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体之歌系列丨番外翻译】相当不按常理出牌的母亲/By Jen

耶耶耶耶!:

【声明:无授权翻译!译文属于原作者,属于各位读者。可任意转载。】


原文地址


相当不按常理出牌的母亲


Title: Interlude 1/5: Mother-Not-Quite-in-Law


配对:克拉克/布鲁斯


声明:这些男孩属于DC和彼此,但不是属于我的。


注:番外1-5是紧接着“天体之歌”后的故事,这些松散地串联在一起的小短篇展示了克拉克和布鲁斯等人物之间的关系。


分级:R


摘要:当布鲁斯和克拉克一起开始他们的新生活时,他们拜访了斯莫维尔(Smallville ,隶属堪萨斯州),布鲁斯并努力讨好玛莎·肯特。


字数:3923(英文)


这个故事成功地满足了worlds_finest的世界最佳月度挑战:“色情收藏”的要求!*赢得Shoehorn奖,鞠躬*(注:Shoehorn有鞋拔的含义,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奖-’-)


 


夜巡工作结束后他返回蝙蝠洞,蝙蝠侠感到洞穴要比以往更寒冷潮湿,如同刺骨。他一个晚上阻止了四起抢劫和盗窃……漫长的夜,但至少是安宁的。


蝙蝠车需要换机油和一些修理。布鲁斯需要个好眠。自从三天前从周末巡游回来,他并没有得到太多想要的东西——他还在追赶。他脱下蝙蝠衣,把衣服换成灰色的工作服,然后钻进车里。他可以睡得更晚;而蝙蝠车需要随时迎战。


大约一小时后,他听到一声电脑提示音,这表明有新讯息来了。他从车底退出来,发现一块松饼和一个温热的杯子在他工作的某个时候出现在了他的电脑旁。他擦去手上的机油,拿起蓝红黄相配的马克杯,啜了一口,而后皱了皱眉。不是咖啡而是热牛奶。显然阿尔弗雷德也觉得他需要睡一会儿了。即时消息仍在闪烁。


人畜无害(Mildmannered):深夜?


布鲁斯打了个哈欠,对着信息眼皮不受使唤地眨眨眼。显然克拉克又在偷听了。他最近经常这么干。这应该觉得像偷窥…但不知何布鲁斯并不反感。“你发消息来有事吗?”他大声地问。立马敲了一下耳朵,触发接收器让他能听到克拉克的声音。没有回应。


人畜无害:现在是8:00,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我刚开始工作,笨蛋,我不能假装压着鼻息低声咕哝,不停地自说自话。


布鲁斯咬了一口松饼。“你可能也不应该在工作时使用IM(IM,是一个实时通信系统)。”


人畜无害:为了不打扰你,我尽力避开你那忙碌的夜晚了,但我还想跟你说说话。


“我告诉过你了,我不能一边听着你在我耳边唠叨一边做常规任务。你总让我忍不住微笑。这很烦人。”


人畜无害:你知道,如果你现在输一些回复就很好。我在这只是给自己的atm【注1】打字。


布鲁斯转了转眼珠。


酒后乱性(Drunkenwastrel)【注2】:抱歉…我不是不理你。我的小甜心还好吗?


人畜无害:啊,相当好哦。正在努力工作哦。


“实际上,我很喜欢这个设置。我可以告诉你我下次见到你时要对你做的所有龌龊的事,同时还能保持一段令人难以忍受的粗呢IM对话。”


酒后乱性:已经决定下周聚会穿什么了吗?告诉我穿什么呢亲爱的。


人畜无害:把最好的留给你,亲爱的。


布鲁斯露齿一笑。“我还没在蝙蝠洞里要过你。我认为你在蝙蝠车上被我干弯了腰听起来超棒,不是吗?你那白皙的身体和我那辆漂亮的黑色汽车紧贴在一起……所以,你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把它弄凹了。”


没有收到信息,除了他微弱黯哑的呼吸声外,只有他耳朵里的寂静。布鲁斯又敲了敲他的耳朵,让接收器跳出克拉克的声音,关注其周遭的环境。现在他能听到星球日报办公室的声音了,但附近没有键盘的敲击声。“克拉克,我让你说不出话来了吗?”


人畜无害:你这个混蛋。


布鲁斯大声笑着,而大笑控制不住成了一个哈欠。


人畜无害:你熬了一整夜,应该去睡一会。


酒后乱性:你可能指出了重点。


人畜无害的:毕竟,明天去见我母亲,你必须要休息。


酒后乱性:一个*超棒的*指出。晚安,克拉克。


人畜无害:*亲亲*


当布鲁斯写着他的回复时,身后有一阵隐隐约约的动作袭来,有人正掠起他脖子后的头发,给他的后颈上留下一个深吻。布鲁斯转过身来,但现在没有人在那儿。


酒后乱性:你疯了,你知道的。*亲回去*


当他爬上楼梯朝着临时公寓走去时,他重新设置了听筒,让它只听到克拉克的声音。即使这个人的絮叨有时会闯入他的睡眠,但布鲁斯发现不知怎的,听着克拉克的呼吸在他耳边轻轻地传来,他能睡得更好。


但是这不需要告诉克拉克。


【注1】atm也称ATM网络,是Asynchronous Transfer Mode(ATM)异步传输模式的缩写,它具有高速数据传输率和支持许多种类型如声音、数据、传真、实时视频、CD质量音频和图像的通信。


【注2】Mildmannered&Drunkenwastrel的翻译遵从了原天体之歌译文中提到两方的称呼。(自己起初翻的名称超尬的哈哈,感谢原文大佬!)


 : : :


:::


“我还是说我们可以开车。”克拉克走上楼梯来到农舍的二楼,布鲁斯紧跟在他后面。


“我并没有从我的日程中挤出几天时间和你一起来一趟疯狂的密友之旅,克拉克。”楼梯狭窄而陡峭;布鲁斯在欣赏风景。“此外,我不会冒着你对我厌倦的风险,当被困在车里这么久。”


眼前的景象突然被转了个向,呈现出的是飞快跃下两级楼梯的身影,那把布鲁斯紧紧地拥裹起来,将他推往花壁纸上,亲吻他,用舌头爱抚他,小心翼翼地试探他。“说什么呢。在我厌倦你之前,我就会厌倦呼吸的。”克拉克放开布鲁斯,又重新爬上楼梯。布鲁斯看着他,意识到他忘记了什么东西。是什么?克拉克曾说的……


哦,是的。呼吸。他晕乎乎地吸了口气,继续跟着克拉克。


农舍空荡荡的;超人和布鲁斯在房子后面的田野降落,发现玛莎·肯特的车开走了,随后克拉克主动提出要带布鲁斯四处看看。


现在布鲁斯走进一间小阁楼,天花板在他头顶上倾斜。还有,就像他被警告过的,过多的彩色格子。当他进入房间,他一头撞上了一架挂在天花板上的X翼战机。克拉克坐在床边,对着他咧嘴笑。“布鲁斯,你看起来跟这里太不配了。这显得相当…可爱。”


布鲁斯低头看着自己“哥谭美国”的运动衫和牛仔裤。“我想着能穿的更合适些。”


克拉克摇了摇头。“你就是那个令人绝望的原因。这就像把凤凰打扮成鹦鹉。”布鲁斯哼了一声,用手指转动起悬翼。


克拉克正翻找他的床头柜。“上次我在这里时没有花太多时间四处看看,匆匆忙忙地回了大都会。很难相信已经过了五年了……这里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嘿,这是我收集的邮票!”他抬头一看,发现布鲁斯已经打开壁橱,在里面到处乱摸。“嘿,你在干什么?”


“在找你的黄色珍藏。”


“我的…我的什么?”


“你的色情的东西。”他撬开了床的一角,紧盯着床垫和弹簧之间。“拜托,每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都有一个色情收藏。我想知道哪些杂志拍的特别露骨,是否他们容貌英俊、年轻又衣冠齐楚,或不。”他曲起膝盖继续在床下乱翻。


克拉克平躺在床上伸展四肢,他的脚现在能盖过最床边了。他双手交叠在脑后。“你不会找到一个的。”


“那么它在谷仓里?”


“不,它不在谷仓里。”


布鲁斯坐在地上倚着床侧,耸了耸肩。“我放弃了,然后。它们在哪儿?”


“我的意思是说我没有,布鲁斯。我没有…想想在那个年龄考虑性问题。”布鲁斯的眉毛快要震惊得消失在他额前的头发里了。“我没有那些玩意!我一直在担心其他事情,你知道,就像我明天就可能用我的眼睛意外杀死我的家人,还有我怎么才能隐瞒住我不能被割伤之类的。”


布鲁斯从床下翻出一堆老旧的星际迷航小说。“是你最近接触的色情作品吗?”


克拉克脸有点红了。“我发现它们很有趣。”


布鲁斯朝克拉克扔了一本过去,瞪了他一眼。“你希望我相信,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小孩,你不痴迷于性吗?”


克拉克小心地抓住书,咧咧嘴。“你正透露很多关于你自己的事,布鲁斯。我很遗憾我没有机会去寻觅你的收藏。”他心不在焉地翻翻书,把它放在床头柜上,耸耸肩。“也许我是个晚熟的人。但作为一个十六岁的……我没有。”布鲁斯挨着他上到床上时,他微微睁大了眼,布鲁斯横跨他的臀部,手放在克拉克的胸前。


“现在你已经是一个……”布鲁斯停顿了一下。“好吧,你大了?”


克拉克做了个鬼脸。“当你在时间暂停的太空飞行中开始你的生命时,会很难计算年龄。我父母说我到这儿的时候大约2岁。十五年后我父亲去世了,于是在北极碉堡我花了十二年时间补习,来到大都市,在那里待了五个月,然后五年的太空……那会让我到三十五左右,对吗?”


布鲁斯感到很惊恐。“你比我大十岁?你看起来真不像。你不会老吗?”


克拉克看起来有点不自在。“在过去的十七年中,我以各种不同的状态,但只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与人类接触。所以从生活经验来看,我更像十八岁,真的。”


“哦,现在更像了。我火辣的,不遵守规律的氪星人。”布鲁斯俯身亲吻克拉克,克拉克衰老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所以不管怎样,如果你十六岁的时候没有考虑过性生活,那现在怎样?”他用行动打断了这个问题,他把自己的臀部用力挪到克拉克的部位上,手抵着低斜的天花板,把自己垂下去钉住另一个人。床吱吱作响,克拉克的双眼也抵着他的头,眼珠在头发里翻滚。他伸出手扶着布鲁斯的屁股,用力拉着他,拽着他更贴近自己,甜美的摩擦点燃了他的热情之火。


“布鲁斯,”他喃喃,“我觉得有时我快要疯了。我整天都在想着你,想着我们要再去做一次,要在什么地方,怎么来,下次多久。”他的手已经伸进了运动衫,抚摸起光裸的皮肤,并把布鲁斯压在他身上。“这是人类十六岁男性的感觉吗?我不确定我是否喜欢它。我要考虑一下,”当布鲁斯停止亲吻他的脖子,看着他时,他很快就修正了。“我非常确信我喜欢这个。只是不是……想着你的嘴和……你身体的所有其他部分……没日没夜的。”


布鲁斯窃笑起来,脱掉上衣,扔到地板上。“‘我所有的其他部分’?克拉克,我们得好好谈谈你的脏话。你不能只有时来句‘fuck’就算了,还认为这是一个经过了充分发展的肮脏词汇。


“我…我愿意为此努力。”克拉克一面说着一面解开了布鲁斯的裤子,并把它们扯了下来,双脸发红。“好吧,那么,在这儿为我来一场美味的手活,应该用什么合适的下流词汇说好呢?”


他滑动手指揉了揉,布鲁斯开始断断续续地喘息。克拉克咧嘴笑了。“现在,我几乎不会说‘我想舔你的rrwrghhh了,’我可以吗?”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脚步声在厨房里回响。


布鲁斯发现自己毫不客气地倒在了地上。“老天,这是我妈!”克拉克低嘘着。他惊狂地看着布鲁斯,他还光着腰呢,下面也都一丝不挂的。“你——我会——”克拉克惊慌地环顾四周。布鲁斯对他有了一个深刻的印象,他曾考虑过像一个高大的肯娃娃一样,用超级速度给布鲁斯穿衣服,但已经抛弃了任何着衣概念。布鲁斯感到一阵如释重负。“我要拖住她!”


克拉克飞奔下楼。他慌忙整理他衣服的时候,布鲁斯能听到他的喋喋不休:“妈!嗨…哦,我也很想你。哦,我只是在给布鲁斯展示我的房间。他上厕所,马上下来…”布鲁斯抽了抽嘴角,然后在克拉克所需要的技能清单上,用“令人信服的谎言”压过了“说脏话”这一项,在匆匆下楼之前,他停下来在小卫生间里冲了冲厕所。


走进厨房前,他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他最迷人的微笑,展现出最讨人喜欢的魅力。布鲁斯·韦恩如果看上去不顺利的话,他什么都不是。


当他走进厨房,玛莎·肯特把水壶放在炉子上,转过了身。他的第一个印象是一种发光的优雅,温雅的面庞在她闪着银光,几乎半透明的头发下缓缓呈现,庄严而慈爱。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布鲁斯的亲生母亲,然而——


他的第二印象是端庄起的有趣,因为她在用一只手覆住一个笑容。她在盯着他的胸前看。在她身后克拉克看起来像是想从楼梯上摔下来似的。布鲁斯瞥了一眼自己。


他运动衫里子穿到了外边。


当然会这样。


当她向他扬起眉毛时,他感到自己的脸颊在燃烧。他能恐吓住面前犯下数百万人死亡的罪犯从不退缩,但在这个妇人的凝视下,他希望自己可以偷偷摸摸地溜走然后永久性消失。


玛莎·肯特把她的手从嘴边放了下来。她的嘴唇还在微微颤动着,她说,“据我所知,大城市里所有时髦的年轻人都在这个时节这么穿运动衫吧?”


布鲁斯清了清嗓子,抓住了仁慈的救命稻草。“这是时尚前沿,夫人。”


“哦,求你了,叫我玛莎吧。”玛莎走上前去,看着布鲁斯红红的脸蛋儿,通过空隙他的眼睛搜寻着在她身后她的儿子。然后她把花花公子搂进怀里。在她的肩膀上,布鲁斯能够看到克拉克喜气洋洋的样子,他伸出双臂环抱住他的,相当不按常理出牌的母亲(mother-not-quite-in-law ,标题),就像她是瓷器做的。“亲爱的孩子,”玛莎喃喃地说。“很高兴见到你。”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放开了他。


他没有尽可能轻快地移开。


玛莎调高加热茶壶的火。“谢谢你邀请我去你的地方待一小会,”他们在桌旁坐下时她对布鲁斯说,布鲁斯还弓着腰为他穿反的运动衫发窘。“这还不算太糟,但我不介意暂时回避一些问题。”


“我……对不起。您受到(媒体)打扰都是我的错。”【注3】


玛莎笑了。“能看到克拉克幸福的形色是值得的。”她深情地瞥了儿子一眼。“所以…你…来这里……”她犹豫地问,就像在压制多年的隐情。


克拉克插嘴道。“我把他‘带(flew)’到这儿的,妈。”


玛莎脸上的表情是惊喜的,混杂着宽慰和懊恼。“我…我只是不习惯和别人公开谈论这个事儿。这是…这是从我失去乔纳森将近二十年以来,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去…去真正的谈论起…”她面向克拉克笑得愉快,“你终于找到了你足够信任来分享你秘密的人了,亲爱的,真是太好了。”


茶壶开始响了,玛莎几近蹦跳着把它从火上拿开。布鲁斯和克拉克在她背后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管怎样,韦恩先生——”


“——布鲁斯,求你了,布鲁斯。”


“那么,布鲁斯,”她歪着头,一个微笑出现在肩膀上方,这使布鲁斯觉得自己做了件非常聪明的事。“在我去哥谭之前,非常感谢你先来这儿见我。我们这些老人在熟悉的环境里感觉舒服多了,你知道吗?”她把茶泡得很开,然后把它倒进一套不配套的杯子里。“你绝对肯定你愿意让我去拜访一会儿吗?我们刚刚见面,我也不想麻烦你。”


布鲁斯抿了一口茶——尽管非正宗的泡法,但尝起来非常完美。阿尔弗雷德会同意的。“我很想让你来。”他说,她惊讶地发现他是认真的。


玛莎的眼睛里充满了梦幻的色彩。“作为一个小女孩,我一直都梦想能去哥谭,而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机会。它总是如此……如此神秘和黑暗,就像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在那。”


“妈,我从来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更喜欢大都会。”克拉克看上去有些震惊。


玛莎挥了挥手。“噢,大都会很可爱,当然。但是有一些关于哥谭的传说,不是吗?”越过她的茶杯,她对布鲁斯微笑着。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脸上腼腆的笑容,不禁也对自己微笑。布鲁斯来这里是为了赢得玛莎欢心的,但有些事提醒克拉克,形势已经有所逆转【注3】。好吧,如果她想要继续谈谈哥谭还有与之相关的神秘流传,这似乎是一个提出某些话题的好时机。“妈,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已经……作为超人,我一直在和蝙蝠侠合作。”他正要继续下去,但玛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坐直身子,嘴唇也紧紧地绷着。


“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可怕的,可怕的人一起工作?”克拉克刚要张嘴,但她打断了他。“你和他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克拉克。他不信任任何人,他来自恐惧、疑忌和黑暗…为什么,他的每一存在对你所代表的一切都是一种嘲弄。他——”突然她瞥见了布鲁斯的脸,她惊呆着阻断了接下来的话。茶杯从她手里滑了下来;克拉克在它可能洒落之前接住了它。“哦,亲爱的。哦…哦亲爱的你是那个可怕的人,对吗?”布鲁斯笑了一下,比平时更不情愿。她又用手捂住了嘴,这次是因为懊恼。“你当然是了。”


她转过身回看克拉克,眼睛有些泪光。“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克拉克退缩了一下。“我尝试着去做了,妈。”


玛莎再次转身面向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布鲁斯的肩上。“我非常,非常抱歉,亲爱的。我真是太鲁莽了。”她轻轻地拍了拍肩膀。“一个这么好的年轻人是为了什么打扮成蝙蝠去恐吓罪犯的?我非常想了解你…如果…如果你愿意谈论它的话,当然。”


克拉克原以为布鲁斯会给他一个简洁的解释,他生命中支撑他最赤洁的信仰。相反,他发现自己在全神倾听,当布鲁斯详细地描述引导他成为现在的那条漫长道路时,他既被迷住,又被惊骇了。克拉克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完整详尽的故事;对他来说,蝙蝠侠就是布鲁斯。   


当布鲁斯详述他父母的谋杀案时,玛莎把手伸到他另一方肩膀上,将他拉得更近,让他把头靠在她的肩上。布鲁斯眨了眨眼睛,继续说。他描述了阿尔弗雷德如何竭尽全力地抚养他,他漫无目的而孤独地在高中和大学里游荡,寻找着某种意义,他的计划是谋杀Joe Chill。克拉克很感激他把他对超人的敌意从那一段中抹掉了。此后他游荡了世界数年,磨砺他的身体和思想,在喜马拉雅山和Ra's Al Ghul的飞地(enclave ,指在本国境内的隶属另一国的一块领土)中结束。当他描述他是如何选择不去谋杀并导致了al-Ghul的敌意时,玛莎拥抱着他的肩膀,喃喃地低语,“好孩子”。蝙蝠侠、哥谭的黑暗骑士,一位堪萨斯农民的妻子,在一间堆满杂物的厨房里,把他称为“好孩子”,这也让克拉克的嘴唇蒙上一层笑意,他看见那声称呼所感染的影响同样在布鲁斯的脸上隐隐地回响着。 


“…然后我遇到了这个烦人的记者,他坚持要不断纠缠我,剩下的就是历史了。”


克拉克轻哼一声。玛莎放开布鲁斯,去把桌子擦干净,在她以为两人都看不见的时候,用餐巾纸擦拭着眼角。“Well,,有一个人在他们两个的故事中讲到了一点细节,这很好。而不是‘你好妈。去氪星了。这儿没事。必须要走了。’”克拉克要翻白眼了。“有一天我会弄清楚你们是怎么认识对方这个完整的故事的,现在已经有点晚了。但我相信那同样令人着迷,我肯定会问,而不是克拉克。”


布鲁斯皱着眉头,仍接着之前的话头,好像他并没有完全听她的话。“我不总是遵守法律条文的工作,肯特夫人,但我确实尽力了——”他又眨了眨眼,玛莎用一种令人惊讶的准确率朝他扔了一块抹布。


“你已经为自己解释一天了,孩子,”她轻快地说。“我是一个愚蠢的老太婆,应该知道不要以貌取人。”


布鲁斯小心地把抹布叠好,确保所有边都完美对齐,放在桌子上。


洗完盘子后,超人和布鲁斯站在谷仓后面。“我一会儿就回来,妈。”他把那个花花公子裹在红色的披风里,飞向天空。


呼啸的风让正常的对话变得不可能,但是布鲁斯的声音却在卡尔耳边嗡嗡作响。“你母亲有点…烦人,卡尔。”


“考虑到‘烦人’是一种‘让我笑’的说法,我会把它当作一种恭维。”


一声烦躁的嘶哑声。“被恼人的人包围显然是我的残酷命运。”


 


【注3】玛莎被媒体(确切来说是狗仔)骚扰这事儿在“天体之歌”尾声中提及过。为此阿尔弗雷德向她致电了问候,并对她“一见倾心”(照抄原文),于是布鲁斯甚至想要接玛莎来跟他一起住。


【注4】 the tables had been turned,俚语,简单说就是逆转局势、逆袭、反败为胜等。


: : :


:::


当超人回到斯莫维尔时,他发现他的母亲正坐在农舍后面的小山上,凝视着她的家。她穿着一件厚大衣,戴着深粉色的耳套,在11月的寒冷中,她的膝盖屈在身前,手臂环绕着它们。


当她看到头顶上方的天空中有红色和蓝色的身影时,她站了起来。卡尔在她面前落下,干草在他接近时前后摇动。“轮到你了,妈。”


她把手放在他的胸前。“等一会儿,克拉克。”她停下来仔细研究(study)他的脸。“他让你变得很好。”她轻声说。


“我很开心。”他简单地回答。


他的母亲摇了摇头。“不。不止于此。还有更多的东西。”


克拉克站着沉默了一会儿,凝结他的回忆。“他是……当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完整的,妈。不论我是克拉克,还是卡尔-艾尔,还是超人。我…我就是。这一切都是一致的。”


银色的光泽逐过她的面颊。“我一直希望……你父亲和我可以为你如此。”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前。“但我很高兴,克拉克,他也会很高兴,你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你如愿的人。”


克拉克用手揽着她,他们一起站在那里很久。最后,他觉得她的肩膀像是由于笑意而颤抖。“我很不好意思承认这一点,亲爱的,但我也非常紧张,因为我要见到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说了他的一切之后……他听起来很非凡。”


“他的确如此。”


“我希望我们能相处得稍微好一点。”


克拉克扶起母亲的头,擦掉她脸颊上的泪痕。“我相信你会相处得很好的,妈。”


玛莎·肯特还有点担忧的露出笑容,她又整整了耳套。“在我们在改变主意之前走吧。”


她的儿子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她感到他的脚离开了地面,冰冷的气流盘旋在他们身上。当她感到克拉克开始下落时,她从披风的褶皱里探出头来,看着哥谭的灯光在地平线上展露眉目。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那里发生。


-完-


*欢迎大家捉虫!如果有任何与原文出入的地方,请不要吝啬的指出来呀!原文地址(想发英文版竟然有敏感词。。。)


**关于译文,这是我参考别人整合的地址:【天体之歌】系列索引


有关我已翻过的3篇,点我主页查找就好~

评论
热度 ( 82 )
  1. princeanlyyee 转载了此文字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