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哨向AU】镇魂曲

缤纷果酒:

 @风满 你要的哨向嘻嘻。


除了ooc和私设,都不属于我


01


  “你至少得看看。”Babara看着立在窗边一言不发的男人,内心不知作何感想。


  Bruce Wayne,哥谭市的黑暗骑士,一个强大而勇敢的哨兵,罪犯畏惧他,人民景仰他,然而这个男人最恐怖的地方不在这里,他竟然真的就靠自己的意志力硬生生把狂躁状态压了下来,不靠向导,也不靠小白片。


  但是,事实证明压抑越久的火山,喷薄而出的那一刻就越恐怖。


  上一次的夜巡Bruce照常料理不安分的作恶分子,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差错,他发了狂,Jams费了很大功夫才把Bruce弄晕扔给他的管家Alfred并且阻止某些人扒下这位蝙蝠侠的面罩暴露他的秘密身份。


  为了避免再出现这种状况,他大手一挥,决定强迫Bruce赶紧找到一个适合的向导,于是秘密往各地寻找条件符合的向导前来会面。


  其实就是相亲。


  然而Bruce却相当的不领情,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连训练都不去了。James不能绑着他去【因为他打不过他,还被他阴得很惨】,只能采取迂回政策,让平日里和他关系好的几个人来打亲情牌。


  亲情牌之一Babara也没办法了,把一叠资料放在Bruce的书桌上。


  “人员资料我放在这里了。”她看着不为所动的Bruce,突然灵光一闪,“你这房间里真是太闷了。”说着走到Bruce旁边把窗打开。


  随后她便离开了。


  窗外的天空晴朗得出奇,一卷残云淡淡,风吹过湖面,掀起圈圈波纹。Bruce眉心的皱纹渐渐舒展,他突然就想起许久不曾回忆过的往事来。那也是像这样一个美丽而惬意的天气,记忆中的小男孩头发卷卷的,湛蓝的眼瞳中荡漾着孩子才允许拥有的单纯,他干净稚嫩的笑容让Bruce单是在脑海中大致勾勒,就能够感受到一种平静。


  一种灵魂上的平静。


  那是其他人都给不了的平静。


  风作得有些大了,Bruce抬手关起窗,却没拦住逃进房间里的风,让它把原本在桌子上整齐放着的资料吹散了一地。


  男人只好弯下腰去捡。


  然而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撞入了他的视线,照片上的男人面容俊朗,他微笑着,眼里残留着些许的天真。


  还有一种不太真实的希望。


  Bruce不自觉地用拇指摩挲那一页纸张,眼神暗了几分,又渐渐亮起来。


  “真没想到居然会有你......”他低声轻喃,忍住喉咙里的笑声,不让自己得意起来。


  接着他站起身来,给Babara打了个电话。


 


02


  Clark被通知见面的时候正在洗澡。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准时到的。”听到忙音响起他才把手机放下。


  实在是有点奇怪。Clark边擦头发边想。不是说这个这位Wayne先生宁死不找向导吗?【介于他是个花花公子Clark实在是无法理解】怎么突然又愿意了?


  也不怪他这样想,James刚开始给Bruce找向【dui】导【xiang】的时候没有跟他说明 ,只是讲有一件需要他来参与会议的重要事情。


  过程如何Clark也不清楚【主人公之一至今不愿意把经过说出来】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那个向导非常伤心就是了。


  一个古怪的男人。他撇撇嘴,随手挑了件格子衬衫穿上就大阔步地向门外走去。


  Bruce没想到Clark会到的这么快,事实上据他所知五分钟前这个男人才接到会面的通知——而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足足两个小时。


  ——至于Bruce为什么到的这么早...


  “您好Wayne先生。”Clark显然也很惊讶Bruce的早到,他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和对方握手。


  他的礼貌无可挑剔,而Bruce却为这无可挑剔的礼貌感到一阵烦躁,只是他良好的教养不允许他不伸出手去。


  当他们掌心交叠的那一瞬,之前的烦躁感却又如潮水一般退下了。


  这令Bruce有些失神。


  因此这短暂的礼仪结束时,他下意识地勾了勾手指,指尖在Clark掌心轻搔,又痒,又让人面红耳赤。


  Clark嘴角的笑容都要僵住了。


  他飞快地抽回手,轻咳一声以掩饰尴尬,接着他在Bruce跟前落座,边说道:“Wayne先生一直都不愿意和我们见面,Gordon先生他很为难。”


  是挺为难的,连闺女Babara都塞进后备人选里了,James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不过,“现在他不用为难了。”Bruce开口说出今天两人之间的第一句话,Clark一时有些错愕,脑筋转不过弯来,花了好几分钟才搞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这...我们才见面五分钟......”虽然我采访过你几次,但这两件事真的完全不一样啊!


  “五分钟够了。”五分钟?哼,我惦记你五年了!


  该死的小镇男孩。Bruce一想起五年前自己傻傻相信的那个诺言,就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


 


03


  事情发生在五年前的某个玉米田,那时的Bruce还不过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因为幼年遭遇不幸,样貌还稍显稚嫩的他已经不再热衷于玩乐了,而他的管家Alfred为此感到几分忧心,他总是希望自己少爷的生活里可以多一些笑声的,然而Bruce始终都没有一个好的玩伴。


  遇见Clark完全是一个巧合,Bruce的汽车非常不幸地抛了锚,他被困在了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一段公路上,路边是大片的玉米田。


  Alf埋在车前修理,Bruce搭不上手只能坐在路边等待。


  天空干净如洗,抬眼望去尽是澄澈的蓝,金色的阳光铺砌在玉米田里,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玉米的甜味。Bruce深吸一口气,安静享受着这城市中难得的清新空气。


  Clark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起初的时候Bruce看见的是一个黑黑的小脑盖,在满是绿色和黄色的玉米地里格外显眼。小脑盖慢慢地向Bruce的方向移动,他心里觉得有趣,就一直盯着它看。


  “叔叔!”小脑盖停了停,喊道,移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小脑盖很快走出了玉米田,Bruce才发现这是一个与自己同龄的青少年,穿着简单的T恤和短裤,露在外面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没想到出来后看见的会是陌生人,他的脸上涨起尴尬的红色,接着便急急忙忙地向对方道歉:“对不起,我以为是我的叔叔...希望你不要介意。”


  Bruce的内心却很平静,他甚至放松下来,那种因为等待而生出的细微躁意也悄悄散去。


  “没关系。”他笑了笑,伸出右手,“你好啊。”


  少年愣了一下,才记起与他相握:“你好!”


  另一边的Alf似乎还要一些时间,Bruce想着反正也没事做,就开始和少年聊了起来:“你住在这边吗?”少年摇摇头:“我住在那边,离这里有一些远。”Bruce顺着他看过去,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点小镇的轮廓。


  这叫有一点远...


  Bruce心下无语,重新看向身侧的少年,却发现他的嘴边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你知道那种春风拂过柳梢头的感觉吗?温柔而熹微的风卷来淡淡春意,所过之处冰雪消融,不甚艳丽,却惹人挪不开眼。


  他就那样看呆了,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那笑容里的是希望和幸福,那种Bruce太久太久没有看见的东西,在哥谭,它几乎不存在。


  他感到胸腔里的东西猛烈地膨胀起来,涨得他双眼发热,呼吸急促。


  “我该走了。”少年被看得有些害羞,他咳了咳,站起身来。


  Bruce立刻就生出不舍来:“不能再待一会儿吗?”


  “嗯,我答应了妈妈回去吃饭的。”他挠挠头,还是向Bruce挥了挥手,“嗯...别担心,你不是住在哥谭吗?等我长大了,我可以去看你的。”


  “那就这么定了。”


  从那以后,Bruce再也没有见过他。


 


04


  想来也是又好笑又好气,明明两个人连名字都没有交换,却许下了关于“someday”的诺言。


  而Bruce居然信了!居然真的时不时期待一下对方的出现!


  看看他的资料,大都会星球日报的记者,嗯?


  跟哥谭压根就扯不上半点关系好吗??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两个人不止一次见过面,Bruce却未曾认出过他,而Clark竟然也没认出他来。


  Clark:What's do your mean??


  Bruce眯起眼仔细观察着对方,粗长的眉,棱角分明的唇,老土的黑框眼镜...


  等等,眼镜?


  他兀地伸手摘下Clark的眼镜,也不管失不失礼了,从上到下地把他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遍。


  Clark心下不妙:我的伪装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看穿,维持气质,我就是个小记者嗯。


  等一下,这张脸...


  “...超人?”他低声念道。


  Clark还是手抖把桌角掰了下来。




05


  “您在说什么呢?”Clark把木块悄悄藏到背后,接着微微一笑,眉宇间尽是不动泰山的淡定,“超人先生并不在哥谭。”


  Bruce看着对方把自己当瞎子和聋子看的表现,面无表情,由于现在也不是什么拆穿秘密身份的场合,他很配合地“被糊弄”了过去:“我就是念念,毕竟超人相当的出名呢,我很景仰他。”


  夭寿啦!蝙蝠侠景仰超人啦!


  “...这样吗?”Clark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明明对方并不是第一个对自己表达崇拜的人,但他却因为他的“景仰”而感到莫名的喜悦。


  被肯定,被认同的感觉真好。


  “所以,我之前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这个...我觉得还是太急了吧......要不我们从朋友做起吧?”


  朋友?Bruce挑眉,难道他不知道一个对他有企图的“朋友”是很危险的吗?


  Clark其实一出口就后悔了,明明自己也是为了找一个伴侣而来的,更何况他们的精神契合度匹配得非常高,Bruce正是自己的最合适人选。


  然而他却说什么“从朋友做起”,实在是矫情得不像他。


  “可以啊。”正在他陷入苦恼时,Bruce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就是做“朋友”嘛,他有的是方法来“升华”他们之间的友情。


  于是在Bruce的建议下,两个人约好今晚共进晚餐。


  Clark以为自己可以和Bruce慢慢来,Bruce以为他可以在今晚就把小记者拿下。


  但是...


-tbc-


照理来说我应该写完再发的,但是我不太喜欢那种方式。


后续的更新还是就在这里,可以点个小红心以后抽空看看什么的,或者我写完之后会再重发一遍哈哈哈


第一次写哨向如果有bug或错字欢迎指出蟹蟹。


肉的话,等我琢磨琢磨结合到底是个啥琢磨透了说不定就会出现。【暗中观察】-------7/6【01-04】


猜猜看发生了些什么?


为什么要出事,因为我还没琢磨好肉咋么写嘻嘻,不能让老蝙蝠这么容易就睡到我们家酥皮是不?--------7/6【05】

评论
热度 ( 78 )
  1. princeanly缤纷果酒 转载了此文字

© princeanly | Powered by LOFTER