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体之歌系列/番外翻译】现在和永远Now and Always/By Jen

耶耶耶耶!:

【声明:无授权翻译!译文属于原作者,属于各位读者。可任意转载。】


原文地址英文版存档


现在和永远 


Now and Always


CP:克拉克/布鲁斯


注释:嘿,哇,记得我的“天体之歌”系列吗?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想重温一下! “MotS”系列以“ "Batman Begins" 和"Superman Returns"的综合宇宙为背景。


分级:PG-13


摘要:布鲁斯需要并不情愿的克拉克公开表示嫉妒。


字数:1700


克拉克·肯特重新进入房间,每只手都拿着一杯红葡萄酒。他并没有惊讶地发现,豺狼已经占据了他的空位。


这常发生于宴会上;尽管他和布鲁斯·韦恩已经是近两年的“话题”,但总有人渴求抓住一切可能胜过某个寒酸记者的机会,并以自身的才趣和魅力打动那个高谭最有资格自诩的花花公子。


克拉克停下脚步,将新追求者的身份调出脑袋。Dotti Taylor,挽在布鲁斯右边,她金色的头发在耳边流淌,蓝色的眼睛灵动诱人。Cedric Weber,贴在他的左侧,身着淡紫色套衣,她为之自豪的面颊骨锋利得足以切面包片。而Vivianne May 正扯着一些她在社交界最新的斩获,她红宝石色(ruby-tipped/注1)的长指甲在她和布鲁斯之间挥舞着,像在空气中划着什么草图似的。


布鲁斯被Vivianne的故事迷住了,但克拉克可以看到他扬起嘴角上的那一点勉强和在他肩膀上紧绷的迹象。


通常,克拉克也只是耸耸肩然后走开,让人们以为她们只会对布鲁斯的感情生活推波助澜,并且期待在此之后,布鲁斯在卧室里戏谑地解释他们之间那恶劣玩笑的场景。


但今晚不行。


他觉得他的拳头收紧了酒杯,好像要上前为此一战。


(注1:ruby-tipped,本意应该是涂指甲油的东西,我在外国淘宝上找到了同名的商品“ruby tipped”。)


: : :


:::


“但这真的不适合我的性格,你知道,”克拉克有点泄气地说,在他们准备宴会前的晚上。“众人面前温顺的小克拉克·肯特因嫉妒而发脾气吗?没人会买账的。”他在调整蝴蝶领结时皱起了眉。


“哦,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一个特有说服力的方法来‘推销’自己。”布鲁斯一边说,一边在手上搓着一点儿须后水然后抹到脸上。他狡黠的眼睛在镜子里撞到了克拉克的。“这是为了任务,克拉克。”


“你真的认为我扮演成Alpha猛男来凸显你,Daggett就更能信任你了吗?算了吧。”


“你不了解Roland Daggett,”布鲁斯挑起嘴角并伸出手。他掸去克拉克的手,开始为他系上领带。“我要让他相信,我是个外强中干的人,很容易被我惧怕的人牵着鼻子走。如果他认为他威吓不了我,那我就接近不了他。我可以以蝙蝠侠的身份闯入他的领地,试着找到那些化学武器的配方,但如果我能先用布鲁斯的身份侦查一下那个地方,事情就会容易多了。所以,为了做到这一点——”他在克拉克的领带上做了最后的润色,俯身向前轻吻他的喉结。


“——你需要他信任你,我明白了。”


布鲁斯在他脸上滑动着手指。“这件事跟信任无关。我要让他觉得他是领头人,而我是一个好而唯命是从的男beta,当我被Alpha威胁时就会露出不堪一击的肚子。”(注2:此为ABO设定用词)


克拉克叹了口气。“我已经试图理解过了,你也给我解释过了,但我就是不明白所有的这类打算。这可不在我的肚子里(Not in my gut/肠道)。”


布鲁斯戳了一下他的肚子。“那是因为你有一个氪星人的肠道,而氪星人不是由动物进化的。我陌生的访客,你超越了层次,你击败他们,你完全无视他们。我们仅仅是一群征服不了你的人类。”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你是…难以言喻的。”


“啊,”克拉克抱怨道,“如果我演了你想要的戏,你最好在那之后就支付给我报酬。”


布鲁斯的笑声裹挟着黑暗与满意。


: : :


:::


当克拉克跨步走向布鲁斯去时,那沙哑尾声仍如幻影般在他脑海中回响。多蒂(Dotti),塞德里克(Cedric)和维维安(Vivianne)对于克拉克迈进他们的小圈子并且递给布鲁斯一杯酒的行为相当惊讶,“你回来了……很快。”塞德里克说,她的嘴唇微微卷曲。


“他可不是一个热心的小可爱。”多蒂咯咯地笑起来,依偎在布鲁斯怀里。


“的确如此。现在你为什么不走了?”维维安慢吞吞地问,她懒洋洋地示意向人群。


“我想我宁愿呆在这儿。”克拉克冷淡地回答,于是,维维安扬了扬闪着光泽的黑色眉毛,然后笑了笑,露出两排修整整齐的牙齿。


“其实,”她喃喃地说,“让肯特先生加入我们的交谈,他可能会发表一些拥有独特价值、颇具观察力的看法,你不觉得吗,布鲁西?”


布鲁斯耸耸肩,抿了一口酒,但塞德里克接着补充上了维维安的话。


“哦,Vivi,真是一个好主意。”他转向克拉克。“我们只是在讨论乡村生活和它的吸引力。多蒂说她无法忍受生活在满是动物粪便的地方,所以我说,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生活在一个充斥肥料气味的农场里的。”


“我的回答是,”维维安说,“很可能终有一天它会逐渐丧失掉自己的魅力,你觉得呢?”


这时,克拉克不得不要克制一个不合时宜的大笑。这三个人,她们的眼中充斥着幼稚,狂热的残忍,甚至不知道在与蝙蝠侠调情……他几乎为她们感到遗憾。越过酒杯边缘,布鲁斯似乎感觉到了他反常的情绪,然后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克拉克忍住笑,皱起了眉,试图进入这件事的精神状态。


“我想我宁愿闻猪的气味,也不喜欢便宜的古龙水和暴发户的味道。”他说。(注3)


维维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多蒂突然喘了一口气。


“哦,是呀,”塞德里克咯咯笑,“毕竟,你们不知道小狗是有牙齿的吗?”


克拉克走上前去,把塞德里克从布鲁斯的胳膊上轻轻推了下去,毫不费力地将他拽了起来。“我相信,即使是一只小狗,也能看到一群土狼在偷猎他的东西。”他提高嗓音,与此同时周遭开始沉寂下来,一股注意力扩散到外面。克拉克瞥见Roland Daggett的注视,像某样东西炙烤在脖子后面,他感到一阵尴尬的脸红,他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几乎不像他而像超人。“老实说,我已经受够了你们这群贪婪的鸟,你们以为能够取代我?真是可笑又可悲——”他把注意力转向布鲁斯,凝视着布鲁斯闪烁的瞳仁,他几乎在喜剧般地崇拜克拉克,“——布鲁斯不会再允许你继续说下去了。对不对,布鲁斯?”


布鲁斯欲言又止,他垂下黑色的睫毛,才又再次看向她。“是的,亲爱的。”他低声下气地说。维维安的呼吸声嘶嘶作响,但克拉克不理她,抚上布鲁斯的下巴。


“从这些鸟身女妖身上,我什么都不需要,”他说,用他的比喻轻巧地嘲讽这三位社会名流,“但我觉得你欠我一个道歉,布鲁斯。”


“这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克拉克。”


克拉克向他扬起眉毛。“你玩得开心吗?”布鲁斯犹豫了一会,克拉克重复道:“我还在等你的道歉。”


布鲁斯舔了舔嘴唇,克拉克觉得他那矛盾的笑声和愤怒撕扯成了白热的火焰。“对不起,”布鲁斯柔软却清楚地说。“我保证以后会表现得更好的。”


现在每个人都在盯着他们看。此时此刻,克拉克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声音,所以他只是屈身给了对方一个短暂而伤痕累累的吻。“现在我带你回家。”他的声音细微却如同布满乌云。


“好。”布鲁斯说。


克拉克揽住布鲁斯的腰,把他从房间里带了出来,像是挟持一般。身后留下了一群惊恐的人。


: : :


:::


电梯门悄悄地关上,发出一声令人心安的轻哼,克拉克倒在墙上,释放出他憋到窒息的笑声。“那真是史上最荒谬的事——”


布鲁斯用胳膊肘按了最高层,突然一个流畅的飞扑扑向克拉克。


此时他们的欢笑与烦恼彼此交融相互应和,布鲁斯的吻如贪婪的雨啄湿着克拉克,他紧紧地贴着克拉克的身体,迫切地亲吻着他的头发,凶残的吻似乎能吞噬一切。克拉克听到一声低吼,低沉而清楚,他吃惊地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声音。“你是我的,”当克拉克的手拉近布鲁斯时,那声音说。


“完全。”布鲁斯赞同。


“我讨厌分享你。”他的手指勾住布鲁斯的腰带;再次拉近布鲁斯,布鲁斯将克拉克拥倒在地,愉快地发出嘶嘶声。


“他们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布鲁斯激动地说。“什么都不是。我完全是你的。”


电梯门开进了一个空荡荡的大厅——这也是件好事,因为克拉克无法把他的手从布鲁斯身上拿开。“再说一遍。”


布鲁斯抽出他的手并拉起对方走出电梯。他穿过大厅,不知从哪变出了一张开锁的卡打开了门。“我是你的,克拉克。 Rup i khap, Kal。”他重复道,这让克拉克浑身火热,欲望袭卷全身。


房间里漆黑一片,而城市的灯光和微弱的星辰在远方静寂地闪烁。床又宽又白,清晰地印出布鲁斯黑色的发丝,他的身躯耀眼夺目,而模糊的伤疤蛰伏在阴影之后。


克拉克亲吻着他每一道伤痕。


“你享受这个,”


“你喜欢这样。”他贴近布鲁斯隐隐的锁骨,喃喃低语。


布鲁斯伸展身体向他拱起。“你不也是吗?”他说话时带着慵懒,音调犹如被文火熏烤,克拉克低声呻吟起来。


“当然,该死的。”


布鲁斯在他的手之间用双手托住他的脸,看着克拉克。“需要给Daggett演出戏,我没有撒谎的必要。但要做一个好的义务警员总是要…千方百计,”他说。他嘴角上淡淡的微笑渐渐变得严肃。“我需要那场戏,克拉克。仅仅是那一刻,我想让每个人…都知道。”


“他们会穷追不舍,只是因为我向你发了顿脾气。”克拉克说。


布鲁斯摇摇头,他笑得难以置信。“发火?”他用手指温柔地蹭着克拉克的嘴唇。“你不知道什么叫‘发火’,是吗?”


“什么?”


“没什么,”布鲁斯小声地说,身子前倾,想再吻他一下。“他们会回来的,是的。但不是马上,我想。”克拉克弯下腰亲吻起另一道伤疤,布鲁斯叹了口气,长长的,一声低呼。“我是你的,克拉克·肯特。现在和永远。身体和灵魂。”


克拉克感到嘴唇发颤,他让它们紧贴着那美好的布满伤痕的肌肤,直至颤抖平息。“现在和永远,”他说,好像这是真的。“身体和灵魂。”


*注3:“I suppose I’d rather smell of pigs than of cheap cologne and new money,” he said.这里的new money指的是新贵、暴发户,对应的是old money 指传统的上层阶级,通过继承祖辈遗产及信托基金而取得财富的(比如老爷)。所以这里new money指的不只是新钱的意思。


-完-


感谢评论各位的捉虫!修改的地方不再一一表明了。总而言之是无言面对江东父老啊orz


【原·译者后记】


感谢阅读!专门找了一篇从没被翻译过的,希望大家喜欢!欢迎各位与原版比照,欢迎捉虫!


感谢Jen太太可爱的superbat让我沉迷BS无法自拔,直至搞了平生第一次翻译www总之尽一份力为爱发电吧!如果可以,今后还会试着翻译其他篇章。


【补充】


*欢迎大家捉虫!如果有任何与原文出入的地方,请不要吝啬的指出来呀!英文版存档


**关于译文,这是我参考别人整合的地址:【天体之歌】系列索引


有关我已翻过的3篇,点我主页查找就好~



评论
热度 ( 84 )
  1. princeanlyyee 转载了此文字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