、dú枭或jun火商,只要能请得起他,一律都不会被拒绝。


银发男人突然回头,对帕西瓦尔微微一笑:“你猜想要杀我的人会在哪里埋伏?我看大约三百米外的那个楼顶是个绝佳的位置。”


帕西瓦尔转过身去寻找那个屋顶的一瞬间就听见格林德沃倒地的声音。


其他保龔镖一拥而上。帕西瓦尔只能靠肉龔眼隐约看见那楼顶上一个模糊的黑点。


“该死!”他低吼。




“该死!”纽特射偏了,他不确定是否打中格林德沃的眉心,他更不确定格林德沃是死是活。


他在扣下扳机的前一刻与格林德沃对视了。那男人独特而阴鸷的异色瞳仁让他分了心,纽特实在不愿承认他有那么一瞬间被稍稍震慑。


迅速收拾好,纽特离开了楼顶。即使他知道距离这么远格林德沃不可能看清他的样貌,尤其是他进行了一番伪装——事实上也只是一个假胡子而已,但是以格林德沃的手段,查出他是谁几乎只是吹灰之力。


这下好了,暗刹格林德沃第一次结果不明,暗刹帕西瓦尔第二十八次失败。


纽特几乎就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他连夜赶回位于布莱顿的安全屋并且做了最坏的打算,总之目前英囯大概是待不下去了,他得去别的地方避一避。


欧洲不行,那里几乎被格林德沃统龔治,美囯也许是个好地方,地广人稀,流动人口量大,没人会在意他是谁。


凌晨,纽特登上了去洛杉矶的航班。


tbc



评论
热度 ( 38 )
  1. princeanly孤傲无碘盐 转载了此文字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